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故事(II) 第九回 神悅英君大衛王 第四節 神喜悦登基為王(I) I.-II.

                                          聖經人物故事(II)

                                      第九回  神悅英君大衛王

                                     第四節  神喜悦登基為王

  I. 作猶大王(撒下1:1-4:12):
     (I) 王崩噩耗(撒下1:1-10):
           撒下開頭所記述, 與撒上末後所言, 有點出入, 還是照經說列王, 無傷大雅. 話說大衛擊殺
亞瑪力人, 大獲全勝歸來, 在洗革拉住了二天. 笫三天, 有一少年, 衣著破爛, 滿臉塵土, 從掃羅殘兵敗部
中出來, 在大衛面前俯伏泣拜. 大衛問他, "你從那裏來?" 答曰, "我從以色列營中逃出來." 又問, "情況
如何, 從實告我." 答曰, "大軍兵敗逃竄, 亂成一團, 很多仆倒死亡, 掃羅和他的兒子約拿單也戰死了!"
大衛聞言大驚, 續問, "你怎知道掃羅和他的兒子約拿單死了呢?" 少年泣訴, "我偶然在基利波山碰見
掃羅, 他伏在自己槍上, 傷勢甚重, 後有非利士戰車騎兵追殺. 他回頭見我, 不住招手呼叫, 我乃趨前
到他身邊, 他問我, "你是那裏人?" 我說, "我是亞瑪力人." 他求我, "我傷重難忍, 命在旦夕, 請殺死我!"
我知他槍刺仆地, 絕活不成, 乃依他所請, 把他殺了, 特將他頭上冠冕及臂上鐲子取下, 送到我主跟前."
大衛聞噩耗, 不禁號啕大哭, 撕裂衣裳, 眾人跟著哭泣撕衣, 禁食至晚, 哀痛萬分, 為的是悼念掃羅和
他的兒子約拿單, 以及此次兵敗, 仆倒刀下耶和華的民以色列家人.

    (II) 流人血罪(撒下1:11-16):
           大衛問報噩耗少年, "你是那裏人?" 答曰, "我是亞瑪力外邦人的兒子." 又問, "你伸手殺害
耶和華的受膏者, 一點都不害怕嗎? 你流人血的罪要歸到自己頭上, 因你親口作見證, 殺了耶和華的
受膏者." 言罷召一少年前來, 命他把那外邦少年殺了, 少年遵命行刑, 這亞瑪力少年不懂律法, 干犯
神怒而不自知, 好心報噩耗, 非但沒得賞賜, 反而死於非命, 哀哉!

   (III) 哀歌弔王(撒下1:17-27):
            為弔唁掃羅和其子約拿單, 大衛特作哀歌以申哀思, 古代近東為逝去領袖及英雄, 有作哀歌
感懐頌揚習俗. 大衛哀歌以 "弓歌" 為名, 弓為以色列人最普通的武器, 這歌可能是他教部隊練弓時所唱,
以激勵士兵熟練射箭技巧, 好增強戰力, 克敵致勝. 這歌編入雅煞珥書, 此乃早期以色列戰史書, 以詩歌
體裁編寫, 並未收入聖經正典. "弓歌" 與大衛所作詩篇無異, 中文聖經陳現者均係譯文, 佳句雖多, 誤譯
欠通處亦不少, 本佈樂格 "詩篇頌主" 中, 多有潤飾, 不妨參閱. 玆以和合本中英對照聖經為準, 對 "弓歌"
潤飾改譯如次:
                         新 譯                                                             英 文
19                "以色列啊!                                         "Your glory, O Isreal,
           你榮耀的王怎會山上遇害!                              lies slain on your hights.
           蓋世大英雄怎會仆倒山頭!                            How the mighty have fallen!

20              不要在迦特訴說,                                          Tell it not in Gath,
           也不要在亞實基倫街上宣告;                  proclaim it not in the streets of Ashkelon,
              免得非利士的女子歡欣,                      lest the daughters of Philistines be glad,
          免得未受割禮之人的女子雀躍.            lest the daughters of the uncitcumcised rejoice.

21                 基利波山哪!                                           O mountains of Gilboa,
                 願雨露不降山頭,                                 may you have neither dew or rain,
                 田地也不產供物.                               nor fields that yield offerings of grain.
          因在那裏英雄的盾牌被玷污,                  For there the shield of the mighty was defiled,
          掃羅的盾牌也不再抹油擦亮.                    the shield of Saul - no longer rubbed wit oil.
22            從被殺之人的鮮血,                                      From the blood of the slain,
                英雄血肉之軀看來;                                     from the flesh of the mighty,
                約拿單的弓不退縮,                              the bow of Jonathan did not turn back,
                掃羅的寶劍不空揮.                          the sword of Saul did not return unsatisfied.

23                掃羅和約拿單,                                                Saul and Jonathan -
                    生時相親相愛,                                  in life they were loved and gracious,
                    死後永不分離.                                   and in death they were not parted.
                   他們比老鷹迅捷,                                   They were swifter than eagles,
                   他們比雄獅猛壯.                                      they were stronger than lions.

24               以色列的女子啊!                                             O daughters of Isreal,
                  你們當為掃羅哀哭,                                                weepp for Saul,
              他曾給妳們穿上朱紅錦繡,                           who clothhed you in scarlet and finery,
              又為妳們的華服綴上金飾.                who adorned your garments with ornaments of gold.

25            蓋世英雄怎會仆倒戰場!                              How the mighty have fallen in battle!
                約拿單怎會在山上遇害!                               Jonathan lies slain on your heights,
26          約拿單我兄啊, 我為你哀傷!                          I grieve for you, Jonathan my brother;
                    你是我最親愛的人,                                       you were very dear to me.
                    你對我那奇妙的愛                                    Your love for me was wonderful,
                    比女人的愛更奇妙!                                more wonderful than that of women.

27                 蓋世英雄怎會仆倒!                                      How the moghty have fallen!
                     戰爭武器怎會滅沒!"                               The weapons of war have perished!"
                    由大衛所作悼念掃羅父子 "弓歌" 看來, 儘管掃羅窮追猛打, 要他的命, 大衛仍不念舊惡,
               寬大為懐, 歌中對掃羅絲毫沒有恨意, 反而對掃羅父子英勇抗敵, 為國捐軀, 深表哀悼, 頌讚有加.

