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故事(II) 第九回 神悅英君大衛王 第四節 神喜悦登基為王(II) III.

                                         聖經人物故事(II)

                                    第九回  神悅英君大衛王

                               第四節  神喜悦登基為王(II) III.

III. 大衛失德(撒下11:1-19:8a):
      (I) 淫部將妻(撒下11:1-27):
           大衛登基作以色列王, 英明神武, 合神心意, 國力鼎盛, 征戰多年, 威震四方. 平定亞捫後,
大衛親授約押兵符, 掛帥征討未服諸王, 自己安居耶路撒冷宮中, 不再御駕親征, 飽暖思淫慾,
英雄難過美人關, 犯下姦淫謀殺大罪, 使討神喜悅的一代明君, 留下污點, 受到神嚴厲管教懲罰,
聖經毫不忌諱, 舉筆直書, 公諸於世, 以警後人. 玆將前後經過, 敘述如下:
           一日, 太陽平西, 大衛才起床, 於王宮屋頂漫步, 忽見一婦人沐浴, 容貌甚美, 驚艷之餘,
探聽得知, 乃以連之女, 部將赫人烏利亞之妻拔士巴, 他色膽包天, 接她入宮; 那時, 她月事剛淨,
竟與她行淫. 不久, 拔士巴遣人告訴大衛, 已有身孕, 大衛心驚, 自知闖下大禍, 亟欲掩蓋, 立即
遣人見統帥約押, 急召烏利亞回朝, 佯裝關心前線戰情, 詢畢要他即回府與嬌妻溫存, 豈料烏利亞
軍人本色, 深感主帥約押率軍, 正在前線與敵軍浴血苦戰, 身為約押部將, 豈可回家吃喝, 與嬌妻同寢,
乃與隨從露宿宮外, 並未回 家. 大衛見計未得逞, 再度召見烏利亞, 假意關心, "你難得從前線回京,
為何不回家看看家人?" 烏利亞回稟大衛, "约櫃和以色列與猶大官兵都住棚裏, 我主約押與王臣僕
都住荒野營中, 我豈可回家吃喝, 與妻同房呢? 我鄭重在王前起誓, 我絕不會這樣做." 大衛見他忠心耿耿,
軍人本色, 難以說服, 乃改變策略, 仍設法將他留住, 接連二日, 召入宮中, 賜宴把他在自己面前灌醉,
盼他能帶醉回府, 結果他仍與隨從宿宮外, 拒絕回府. 大衛著急, 魔鬼攻心, 乃狠心下詔, 要烏利亞帶呈
約押, 詔書寫道, "著派烏利亞赴前線, 到陣勢極險之處, 你們退後, 讓他被殺." 約押遵旨, 圍城時知道
那裏有敵人精壯把守, 就令烏利亞率軍進攻, 烏利亞浴血苦戰身亡, 壯烈成仁. 大衛得報喜極, 待烏利亞
喪期一過, 就明目張膽, 迎娶拔士巴, 不久產下一子. 大衛淫部將之妻, 更借刀殺人, 失德敗壞, 人神共憤,
耶和華對此, 至感不悅.

