47.  謝主宏恩救老命

  I. 飛來橫禍:
     今(2019)年應是我家多災多難的一年, 八月初, 噩耗傳來, 次子昀兒, 小小趺倒, 竟不治
歸天! 英年早逝, 晴天霹靂, 哀痛欲絕, 欲哭無淚, 白髮人送黑髮人, 實難接受! 在痛苦深淵中,
想起約伯慘況, 突見亮光, "賞賜的是耶和華, 收回的也是耶和華."(伯1:21), 這都是主的安排,
方得釋懷, 含淚接受.

 II. 心病糾纏:
       1. 胸悶初發:
           十月初, 一日跟老伴上街, 回家路上, 突覺胸悶難忍, 只好靠街邊, 喘息片刻, 數分鐘後,
才告恢復, 心知不妙, 連日喪子之痛, 一家之主, 強作歡顏, 言念愛子, 仍哀傷不捨, 淚水直往
肚裏吞, 渾身漸感不對勁.
       2. 瞞著求治:
           過幾天, 趁獨自赴R醫院眼科例檢之便, 免得驚動家人, 瞞著老伴去看胸悶, 攪不清要看
那科, 糊裏糊塗掛了胸腔外科, 醫師命先照胸腔X光, 回來問明症狀, 哼了一聲, "老伯, 你掛錯
號了, 快去看心臟內科!" 於是, 立即轉往心臟內科, 好不容易輪到, 坐下說明症狀, 醫師看了
剛照的X光片, 輕鬆地說: "心臟病! 安排去做檢查." 他輕鬆, 我卻嚇了一跳, 完了! 無奈拿著
檢驗單, 茫然出去.
           回到家中, 裝作沒事, 暗自盤算該怎麼辦? 碰巧女兒愛婿中秋節前, 自新加坡來台公幹,
他們賢孝, 要上陽明山祭祖, 我沒理由不陪. 那天, 天氣酷熱, 若捨命上山, 定必出事, 祗好坦白,
近檢出心臟病, 恕不奉陪, 他們聽了, 定必嚇了一大跳, 趕忙勸我, 在家休息, 不要上山.
           翌日, 跟大兒合家中秋夜宴, 算是小團圓, 那時, 他們定必都知, 老爸得了心臟病, 免得
掃興, 若無其事, 歡慶中秋.
       3. 覓醫複檢:
           女兒愛婿公畢返新後, R醫院檢驗單排在一週之後, 乃與老伴相商, 另找醫生看看是否
真的得心臟病, 老伴同意, 即往V醫院掛上L醫師, 二話不說, 週後去作一連串心臟檢查, 除了
心電圖、驗血和掛24小時心臟監察器外, 最麻煩的是心臟造影, 在指定日, 午夜以後禁飲食,
晨九時到指定的心臟造影室報到, 先靜脈注射顯影劑, 輪候入造影室照像, 照完休息, 下午
二時再到造影室複照, 幾番折騰, 才得回家.
        4. 服藥控制:
            十天後, L醫師宣佈檢查結果, 不說是心臟病, 說是心律不整, 開藥控制, 不動刀住院, 正合
孤意, 心中暗喜, 乃遵醫囑, .按日服藥, 但胸悶仍常發生, 末見好轉. 到了十月下旬, 一天, 晨起
左脖酸痛, 過了三天, 渾身酸痛, 食慾不振, 非常不適; 老伴一向反對吃藥, 要我停藥, 我不接受,
問L醫師後再說.
             翌日, 往詢L醫師, 據告我近不適, 似係感冒, 與服藥無關, 並說我現已八八, 否則早送入
手術窒! 還是服藥控制好! 祗好乖乖回家照服.
         5. 朋遠方來:
             年初接老友 Bud 聖誕賀卡, 說今年十月要帶妻女從 Raleigh, NC 來台看我, 自表萬分歡迎,
九月通知確定行程, 自10.31.至11.13. 從 Airbnb 租到 101 大樓對面一間公寓, 長期居住比住
酒店划算得多. 我與他相知半世紀, 超過53載, 我們的結識有段有趣故事:
             (1) 將門虎女:
                   1965至1968 我奉派赴華府我大使館服務, 出國前長官夫人囑辦一事, 愛女 Lucille
自幼聰穎, 功課甚佳, 北一女畢業未考上台大, 閉門痛哭一週, 傷心至極, 退而入台南成大工學院
果然雞首超群, 榜首畢業, 隨即申請 West Virginia U. 獲准留美, 傳來愛女與大學同學熱戀,
愛上美國郎, 將軍震怒不允, 夫人緊張, 特請我便中去看個究竟.
                   1966年春, 雪後初睛, 我正好奉派到West Virginia U. 公幹, 公畢約好到鄰近賓州的
Pittsburg 探望 Lucille, 在一棟小公寓會面, Bud 初次出現, 金髮碧眼, 體格魁梧, 美男子也!