       (IV) 膏猶大王(撒下2:1-7):
               在洗革拉哀悼掃羅父子後, 大衛思動, 求問耶和華, "我是否可以上猶大城市去?" 答曰,
"可以." 又問, "我上那個城去呢?" 耶和華說, "上希伯崙去." 於是大衛遵示帶二妻亞希暖和亞比該前去;
同時, 也讓跟隨他的人和家眷一同前往, 定居在希伯崙城中. 後猶大人大批來到希伯崙, 於是猶大人
膏大衛作猶大家的王.
               大衛為王, 得悉埋葬掃羅的是基列雅比人, 乃遣使前往招撫, "你們厚待你們的主掃羅,
將他收殮埋葬, 耶和華必賜福你們, 你們的善行, 耶和華必以慈愛誠實待你們; 我也要為此厚待你們,
現你們的主掃羅死了, 猶大家已膏我作他們的王, 所以你們要剛強奮勇." 大衛這番話原是要爭取他們,
承認他為王, 豈料他們不予理會, 仍歸以色列(撒下2:8-9).

         (V) 兩家爭戰(撒下2:8-4:12):
                1. 以色列王(撒下2:8-9):
                    掃羅的元帥尼珥之子押尼珥, 在戰亂中護送掃羅另一子伊斯波設至瑪哈念, 並立
他作王, 統治基列雅比、亞書利、耶斯列、以法蓮、便雅憫和以色列眾民.

                2. 兩家王朝(撒下2:10-11):
                    伊斯波設四十歲登基, 作以色列王二年; 那時猶大家歸從大衛, 大衛在希伯崙作
猶大家的王, 共七年六個月.

                3. 基遍初鬭(撒下2:12-32):
                     有次, 押尼珥率伊斯波設手下出瑪哈念往基遍去; 恰巧約押也率大衛手下出來,
二隊人馬在基遍池旁相遇, 隔池相對. 押尼珥挑戰約押, "讓我們的手下在我們面前比試比試如何?"
約押毫不示弱, 欣然應戰, 於是各挑選精壯十二人下場搏鬭, 揪頭刺肋, 激烈凶猛, 多人傷亡, 結果
押尼珥帶領的以色列人, 敗在約押率領的大衛手下.
                     那時, 大衛這邊有洗魯雅三子: 約押、亞比篩、亞撒黑在場. 亞撒黑有飛毛腿之稱,
趁勝快步躍出, 緊追押尼珥, 押尼珥知他是亞撒黑, 要他勿追, 並婉言勸他, "不要追了! 不要逼我出手,
我若殺你, 我那有臉見你哥哥約押呢?" 亞撒黑不聽, 仍窮追不捨, 猛不防押尼珥一個回馬槍, 霎時間,
就把亞撒黑刺透腹背, 當場仆死. 約押和亞比篩見愛弟慘死押尼珥槍下, 哀痛不已, 立即率眾去追趕
押尼珥報仇. 日落時分, 到達基遍曠野基亞對面的亞瑪山, 押尼珥在便雅憫人簇擁下, 站立山頭, 大聲
向約押喊話, "難道你要刀劍不停殺人嗎? 你不知道結果是痛苦的嗎? 你要等到甚麽時候才帶你的人
回去, 不再追趕你的弟兄呢?" 約押大聲回應, "我指著永生神起誓, 若不是你挑釁比試的話, 今晨早就
回去, 不再追趕弟兄了!" 說罷吹角, 不再追殺以色列人, 也不再跟他們爭鬭了. 約押帶領眾人, 走了
一晚, 黎明時分回到希伯崙; 押尼珥也率眾漏夜渡約但河趕回瑪哈念.
                      事後雙方清點人數: 約押方面, 只少了亞撒黑和十九人; 押尼珥方面, 少了三百
六十人, 死傷慘重. 亞撒黑遺體送往伯利恆, 葬在其父墓園安息.

                  4. 大衛日強(撒下3:1-5):
                      掃羅家與大衛家爭鬭不斷, 相持一段時日, 大衛家日見強盛, 掃羅家日見衰微.
大衛在希伯崙作猶大王, 妃嬪多人, 生下六子如次:
                      長子 暗嫩 耶斯列人亞希暖生
                      次子 基利押 迦密人亞比該生
                      三子 押沙龍 基述王達買女瑪迦生
                      四子 亞多尼雅 哈及生
                      五子 示法提雅 亞比他生
                      六子 以特念 以格拉生

                  5. 敵帥歸順(撒下3:6-39):
                      (1) 君臣反目(撒下3:6-10):
                            掃羅家伊斯波設係押尼珥於戰亂中扶立, 形同傀儡, 押尼珥權傾一時, 驕奢跋扈,
目中無王. 押尼珥與掃羅妃利斯巴有染, 伊斯波設發現, 乃質問押尼珥, "你為何與我父妃子同房?"
押尼珥見姦情敗露, 老羞成怒, 罵曰, "我是猶大那邊狗頭嗎? 我一直忠於你父掃羅家和你家親朋友好,
我沒將你交在大衛手裏, 立你為王, 今日你竟為這女人責備我, 真是忘恩負義! 我若不照耶和華起誓
應許大衛的話行, 廢掃羅, 立大衛, 使他治理以色列和猶大, 從但直到別士巴, 願神重重降罰與我."
伊斯波設聞言, 嚇得無言以對.

                     (2) 立约歸順(撒下3:11-13):
                           押尼珥即遣使謁見大衛, 代表他說, "這國歸誰呢? 你若與我立约, 我必助你,
使以色列人都歸順你." 大衛聞言大喜, 當即應允與押尼珥立約, 但有一條件, 要接回前妻掃羅之女
米甲, 押尼珥自無異議, 二人一拍即合.