      (II) 拿單譴責(撒下12:1-25):
             大衛敗德, 耶和華不悅, 立即遣拿單見大衛, 譴責其罪曰, "城中有兩人, 一富一貧,
富者牛羊成群; 貧者除買來飼養的小母羊羔外, 別無所有. 羊羔在貧家與女一同長大, 吃她所吃,
喝她所喝, 睡她懐中, 貧者視羊羔如己女. 一日, 富家有客來訪, 主人捨不得從自己羊群中取羊待客,
反倒取那貧家羊羔, 宰了宴客."
              話未說完, 大衛對富人所為, 非常惱怒, 乃對拿單說, "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
作這事的人該死! 他必須四倍賠償這羊羔, 因為他這樣做, 沒有憐憫的心." 拿單直指大衛說,
"你就是那人! 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 '我膏你作以色列的王, 救你脫離掃羅的手, 我將你主人
家業賜給你, 把你主人的妻妾交在你懐裏; 又將以色列和猶大家賜給你. 你若仍嫌不足, 我還可以
加倍賜給你. 你為甚麽藐視耶和華的教訓, 行祂眼中看為惡的事呢? 你借亞捫人的刀殺害赫人烏利亞,
大膽娶其妻為妻. 你既藐視我, 娶赫人烏利亞之妻為妻, 所以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 耶和華又說,
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 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 讓他們在日光之下與她們行淫.
你在暗中行這惡事, 我卻要在以色列眾人面前, 光天化日之下報應你!'"
               大衛對拿單說, "我得罪耶和華了!" 拿單說, "耶和華已除去你的罪, 你必不至死,
只是你作了這事, 給耶和華的仇敵得到褻瀆的機會, 因此, 你此次得到的子必死."
               拿單離宮回家不久, 耶和華擊打烏利亞妻給大衛生的孩子, 使得重病. 大衛著急,
為孩子懇求神, 進內室禁食, 終夜躺地, 家中臣僕見狀, 要扶他起來, 他不肯; 勸他進食, 也不肯.
過了七天, 孩子死了, 臣僕不敢將實情告他, 因孩子活著時勸他, 尚且不聽; 今孩子死了, 據實以告.
豈不更增加他的憂傷. 大衛見臣僕交頭接耳, 低聲說話, 知道孩子死了, 一問之下, 果然死了.
大衛一言不發, 從地上起來, 沐浴抹膏, 更衣進耶和華殿敬拜後回宮, 要人上飯, 開始進食. 臣僕
不解問道, "你這樣做是何意思? 孩子活著時, 你哭泣禁食; 孩子死了, 你倒起來吃飯." 大衛告訴他們,
"孩子還活著, 我哭泣禁食, 因我想, 或許耶和華憐恤我, 使孩子不死, 也未可知; 孩子死了, 我何必禁食?
我豈能使他返回呢? 即使我到他那裏去, 他也不能回到我這裏來."
               大衛安慰其妻抜士巴, 與她同房, 又生一子, 起名所羅門, 耶和華也喜愛他, 並藉
先知拿單賜他一名耶底底亞, 意即耶和華愛他.
[註] Bathsheba 經文譯 "抜士巴" 那像令大衛神魂顛倒嬌艷美女名? 似應改譯 "白思芭" 較艷麗.

      (III) 咒詛應驗(撒下13:1-19:8a):
               大衛淫部將妻, 借刀殺人, 失德敗壞, 神遣先知拿單面王, 直斥其罪, 並宣告耶和華
對他的懲罰, 刀劍永不離他家, 同時興起禍患攻擊他, 尤其要把他的妃嬪給人在光天化日下姦淫,
大衛暗中行事, 神卻要他在以色列人的面前, 光天化日之下得報應, 他與拔示巴通姦所生一子,
必定要死. 神無虛言, 一一應驗, 讓大衛付出極慘痛代價, 終於在神前認罪悔改, 神恩慈憐憫,
特赦免其罪, 後他與拔示巴再生一子所羅門, 蒙神祝福喜愛, 日後成為繼大衛後的一代明君,
這是後話. 玆將咒詛應驗情形, 分述如次:
                1. 兄妹亂倫(撒下13:1-22):
                    大衛的三太子押沙龍, 基述公主瑪迦所生, 其妹他瑪, 窈窕淑女, 嬌艷可人;
太子暗嫩, 亞希暖所生, 對他瑪情有獨鍾. 暗嫩思念他瑪成疾, 他瑪還是處女, 暗嫩難親芳澤,
不敢越軌.
                    相思之苦難解, 乃求教於堂兄约拿達, 他是大衛長兄示米亞之子, 狡猾多謀,
他問暗嫩何事憂悶消瘦? 暗嫩據實以告, 愛上兄弟押沙龍之妹他瑪. 约拿達稍加思索, 立即獻上
妙計, 要暗嫩裝病臥床, 父王來探視時, 要求准他妹子他瑪前來, 為他做餅供食, 再相機行事.
                    暗嫩聞計心喜, 依計躺臥裝病, 父王果來探視, 乃求父要妹妹他瑪前來, 做餅
給他吃; 大衛不疑有他, 乃派人到宮裏, 請他瑪去暗嫩屋裏, 為他預備食物. 他瑪遵命前往, 暗嫩
裝病在床, 他瑪揉麵, 在他面前做餅烤好, 將餅取出要他吃, 他却不肯吃, 當下要宮人通通離開出去,
然後要他瑪將燒餅拿入臥房, 好從她手中接過來吃; 於是他瑪把做好的餅拿進臥室, 送到哥哥床前
給他吃, 此時, 暗嫩才露出猙獰的真面目, 拉住他瑪, 要她上床, 與他同行好事, 他瑪見狀, 嚇得花容
失色, 立即拒絕, 並曉以大義, 你是我的親哥哥, 不要玷污我, 這在以色列人中是敗德行為, 千萬別作
這醜事, 你若玷污了我, 我怎能遮掩我的羞辱呢? 你這樣做愚不可及, 身為王儲, 勢必危害你的王位
繼承, 何不光明正大求父王, 他必不拒絕我歸你. 暗嫩色迷心竅, 那裏聼得進去, 一時慾火中燒, 強暴
親妹, 玷污他瑪. 事畢, 暗嫩反悔, 極恨他瑪, 恨她的心比愛她的心更強烈, 要她滾出去, 真是衣冠禽獸!
他瑪哀求, "不要這樣絕情, 你趕我出去的罪, 比你剛才的獸行更嚴重!" 暗嫩充耳不聞, 老羞成怒,
令家僕把她無情趕出, 砰然關上大門!
                    那時, 他瑪是未嫁公主, 身穿彩衣, 被逐出門, 受此奇恥大辱, 不禁號啕大哭,
灰撒頭上, 撕裂彩衣, 傷心欲絕, 魂斷回府. 押沙龍見妹失身受辱, 惱恨萬分, 但為了顧全大局,
勸他瑪暫且忍耐,
                    大衛得悉此事, 至為痛心, 非常震怒. 押沙龍表面若無其事, 不與暗嫩計較,
心中卻痛恨萬分, 伺機為妹子他瑪報仇.