難怪 Lucille 為之傾倒. 原來他們是同班同學, Bud 是大學美式足球隊隊長, 校中風雲人物,
忠厚和善, 他不是出自富裕之家, 但苦幹實幹, 他日定必有成. Bud 與我一見如故, 頓成知交,
共進午餐後, 揮手搭機返華府. 立即據實電告夫人: "Bud 英俊魁梧, 忠厚和善, 苦幹實幹, 他日
必有大成, 且係虔誠基督徒, 必佳婿也." 據悉將軍得報, 放下成見首肯, 不久, 雙雙返台完婚,
盛大婚禮, 我因在美, 未克參加, 不無遺憾.
                    日後, Bud 事業有成, 顧家愛家, 果然是乘龍快婿, 比中國女婿還要孝順, 夫人常讚我
眼光獨到, 所報不虛, 果是佳婿.
              (2) 小城發蹟:
                    婚後 Bud 和 Lucille 定居賓州西北鄰近 Cleveland, Ohio小城 Clarion, Bud 就在那裏
紮實經營房地產及建築工程, .頗為成功, 家境日益富裕.
                    Clarion 是個好地方, 風光明媚, 交通便利, 假日我常應邀探訪, 有次還同遊新英格蘭,
暢遊西點軍校、波士頓五月花號及尼加拉瓜大瀑布等名勝古蹟. 抵紐約市, 特探訪 Bud 大學
同班摯友 John, 意裔家庭, 父母慈祥好客, 親作意大利佳餚饗客, 迄仍齒頰留香, 我首次嚐到
道地的 Espreso, 真好咖啡也. 此後, John 也與我成莫逆.
                    1968年秋, 我任滿返國, 最後一次赴 Clarion 辭行, 正好他們的長女 Michelle 出生,
我還做雞酒教 Lucille 坐月子. Clarion 一別, 雲天遠隔, 見面不易, 只每年聖誕寄卡互相祝賀,
數十年如一日, 友情永在, 歷久彌新.
               (3) 數度重逢:
                     返國後, 我轉入國際金融行業, 時常出國訪問歐美各大銀行, 到美國都會到 Clarion
看望 Bud 和 Lucille, 他們又添愛子 Chris, 兒女承歡, 美滿幸福. 他們返台探望雙親, 也有見面.
1999年世珍和我移民加州, 首先與 John 家人重逢, 歡喜莫名. 時將軍已退休, 與次子
Aaron 定居加州洛城, 2003年夏 Aaron 長子在金山舉行婚禮, 世珍和我於奧克蘭牡丹閣宴請
將軍伉儷、Bud and Lucille、Mona(妹)和 John and Barbara, 宴罷同遊金山; 晚間 John
唐人街款宴, 賓主盡歡.
               (4) 慶金鑽婚:
                     Bud 經營房地建築有成, 日漸富裕, 於 Raleigh 高級住宅區自建華廈, 特為二老闢建
寬敞舒適專室, 恭迎二老頤養天年. 2008年秋, 台北信友堂教友要為將軍伉儷慶70週年金鑽婚,
世珍和我特自金山飛 Raleigh 祝賀, Bud 已是成功人物, 三層華廈, 瑰麗宏偉, 令人欽羨. 夫人
緊握我手, 大讚 Bud 賢孝, 果佳婿也!
               (5) 安息主懷:
                     2011年,我年屆八十, 二老孤獨在美, 聽兒女勸, 返台安養, 正要動身之際, Bud
柬邀赴 Raleigh 慶將軍百歲, 不克前往, 致禮申慶. 翌年秋, 信息傳來, 將軍厭食數日, 安息主懷,
享年101歲; 五年後, 夫人無疾, 安息主懷, 亦享年101歲, 二人終生虔誠事主, 雙雙蒙召得冠冕,
惑謝主!
           6. 換醫得治:
               (1) 歡迎老友:
                     [1] 迎賓午宴:
                           話說回來, 正當我渾身酸痛乏力之時, 收 Bud Email, 10.30 安抵台北,
較預期早一天, 當即按留下電話, 深表歡迎, 給他們二天時間休息, 11.2 鳥以花香午宴款待; 是日,
大兒合家三口參加, 正好八人一桌, Bud 前在台見老大時, 他才五歲, 而今已成家立業. 多年
不見, 席間傾訴離情, 盡情交通, 賓主盡歡. 那天, 我仍疲累, 滿桌佳餚, 索然無味. 飯後陪他們
返 101大樓對面公寓, 三房二廳, 住兩週, 價廉物美. 說起燒餅油條, 阜杭正在我家附近, 約好
11.7晨七時見. 這幾天, 他們要到南部旅遊.