                      (3) 米甲還巢(撒下3:14-16):
                            接著大衛派人見伊斯波設, 請王將前妻米甲還他, 因她是他用一百非利士人
陽皮聘定的, 於是伊斯波設派人將米甲從其夫帕鐵處接回, 帕鐵不捨, 一路跟著, 邊走邊哭, 一直至
巴户琳, 才被接米甲的押尼珥喝住, 不得已肝腸寸斷, 無奈黯然回去.

                      (4) 擁立大衛(撒下3:17-21):
                            押尼珥旋即向以色列長老宣示, "從前你們願意大衛統治, 現你們可以如願
以償, 因為耶和華應許大衛曾說, '我必藉我僕人大衛的手, 救我民以色列脫離非利士人和仇敵的手.'"
同時, 也向便雅憫人作同樣宣示, 內部溝通得到同意後, 押尼珥率二十人上希伯崙親告大衛, 以色列人
和便雅憫人全同意尊他為王, 大衛隨即宴請押尼珥一行, 嘉勉眾人, 席間押尼珥稟告大衛, "我要召集
以色列眾人前來朝見我主我王, 與你立約, 你就可以照著心願作王." 言罷拜別離去.


                      (5) 為弟復仇(撒下3:22-27):
                           押尼珥來希伯崙謁大衛時, 約押領軍岀擊, 得勝凱歸, 得報押尼珥來朝大衛事,
急忙晉見大衛, 探詢為何讓押尼珥來希伯崙, 又讓他平安回去, 並向大衛指出, 押尼珥老奸巨滑, 不懐
好意, 不可輕易相信, 以免受騙, 他來是要摸清你的出入行動. 約押見大衛後, 立即派兵追捕押尼珥,
終在西拉井抓到押尼珥, 押解回希伯崙, 大衛毫不知情. 約押將押尼珥誘入甕洞, 一刀把他刺死, 報了
殺弟深仇.

                      (6) 押帥舉喪(撒下3:28-39):
                            大衛得悉約押背著他誅殺押尼珥, 至感痛心, 哭道: "流尼珥之子押尼珥的血,
這罪在耶和華面前必永不歸我和我的國, 願流他血的罪歸到約押頭上和他父全家, 又願約押家不斷
有患血漏、得痳瘋、腿腳瘸、死刀下、無飲食." 言畢, 召約押及眾人前來, 為押尼珥舉喪, 並要眾人
撕裂衣裳, 腰束麻布, 放聲哀哭, 大衛隨棺出殯, 下葬希伯崙時, 大衛失聲痛哭, 眾民無不感動, 隨之
哭泣. 最後, 王為押尼珥作哀歌, "難道押尼珥的死要像不法之徒的死一樣嗎? 你手沒繩捆, 腳沒鍊鎖,
你死好像人死在惡人手下一般." 眾民聞歌, 又為押尼珥哀哭一陣.
                           日落之前, 眾民勸大衛用膳, 大衛拒食並誓言, "我若在日落以前進食, 願神
重重罰我." 眾民知道大衛誠意, 並非虛假做作, 都甚歡喜; 從此凡王所作, 眾民無不喜悅. 那日, 以色列
眾民才知道殺尼珥之子押尼珥並非出於王意, 大衛與此無關.
                            最後, 王對眾臣說, "難道你們不知道, 今天以色列失去一位作元帥大英雄嗎?
我雖受膏為王, 今日還是軟弱; 還不如洗魯雅二子蠻強, 願耶和華照惡人所行的惡報應惡人."

                  6. 弒王獲罪(撒下4:1-12):
                      伊斯波設得報押尼珥慘死希伯崙, 嚇得膽戰心寒; 以色列眾民也聞訉惶恐不安.
伊斯波設的手下有二員大將, 巴拿和利甲, 他們是比錄人臨門之子, 屬便雅憫支派, 比錄人早先逃往
基他音, 直至今日. 掃羅的長子約拿單, 大衛摯友, 有一子名米非波設, 父祖為國捐軀, 噩耗從耶斯列
傳到時, 才五歲, 在戰亂中, 乳母慌忙帶他逃難, 不慎跌倒, 孩子摔地斷腿, 成了瘸子.
                      一日, 巴拿和利甲正午酷熱時, 潛入宮中, 伊斯波設午睡正酣, 二人在毫無抵抗下,
刺殺王床上, 並割下首級, 趕忙經亞拉巴到希伯崙, 將伊斯波設首級獻給大衛邀功說, "王的仇敵掃羅
曾追索王性命, 看哪! 這是其子伊斯波設的首級, 耶和華今日為我主我王在掃羅和他後裔身上報了仇."
大衛不以為然, 教訓二人說, "我指著救我性命脫離苦難永生的耶和華起誓, '從前有人向我報掃羅死訉,
他自以為報訉有功, 我卻把他拿住, 在洗革拉斬了.' 這就是報訉邀功的下場! 何況惡人趁義人熟睡之時,
殺在床上, 我怎能不向你們討流他血的罪, 從世上除滅你們呢?" 訓畢推出處死, 並砍斷二人手腳, 高高
掛在希伯崙池旁示眾, 以儆效尤; 至伊斯波設首級, 則安葬希伯崙押尼珥墓旁, 永遠安息.