                     [2] 阜杭早餐:
                           11.7 晨六時半, 我們去阜杭排隊, 不是週末, 人不算多, 剛排到, BLM 三人到了,
我當即給 Lucille 點了碗鹹豆漿, 另四碗少糖熱漿, 加上五份薄餅油條蛋, Michelle 懂事, 趕忙
過來幫忙端豆漿, 阜杭名不虛傳, 燒餅油條的確好吃. 用畢, 三位女士要步行回家, Bud和我走
不動, 坐 Taxi 返府, 品茶吃水果, 暢談往事, Bud和Lucille見昀兒像, 要大家默哀禱告, 又勾起
二老喪子之痛.
                           談及他們最後一週行程, 我定 11.11為他們餞行, 他們 11.12 移出公寓, 轉入晶華.
十時左右, Lucille 家老僕後人接他們到碧潭空軍公墓祭祖, 又次揮手.
                      [3] 行程改變:
                           11.8晚, Lucille 來電, 9日要遊花蓮, Bud 走不動, 要跟我們相處一天, 自表歡迎,
並說11.11要去日月潭遊玩, 取消歡送宴, 12日遷晶華, 13日下午四時離晶華上機場, 行程緊湊,
再也沒相會時間, 我只好對 Lucille 說, 13日上午看病完畢, 下午三時到晶華跟他們道別; 隨即
約 Bud 11.9上午11:30在他公寓前常聚粵菜見面.
                      [4] 摯友獨處:
                           11.9 Lucille 母女遊花蓮, 得與摯友 Bud 獨處一天, 真是難得, 這次他們來,
碰巧我心病糾纏, 渾身不適, 有朋自遠方來, 只好打起精神相陪, 常聚粵菜美味可口, Bud 大快朵頤,
讚口不絕. 餐後返公寓休息, 促膝長談, 才知他三年前, 心病突發, 送院裝支架, 翌日即出院服藥
控制, 迄今平安無事, 故安慰我不要為心病煩惱. 三時他有約會, 我實在撐不住, 要睡個午覺,
Bud 特安排入小寢室安睡, 一覺醒來, 已是下午四時, 正好 Bud 約會回來, 他示我 John 傳來
Austin Monitor 有關 Chris Chen(昀兒) 行事為人報導, 他的猝逝, 全城哀悼, 並傳來 John 伉儷
多年前在金山與昀夫婦合照, 原來 John 與 昀兒同行, 都是水資源專家.
                           晚六時, 同赴安居街真善美牛肉麵晚餐, 紅燒牛肉麵加上美味滷菜, Bud 吃得
津津有味, 八時送他返公寓回府, 別前要他叫 Lucille 回來給我電話, 我們只能13日下午到
晶華送行. 返家不久, Lucille 來電, 第一句話就是你的手錶留在房間沒拿走! 怎樣送回給你?
明天他們要參觀中正紀念堂遊北市, 後天遊日月潭, 回來後遷晶華, 我當即要她不必費心送來,
13日下午晶華送行時取回.
              (2) 求主選醫:
                    遵L醫師指示, 繼續服藥, 不見好轉, 反而胸悶頻仍, 渾身乏力, 捨命陪老友, 老伴
見狀不對, 勒令停藥, 換醫求治. 無奈遵命, 同時求主憐憫代揀良醫, 終於網上找到振興醫院黃建銘
主任, 網上額滿, 只好11.11清晨當日掛號, 幸運掛上黃主任15診, 開診後很快輪到, 聽我症狀,
黃主任二話不說, 明日入院, 後天檢查手術, 若情況好, 大後天出院! 我一時楞住, 想再拖一陣,
老伴見病況嚴重, 拖不得, 當機立斷, 遵醫師指示辦入院! 事出突然, 兒女嚇了一跳, 我也惶惶
不安, 祗好祈求我主保守醫治.
               (3) 入院交代:
                     首先電知 Lucille 明日入院, 她驚悉後要到醫院陪我, 堅拒, 要她珍惜最後三天
在台時間, 三人好好遊玩, 方不虛此行, 至於手錶, 晶華離我家住處不遠, 散步送交大樓警衛即可.
不能親到晶華送行, 抱歉勿怪, 後會有期!
                      接著通知同學摯友文煥本月餐敘暫停.
                      將所管重要資料交老伴接管, 電新加坡愛女, 老爸住院, 毋驚.
                      心中平靜, 誦詩篇23篇, 虔誠禱告, 交托給主, 求主醫治, 安然入睡.
                (4) 神乎醫術:
                      11.12依示上午10:30前往振興醫院報到住院, 住入1048病室, 隨即作驗血、心電圖、
量血壓、掛24小時監心器等一連串檢查, 並囑午夜後禁飲食. 下午孫女 Amber 攜鮮花訪候, 溫馨萬分,
老伴爭取排明晨手術第一班獲淮.
                      晨九時, 準時推入心導管室, 首先自右腕找根血管, 局部麻醉, 我意識清楚, 見工作
人員忙來忙去, 就不見黃主任, 不禁問主任何在? 想不到站我身旁, 穿手術袍帽及戴眼罩的說, "我就是!"
有他在, 心安多了.
                      他自始至終指揮全場, 前半小時, 心臟照相, 結果出來, 召老伴媳婦入室, 黃主任
解說影像, 我也躺著參看, 三根血管中, 二根堵塞, 故胸悶時發, 決定裝二支架, 由老伴簽字同意;
後半小時, 只聽黃主任指揮選取支架, 接著右腕血管似有彈珠滑動, 要我深呼吸後, 緩緩吐出,
連續二次, 黃主任宣告 "成了!" 兩根支架, 就此成功置入, 真是神乎其技! 謝過黃主任, 十時許,
推回病室, 前後只花一小時! 回到病室, 肚子有點餓, 午餐送來, 吃得津津有味.
                  (5) 出院休養:
                        返1048病室後, 又是一連串檢查觀察, 11.14 清晨最後一次驗血, 認為無問題後,
停打點滴, 移除24小時監心器, 九時核准出院, 護理師叮嚀很多出院後注意事項, 要按時服藥, 尤其
右腕傷口要特別注意, 不可碰水, 膠布二天後才可清除, 11.21(四) 回診. 十時辦妥出院, 返家休養,
一切順遂, 感謝主!
                        回家首先收列 Bud 留交警衛的手錶和摯情感人的慰候卡, 翌日, 我 Email Bud 報安,
Bud 已安返 Raleigh, 立即來電慰候, 摯情感人.

III. 謝主宏恩:
       八月喪子之痛, 哀不欲生; 十月心病糾纏, 渾身乏力, 災禍頻仍, 遭連番打擊, 實難承受,
幸平時勤讀聖經, 與主親近, 突從約伯身上看見亮光, 得到教訓, 面對苦難, 人無能為力, 唯有
信靠神, 交託神, 才能逆來順受, 化悲為喜.
       心病糾纏二月餘, 老伴最是艱苦辛勞, 擔驚受怕, 看在眼裏, 心中實在不忍不捨, 病患見
真情, 益覺虧欠老伴太多, 無以為報, 兒女亦為我耽心不安.
       此次胸悶, 心臟出毛病, 徬徨不安, 就醫服藥, 毫無起色, 胸悶加劇, 妻女勒令停藥, 而我
六神無主, 祗好低頭向主祈求, 忽得網上尋醫啓示, 上網見振興醫院魏崢心臟團隊, 順勢點到
黃建銘主任, 11.11當日電話預約額滿, 只好是日清晨當日掛號, 掛到15號, 輸到看診, 黃主任
聽我述說病情, 我話沒說完, 即認我病況嚴重, 要我明日住院, 後天作心導管手術, 若順利的話,
大後天出院, 來得突然, 我還在猶豫, 老伴當機立斷, 遵黃主任安排, 遵示入院, 11.13 現代醫術
神乎其技, 晨九時入心導管室, 在黃主任主導下, 局部麻碎, 一小時完成手術, 意識清醒, 毫無
痛苦, 翌日安然出院返家, 真是感謝主!
        11.21(四)回診, 經黃主任診斷, 狀況良好, 今後只要每日按時服藥, 不可隨意停服, 好自
保養, 定期回診, 應可保安康.
        十月初胸悶頻發, 心病糾纏, 渾身不適, 惶惶不安, 只好信靠主, 交托主, 每日禱告, 求主
保守醫治, 果蒙垂允, 揀選良醫黃建銘, 術到病除, 撿回一條老命; 更神妙的是差遣三位天使
老遠從 Raleigh, NC 來陪伴溫慰我. 出院返家休養期間, 感念主恩, 特以 "謝主宏恩救老命"
為文, 作見證, 頌主恩; 蒙主憐憫拯救, 撿回一條老命, 今後更要珍惜主賜的每一天, 勤傳福音,
虔誠服事, 以報主恩.
         最後, 我要再一次高誦詩篇第23篇, 謝主宏恩:
                                                                   我的牧者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我必一無所缺.
                                                            祂使我躺臥青草地,
                                                            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祂使我的靈魂甦醒,
                                                         為自己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
                                                               也不會怕遭害;
                                                               因你與我同在,
                                                      你的杖, 你的竿, 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的面前,
                                                             你為我擺設筵席;
                                                             你用油膏我的頭,
                                                             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
                                                                  直到永遠!"

                                                                  (全文完)

                                                               感謝主, 讚美主,
                                                              一切榮耀歸我主,
                                                              哈利路亞, 阿們!

                                                       2019年11月23日 於台北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