 II. 作以色列王(撒下5:1-):
     (I) 登基作王(撒下5:1-5):
           掃羅家伊斯波設遇刺駕崩後, 以色列支派來希伯崙, 面陳大衛, "我們原本是你的骨肉,
從前掃羅作我們王時, 率領以色列人征戰的是你, 耶和華也曾應許你, '你必牧養我的民以色列, 並作
以色列的君.'" 此時, 以色列眾長老都在場, 大衛在希伯崙耶和華面前與他們立约, 他們就膏立大衛作
以色列王.
           大衛登基時, 年三十歲, 在位四十年, 分別在希伯崙作猶大王七年六個月; 並在耶路撒冷
作以色列王三十三年.
   (II) 克非利士(撒下5:17-25):
           此次戰役, 撒母耳記作者置於大衛攻取耶路撒冷之後, 事實上, 那是發生在大衛登基作
以色列王不久. 大衛作猶大王時, 非利士人並不把他放在眼裏, 他們的勁敵是掃羅, 而掃羅被他們擊潰
殲滅後, 即聞大衛登基作以色列王, 為維護其北方利益, 趁大衛地位未穩, 立即出兵挑釁, 壓制大衛.
           大衛面對強敵來犯, 即領軍下猶大曠野迎戰布陣利乏音谷非利士大軍. 大衛是位真正
以神為主的君王, 他將戰勝的功勞歸給耶和華, 絕不將榮耀歸給自己. 所以, 他一如往昔, 立即去求問
耶和華, "我可以出去攻打非利士人嗎? 袮會把敵人交在我手裏嗎?" 耶和華答, "你可以出去, 我必將
非利士人交在你手裏." 大衛有神同在, 大軍一出就把非利士人打得落花流水, 潰不成軍, 甚至把抬來
助陣保估他 們作戰勝利的偶像丟棄, 以軍擄獲偶像, 當然遵申7:5的誡命 "用火焚燒他們雕刻的偶像."
(代上14:12).
            大衛得勝, 歸榮於神說, "耶和華在我面前擊潰敵人, 就像洪水潰堤一般." 因此給那地
起名巴力毘拉心(Baal Perazim - The Lord who breaks out 潰敵之主).
             不久, 散佈在利乏音谷的非利士殘兵敗將經整頓後, 上來反攻, 大衛求問耶和華, 答曰,
"你不要正面迎戰, 要繞到敵軍後面, 從桑林對面攻打他們, 你一聽見桑樹梢行軍聲, 要立即發動攻擊,
因為那時耶和華已在你前頭擊殺非利士軍隊了!" 大衛遵照耶和華指示, 揮師攻打進犯非利士大軍,
大獲全勝, 從迦巴直到基色, 把非利士殘兵掃蕩凈盡.
    (III) 攻佔耶城(撒下5:6-12):
             1. 攻耶布斯(撒下5:6-10):
                 大衛率軍向耶路撒冷進發, 攻打世居那裏的耶布斯人. 耶路撒冷早在主前三千年
就有人居住, 亞伯拉罕時代, 便是撒冷王麥基洗得的京城(創14:18). 此城位於猶大和便雅憫二支派的
邊界上, 在征服迦南期間, 猶大和便雅憫都曾攻打過這城(士1:8, 21), 但未佔領, 很快又落入耶布斯人
之手, 故此城又稱耶布斯城.
                  耶布斯位於三面深谷緊接高地, 地勢險峻, 易守難攻, 故耶布斯人自信, 據此天險,
大衛難越雷池一步. 當大衛大軍兵臨城下, 耶布斯人信心滿滿, 對大衛喊話, "你們攻不進來的, 我們的
瞎子和瘸子就足以擊退你們!" 他們堅信, 大衛絕攻不進來. 此役, 在一代英君大衛, "誰先攻佔耶布斯,
誰就是首領元帥" 的激勵下(代上11:6), 約押再度展現軍事才華, 不正面攻堅, 改由秘密水道潛入, 奇兵
突現, 耶布斯人措手不及, 約押輕易攻下錫安城堡, 君無戯言, 約押成為日後以色列大軍元帥, 英勇無敵.
                  城破之日, 大衛笑稱, "任何想要攻佔耶布斯的人, 只要從水道進入, 就可打垮大衛
的敵人瞎子和瘸子!" 從此有句俗語說, "瞎子和瘸子不得進入宮中." 換言之, 大衛仁民愛物, 並未將
耶布斯人趕盡殺絕, 仍准他們住在城內及城外郊區, 但不准進入王宮.
                  大衛作以色列王最明智決定之一, 就是建都山城耶路撒冷, 此城位於猶大和便雅憫
二支派之間, 使他統一王國時, 不偏不倚, 易於團結各支派, 擁戴臣服.

               2. 建設耶城(撒下5:11-12):
                   攻陷耶布斯之後, 大衛進駐城堡, 給城堡取名大衛城, 並積極在陡峭險岥上, 建造
石頭平台, 擴大面積, 增加土地; 同時, 加強周圍工事, 鞏固王城, 大衛日漸強盛, 因為耶和華萬軍之神
與他同在.
                   大衛登基作以色列王, 首先來朝賀的外邦君王, 就是推羅王希蘭, 推羅乃腓尼基的
重要海港, 推羅王有遠見, 為本國利益, 首先要與以色列建立良好關係, 因以色列掌控通往推羅的海陸
貿易通道, 尤其所需糧食, 悉靠以色列供應, 直至主後一世紀, 仍然如此(徒12:20).

             大衛建造宮殿, 使耶路撒冷宮殿巍峨, 煥然一新. 大衛心知得神助, 耶和華堅立他作以色列王,
又為了自己的民以色列, 使他的國興旺.

               3. 多妃多子(撒下5:13-16, 代上3:5):
                   大衛離希伯崙, 來耶路撒冷作以色列王, 頻立妃嬪, 多生兒女, 繼希伯崙生六子外,
又生沙母亞、朔罷、拿單、所羅門、益轄、以利書亞、尼斐、雅非亞、以利沙瑪、以利雅大、以利
法列等十一子, 前後共十七子, 相當可觀. 沙母亞、朔罷、拿單、所羅門四子為拔示巴所生(代上3:5),
大衛寵愛拔示巴, 可見一斑.

        (IV) 約櫃滄桑(撒下4:1-7:17):
                 1. 約櫃蒙塵(撒上4:1-5:12):
                    (1) 約櫃被擄(撒上4:1-18):
                          以利作士師時, 以色列和非利士二軍在以便以謝和西弗鏖戰, 以軍不敵大敗,
以色列長老急遣人赴示羅, 請約櫃上前線助陣, 由以利二子何弗尼和非尼哈護送, 甫抵軍營, 全軍歡呼,
地也震動, 非利士人得報約櫃到了以軍營中, 大驚失色, 因他們知道萬軍之耶和華的厲害, 不敢稍懈,
並激勵全軍勇武剛強, 與以軍決一死戰, 果然勇猛無比, 再度擊潰以軍; 此役, 以軍雖有約櫃隨軍助陣,
因以色列長老輕忽不敬, 未經求問, 依例請約櫃出陣, 干犯神怒, 神非但未發威擊殺非利士人, 反倒
把以色列人交在敵軍手中. 結果, 以軍慘敗, 三萬精銳仆倒, 以利二子陣亡, 約櫃被擄, 羞辱神名.
以利年邁, 在示羅得敗訉聞噩耗, 當場仆倒身亡. 以利作以色列士師四十年.
                    (2) 約櫃輾轉(撒上5:1-12):
                          非利士人擄獲約櫃之後, 因約櫃神聖不可侵犯, 讓非利士人吃盡苦頭, 輾轉
數地, 最後備厚禮送還以色列, 經過情形, 略述如下:
                          [1] 亞實突(撒上5:1-8):
                                非利士人首先將約櫃從以便以謝抬到亞實突, 放在他們的神大袞旁邊,
翌晨發現大袞臉朝下, 仆倒約櫃前, 不以為意, 把大袞放回原神位; 不料次日清晨, 又驚見大袞倒地,
碰到門檻, 頭破手斷, 只剩殘體, 眾人驚嚇懼怕, 使大袞祭司和亞實突人不敢踏大袞廟門檻, 直至今日.
耶和華之手重擊亞實突人, 使生毒瘡, 不勝其苦, 經商議後, 決定將不祥之物約櫃運往迦特.
                          [2] 迦特(撒上5:9-10a):
                                約櫃一到迦特, 耶和華毫不留情, 重重擊打, 使城中無論大小, 都生毒瘡,
全城驚懼, 二話不說, 把約櫃送到以革崙.
                          [3] 以革崙(撒上5:10b-6:12):
                                約櫃到了以革崙, 神的手又無情重擊, 城中不少人驚嚇而死, 未死的都生
毒瘡, 全城哀號, 上達於天. 以革崙人為解厄運, 急請非利士首領前來, 要求速將約櫃送還給以色列人.
於是眾首領召祭司和占卜者共同商議, 結論是約櫃不能空手送回, 要獻賠罪的禮物, 方能消災解厄.
非利士人乃備新車, 用二頭有乳母牛拖車, 將約櫃放車上, 賠罪禮物計有五個金毒瘡像, 五個金老鼠像,
一併放在車上, 非利士五首領跟在車後, 直奔伯示麥.
                      2. 約櫃還鄉(撒上6:13-7:1):
                         (1) 伯示麥(撒上6:13-21):
                               那時, 伯示麥人正在收割麥子, 舉目見約櫃前來, 欣喜若狂, 趕忙迎接, 車到
伯示麥停在约書亞田間, 田中有塊大磬石, 迎約櫃的人, 將新車劈了, 二頭母牛獻給耶和華作燔祭,
利未人將約櫃及裝金賠禮盒子取下, 放大磬石上, 當日伯示麥人向耶和華獻燔祭和平安祭, 非利士的
五首領在旁觀禮完畢, 才動身回以革崙去.
                               非利士人獻給耶和華賠罪的五個金毒瘡像是為亞實突、迦薩、亞實基倫、
迦特和以革倫五地的人; 五個金老鼠是為非利士人五首領以堅固城邑和鄉村. 至於那大磬石,
是放置約櫃的, 直至今日, 仍在伯示麥人约書亞的田間.
                               豈料意想不到, 伯示麥人中, 雖有利未人和祭司, 因以好奇不敬態度迎約櫃,
干犯神怒, 受到神審判, 七十人慘遭擊殺, 睛天霹靂, 頓時哀哭動天, 不敢再侍立神前, 乃遣人赴
基列耶琳, 告訴那地居民, 非利士人已把約櫃送回, 要他們儘快去接約櫃.
                         (2) 基列耶琳(撒上7:1):
                               基列耶琳人不加思索, 立即赴伯示麥, 把約櫃接走; 約櫃接到基列耶琳後,
安置在山上亞比拿達家, 由其子以利亞撒看守, 達二十年之久.
                    3. 大顯神威(撒上7:2-17):
                        約櫃神聖, 神以約櫃為祂與子民同在的象徵, 故應以嚴肅尊敬心態看待事奉約櫃,
前以色列長老於大軍敗仗後, 以迷信心態, 把約櫃當作具有神力之物, 未經求問, 逕將約櫃抬上戰場,
對付非利士人, 結果毫無神力, 慘敗敵手, 落得約櫃被擄, 羞辱神名下場; 又伯示麥人輕浮不敬迎約櫃,
神怒擊殺七十人, 堪作殷鑑.
                        約櫃淪落基列耶琳二十年之久, 直至大衛作以色列王攻佔耶路撒冷後, 才迎回來.
此期間, 撒母耳作以色列士師, 而以色列全家傾向耶和華. 撒母耳昭告以色列全家, 若一心歸順耶和華,
就要離棄外邦神和亞斯他錄, 專心歸向耶和華, 單單事奉衪, 衪必救你們脫離非利士人之手. 以色列人
聞言感動, 紛紛除掉諸巴力和亞斯他錄, 單單事奉耶和華.
                        那時, 约櫃雖仍然滯留在基列耶琳, 但耶和華與以色列人同在, 隨時護佑以色列人.
撒母耳於米斯巴聚集以色列人, 在耶和華面前為他們禱告, 眾人打水澆在耶和華的面前, 並禁食懺悔,
不該得罪耶和華, 於是撒母耳在米斯巴審判以色列人.
                        非利士人發現以色列人齊集米斯巴, 乃發兵進攻, 以色列人懼怕萬分, 懇請撒母耳
求耶和華救他們脫離非利士人之手. 撒母耳乃將一隻吃奶羊羔獻給耶和華作全牲燔祭, 呼求耶和華,
立蒙垂允. 正獻燔祭之際, 非利士大軍逼近, 當日耶和華大顯神威, 一時雷聲隆隆, 非利士軍大敗, 以軍
趁勝追擊, 殺敵無數, 直至伯甲下邊, 大獲全勝. 為紀念這次勝利, 撒母耳特於米斯巴與和善之間, 立石
名以便以謝, 意即 "耶和華一直幫助我們." 從此非利士人喪膽, 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此外, 前非利士人
佔領以色列城邑, 從以革崙直至迦特, 都歸還以色列. 那時, 以色列人與亞摩利人修好.
                         撒母耳在神護佑下, 平定非利士後, 每年定期巡視伯特利、吉甲、米斯巴等地,
最後回到他的長駐地拉瑪治理以色列.

          (V) 約櫃還京(撒下6:1-23):
                大衛深知約櫃對以色列的重要, 因約櫃是以色列神在地上的寶座, 而大衛是以神為主的王,
為尊崇耶和華王權, 不願見約櫃蒙塵, 繼續流落鄉間山上, 早欲迎回京師供奉, 以示他與以色列百姓,
都是神的子民, 悉在神統治之下. 迎櫃還京經過如下:
                 1. 擊殺烏撒(撒下6:1-11):
                     大衛登基作以色列王後, 有神同在, 政局日穩, 國力日強, 為遂約櫃還京宿願, 終於
率眾赴基列耶琳迎約櫃返京. 這約櫃就是坐在二基路伯上, 萬軍之耶和華留名的約櫃, 抵基列耶琳後,
大衛令人把神約櫃從山上亞比拿達家抬出放新牛車上, 由亞比拿達二子烏撒和亞希约趕車, 當約櫃
從岡上亞比拿達家抬出來時, 亞希约在櫃前引路, 大衛和以色列全家在耶和華面前, 在松木樂器以及
琴瑟鼓鈸鑼的悠揚樂聲中, 載歌載舞, 歡樂前行.
                     不料, 迎约櫃的隊伍行經拿艮禾場, 突然牛失前蹄, 牛車傾倒, 烏撒急忙用手扶住约櫃,
想不到烏撒本能反應, 手扶约櫃, 竟干神怒, 立予擊殺, 死在櫃旁, 眾人大驚, 大衛更是為此愁煩,
就稱那地為毘列斯烏撒(Perez Uzzah - Out break against Uzzah 擊殺烏撒). 大衛敬畏耶和華, 心中憂懼,
不敢將约櫃接回大衛城, 暫將约櫃送往迦特, 寄放俄別以東家中.
                     烏撒手扶约櫃, 竟遭擊殺, 乃舊约難解經文之一. 我們的神非無理之神, 箇中自有道理.
神的约櫃依例應由利未人抬的, 違者要受刑罰(民4:1-15; 書3:3; 代上15:2, 12-15; 王上4:2-6). 此次
约櫃從亞比拿達家抬出, 是放在牛車上, 這是非利士人運约櫃的辦法, 不是神原定方法. 當约櫃在拿艮
禾場, 牛失前蹄, 牛車傾倒之際, 烏撒本能手扶约櫃, 以免倒地受損; 在人看來, 這是無可指責的美好
服事, 但不合神旨意, 因烏撒此舉使约櫃失去分別為聖的見證, 致干神怒遭擊殺, 慘死櫃旁. 大衛憂懼,
把當地命名毘列斯烏撒(擊殺烏撒), 以警誡後人, 神定律例, 違反不得.
                  2. 約櫃進京(撒下6:11-23):
                     (1) 抬櫃進京(撒下6:11-16):
                           约櫃寄放在俄別以東家中三個月, 耶和華賜福給俄別以東全家及他一切所有.
大衛聞報心喜, 疑懼盡釋, 乃歡歡喜喜決定, 將神的约櫃從俄別以東家迎回大衛城. 此次, 嚴格依例由
利未人抬櫃, 抬櫃的人走了六步之後, 大衛就以牛與肥羊為祭, 獻給耶和華; 大衛身穿細麻布以弗得,
在耶和華面前盡情舞蹈, 以色列全家歡呼吹角, 在一片歡樂氣氛下, 把约櫃迎回大衛城. 入城時, 掃羅
之女米甲從窗前觀看迎櫃隊伍, 見大衛王在耶和華面前衣冠不整又跳又舞, 心中鄙視, 看不起他.
                      (2) 約櫃進幕(撒下6:16-19):
                            眾人將耶和華的约櫃請進, 安放大衛搭好的帳幕, 大衛隨即在耶和華面前獻
燔祭和平安祭, 獻祭完畢, 就奉萬軍之耶和華的名為民祝福; 接著以色列眾人, 無論男女, 每人分得
餅一個、肉一塊、葡萄餅一個, 眾人就歡歡喜喜各回各家.
                      (3) 米甲受罰(撒下6:20-23):
                            大衛順利完成迎櫃回京大事, 興沖沖回宮要為家人祝福, 不料掃羅之女米甲
出迎時, 挖苦大衛說, "以色列王今天真榮耀啊! 在大庭廣眾, 臣民眾目睽睽下, 衣冠不整, 瘋狂亂舞,
與下流婢女何異!" 大衛不以為然, 教訓她說, "我是在耶和華面前忘我跳舞, 耶和華揀選了我, 廢棄了
你父和你父全家, 立我作耶和華子民以色列的王, 所以我要在耶和華面謙卑舞蹈, 更加卑微, 自視輕賤,
妳說的下流婢女, 她們倒會尊敬我呢!" 米甲對大衛不得體的譏誚, 受到懲罰, 終其一生, 未生男育女.

    (VI) 武功彪炳(撒下8:1-18):
            1. 平非利士(撒下8:1-1):
                大衛為平定非利士, 除去心腹之患, 出兵征伐, 勢如破竹, 大獲全勝, 順利征服宿敵,
從非利士人手中, 取得其京城控制權.
            2. 摩押稱臣(撒下8:1-2):
                大衛攻打摩押, 強兵壓境, 瞬即降服, 令摩押人躺臥地上, 以繩量身, 長二繩者殺,
一繩者活, 摩押人就此臣服, 向大衛進貢.
            3. 攻克瑣巴(撒下8:3-4, 7):
                瑣巴王利合之子哈大底謝, 進兵大河, 要奪回國權, 大衛出兵攻之, 勢如破竹, 活擒
馬兵一千七, 步兵二萬, 砍斷拉戰車軍馬蹄筋, 祗留下一百拉車軍馬. 此外, 又擄獲哈大底謝臣僕所持
金盾, 及比他和比羅他二城的銅, 這些戰利品全部帶回耶路撒冷.
            4. 制服亞蘭(撒下8:5-6):
                大馬色的亞蘭人馳援瑣巴王哈大底謝, 大衛迎戰, 亞蘭人不堪一擊, 殲滅二萬二千,
佔 領大馬色的亞蘭地, 駐軍屯守, 逼使亞蘭人臣服, 來朝進貢. 大衛無論征戰何方, 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5. 哈馬歸順(撒下8:9-10):
                哈馬王陀以素與瑣巴王哈大底謝爭戰, 喜悉哈大底謝敗在大衛手下, 乃遣其子约蘭
攜帶金銀銅器皿, 獻給大衛王, 向王請安, 為王祝福, 感謝他打敗哈大底謝.
            6. 擊殺以東(撒下8:13-14):
                大衛雄師, 掃蕩諸王, 所向無敵, 聲威大震, 班師回朝之時, 於鹽谷遭遇以東大軍,
立即出擊, 一戰而勝, 殲敵一萬八千人, 軍威遠揚. 大衛趁勝於以東設防營, 以東於是俯首稱臣, 歸服
大衛, 為記念此役, 大衛特作詩篇第六十篇, 不妨一讀.
                大衛將歷次戰役擄獲的金銀器皿等戰利品, 悉數攜回耶路撒冷, 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
這些戰利品都是從亞蘭、摩押、亞捫、非利士、亞瑪力和瑣巴王哈大底謝掠得之物. 總而言之,
大衛無論征戰何方, 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綜觀大衛登基作以色列王, 文治清明, 武功鼎盛, 實非偶然, 除神與他同在外, 文臣武將,
陣容堅強, 輔佐明君, 有以致之. 那時, 洗魯雅之子约押作元帥; 亞希律之子约沙法作史官; 亞希突之子
撒督和亞比亞他之子亞希米勒作祭司長; 西萊雅作書記; 耶何耶大之子比拿雅統轄基利提人和比利提
人組成的御林軍; 大衛眾子也不閒散, 分居要職.

   (VII) 神的應許(撒下7:1-29)[代上17:1-15]:
             1. 建殿心意(撒下7:1-7)[代上1-6]:
                 大衛掃蕩群王, 奏凱班師, 回到京堿, 安住宮中, 耶和華使他安寕, 不受四圍仇敵侵擾.
閒來無事, 大衛召先知拿單說, "看哪! 我安居香柏木華宮, 而神的约櫃反而冷落在帳幕中, 心實難安."
拿單回稟, "王可照己心意而行, 因耶和華與你同在." 這段對話顯示, 大衛早已感到, 讓以色列
神聖君王的寶座放在帳幕中, 太不應該了, 他總想在京城耶路撒冷, 為以色列天上的君王建一座宮殿,
才能心安. 拿單在未領受耶和華啟示前, 就奉耶和華的名, 大膽贊同大衛建殿之意.
                 當夜, 耶和華的話就臨到拿單, "你去告訴我的僕人大衛說, '耶和華如此說: 你豈可
建造殿宇給我居住呢? 自從我領以色列人岀埃及, 直到今日, 我未曾住過殿宇, 而常在會幕和帳幕中
行走. 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地方, 我何曾向以色列支派士師, 就是我吩咐牧養我民以色列的說, '你們
為何不給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 可見大衛不明白耶和華的心意, 受當時外邦人觀念的影響, 他們
的神像必供奉在人建造的廟宇中, 但是耶和華興起以色列的領袖, 是為牧養衪的子民, 不在乎人是否
給衪建殿宇.
             2. 應許大衛(撒下7:8-17)[代上7-15]:
                耶和華表明建殿心意後, 繼續要拿單轉告大衛, "我從羊圈中召你出來, 叫你不再牧羊,
而要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王. 你無論往那裏去, 我常與你同在, 我必剪除你所有的仇敵. 使你得享
大名, 像世上偉人的名一樣; 我必為我民以色列選定一地, 安養他們, 使他們在自己的居所, 不受搔擾,
惡人也不敢再像士師時代一樣苦待他們; 我必使你安享太平, 不受仇敵侵擾.
                而且, 我耶和華也應許你, 我必親手為你建立王朝, 當你的壽數滿足, 與你列祖一起
長眠時, 我會興起你親生後裔繼承你的王位, 我且要堅固他的國, 他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 我必堅固
他的國位, 直到永遠. 我要作他的父, 他要作我的子. 他若是犯了罪, 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 用人的鞭
責罰他. 但我的慈愛不會離開他, 像離開在你以前廢棄的掃羅一樣. 你的家和你的國在我面前必永遠
堅固, 你的王位也必永遠堅立.'" 拿單把這些話, 照神黙示, 如實告訴大衛.
            3. 大衛禱告(撒下7:18-29)[代上17:16-27]:
                聼完拿單轉告耶和華的聖言以後, 大衛獨自走入帳幕, 坐在耶和華面前, 誠心禱告:
"主耶和華啊! 我是誰, 我家算甚麽, 袮竟這樣恩待我? 主耶和華啊! 這在袮眼中看來還不夠, 還要
顧及袮僕人家未來的事. 主耶和華啊! 難道這是袮對待人的常規嗎?
                主耶和華啊! 袮了解袮的僕人, 對袮我還有甚麽話說呢? 袮行這大事, 是因為袮的
應許和袮的心意, 讓袮的僕人心感神受.
                主耶和華啊! 袮真偉大, 就我們的耳所聞, 沒人像袮, 除袮以外別無他神. 世上有
那一族像袮的民以色列呢? 袮從埃及救贖他們作自己的子民, 又在贖民面前行大而可畏的事,
袮驅逐外邦人和他們的神, 彰顯袮的大名. 袮堅立袮的民以色列, 作袮永遠的子民; 耶和華啊!
袮也作了他們的神.
                 主耶和華啊! 袮應許僕人和僕人家的話, 求袮永遠堅守, 照袮應許而行, 這樣袮的名
永遠崇高偉大, 人們都要高呼, '萬軍之耶和華是以色列至高的神!' 袮僕人大衛的家必在袮面前堅立.
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啊! 袮曾啟示袮的僕人, '我必為你建立家室.' 所以僕人膽敢向袮這樣禱告.
主耶和華啊! 唯有袮是神, 袮的話真實可信, 袮既應許將這美好的福氣賜給僕人, 現在求袮賜福給
僕人的家, 使這家在袮面前永存; 主耶和華啊! 這是袮應許的, 願袮永遠賜福給僕人的家."

     (VIII) 厚待友裔(撒下9:1-12):
                大衛有情有義, 登基為王, 安居華宮, 享盡榮華富貴之際, 仍念念不忘故人摯友約拿單.
一日, 大衛問左右, "掃羅家還有沒有留下後人? 為信守與約拿單的盟約, 我要施恩他的子孫." 此話
一經傳出, 就有人通知掃羅家僕人洗巴, 要他去見大衛. 洗巴喜出望外, 趕忙赴京進謁大衛, 王問曰,
"掃羅家還有後人嗎?" 洗巴答曰, "還有約拿單一子, 是個瘸子." 王再問, "他現在那裏?" 洗巴對王說,
"他在羅底巴亞米利之子瑪吉家." 大衛立即派人接他來京, 他就是掃羅之孫, 約拿單之子米非波設,
此子一見大衛, 馬上伏地叩拜, 狀至驚恐, 大衛安慰他說, "不要懼怕, 我必因你父約拿單與我舊日情誼,
施恩厚待你, 我會將你祖父掃羅所有田地歸還你, 你也可住京城, 與我同席用膳." 米非波設聞言, 感激
涕零, 不住叩拜說, "僕人我算甚麽? 不過像條死狗, 竟蒙王如此眷顧厚待!" 感恩之情, 溢於言表.
                王隨即召見掃羅僕人洗巴, 向他下旨, "我已將掃羅所有家產都賜給你主人之子, 你和
你的眾子與家僕, 都要為你主人之子米非波設, 耕田種地, 生產收成供他所有; 今後, 他要長住京城,
與我同席吃飯, 如王子一般." 洗巴遵旨, 他有十五個兒子和二十個僕人, 從此為米非波設耕作效勞.
                米非波設有個小兒子, 名叫米迦, 洗巴全家都是米非波設家僕人, 服侍幼主; 米非波設
自已則住京城耶路撒冷, 雖是瘸子, 貴為一國之君的大衛, 並不嫌棄, 賜予王子禮遇, 常與王同席吃飯.
大衛重情義, 不忘盟约摯友約拿單, 施恩厚待其子孫, 義薄雲天, 一時傳為佳話.
         (IX) 平定亞捫(撒下10:1-19):
                 前論及大衛武功時, 征伐諸國中, 未見亞捫, 顯示亞捫與以色列和好, 甚至結盟, 大衛
率兵攻打摩押時, 未見其兄弟之邦亞捫馳援, 可見端倪. 亞捫老王拿轄崩, 其子哈嫩繼位, 大衛得報,
惋惜哀傷之餘, 傳訉亞捫, "我要恩待拿轄之子哈嫩, 一如拿轄恩待我." 並遣使赴亞捫弔唁. 豈料特使
行將抵達之際, 亞捫老臣稟奏新主哈嫩, "大衛遣使前來弔喪安慰我王, 不懐好心, 你以為他來是尊敬
你父嗎? 他遣使前來豈不是要偵我內情, 窺探虛實, 好傾覆我城嗎?" 哈嫩初登大位, 聽信臣言, 不加
思索, 立即下令, 將大衛來使鬍鬚剃去一半, 外袍割去半截, 使露下體, 驅逐出境, 這在當時是非常嚴重
的羞辱. 大衛得報, 憤恨異常, 壓住怒氣, 伺機報服. 祗派人前往迎接使臣, 要他們暫留耶利哥, 等鬍鬚
長好再回京.
                亞捫新王羞辱大衛來使, 自知闖下大禍, 大衛定必憎恨他們, 不會善罷干休, 趕忙招募
瑣巴和伯利合的亞蘭人, 步兵二萬, 瑪迦人一千, 陀伯人一萬二, 組練成軍, 對抗大衛.
                大衛得報亞捫招兵買馬, 擴軍備戰, 乃令约押掛帥, 統領精兵, 討伐亞捫. 亞捫人在城門
前佈陣; 瑣巴和伯利合的亞蘭人, 瑪迦人和陀伯人則在郊野列陣. 约押盱衡戰局, 見敵人在他前後擺陣,
為免腹背受敵, 约押親率特選精兵, 對付郊野亞蘭聯軍; 其餘兵馬悉交其弟亞比篩對付城門前的亞捫
大軍. 並囑咐其弟, "亞蘭人若勝過我, 你來支援我; 亞捫人若勝過你, 我來支援你. 我們要剛強勇猛,
為我民和神的城邑作威猛勇士, 願耶和華成全衪看為美好的事." 說罷, 约押立即發動麾下精兵, 猛攻
亞蘭陣地, 亞蘭人不敵, 潰不成軍, 在约押面前, 丟兵棄甲而逃; 亞捫人見亞蘭人潰敗, 趕緊鳴金收兵,
在亞比篩面前, 遁逃入堿. 约押見懲罰亞捫目的已達, 窮寇莫追, 乃奏凱班師, 率大軍回耶路撒冷.
                亞蘭人被以色列軍擊敗, 整頓殘部, 投奔瑣巴王哈大底謝, 集結希蘭, 由哈大底謝大將
朔法統率. 大衛得報, 立即率領以色列大軍, 渡過約但河, 直奔希蘭, 猛攻亞蘭陣地, 亞蘭人抵擋不住,
在以軍 面前潰逃, 戰果輝煌, 共殺了亞蘭戰車兵七百人, 馬兵四萬, 更誅其統帥朔法, 大獲全勝. 哈大
底謝見勢頭不對, 立即見風轉舵, 趕緊與以色列言和, 歸順臣服. 從此, 亞蘭人再也不敢與亞捫人狼狽
為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