                2. 手足相殘(撒下13:23-14:24):
                   (1) 佈局誅兄(撒下13:23-39):
                         二年後, 在以法蓮的巴力夏瑣, 有人為押沙龍剪羊毛, 押沙龍乃請眾王子
與他同去, 押沙龍面稟父王, "現有人為孩兒剪羊毛, 請父王及臣僕與我同去." 大衛答曰, "我兒,
我們不必都去, 恐怕你花費太多." 押沙龍再三請王, 王仍不首肯, 只為他祝福, 押沙龍於是說,
"王若不去, 求王准我兄暗嫩同去." 王說, "為何一定要他去呢?" 押沙龍懇求再三, 王終於應允
暗嫩和眾王子與他一同前去.
                         到了剪羊毛場, 押沙龍令手下, 見暗嫩飲酒暢快, 毫無防備時, 把他殺了,
不要害怕, 儘管放膽去做, 一切由他負責擔當. 手下遵命行事, 殺了暗嫩, 眾王子見出了人命, 大驚
失色, 趕忙騎騾逃命! 他們還在路上, 惡耗就傳到大衛那裏, "不好了! 押沙龍將王的眾子都殺了,
一個不留." 大衛受不了如此沉重打擊, 痛不欲生, 從王座起來, 撕裂王袍, 躺在地上, 眾臣僕也跟著
撕裂衣裳, 呆立王旁.
                         此時, 大衛長兄示米亞之子约拿達趕忙出來澄清謠言, "我主! 眾王子沒死,
只有暗嫩被殺了, 自從暗嫩玷污押沙龍妹子他瑪那日起, 押沙龍就誓要殺暗嫩報仇, 現我主我王
請放心, 眾王子還在, 只有暗嫩死了." 接著哨兵來報, 有很多少年人騎騾向京城奔馳, 果然是眾王子
安然回京, 見王下拜痛哭, 王和眾臣僕也喜極而泣, 跟著痛哭一場.
                         押沙龍闖下大禍, 不敢回京, 逃往基述, 投靠外公基述王達買; 大衛朝夕
思念愛子, 天天為他哀傷. 押沙龍逃亡基述, 眨眼三年, 大衛連失去二子, 人死不可復生, 料理暗嫩
喪事後, 心中稍慰; 現愛子押沙龍流落基述, 有點不捨, 令他切切思念, 難以釋懐.

                   (2) 约押解圍(撒下14:1-24):
                         约押知道王心中思念愛子押沙龍, 但不便把逆子接回, 急欲為他解困分憂,
礙於情面, 不能直諫, 乃想出旁敲側擊方法, 在提哥亞先知阿摩司的故鄉找到一個聰慧婦人, 约押
面授機宜, 要她假裝居喪, 身穿孝服, 不抹脂粉, 裝作為死者哀傷多時的婦人, 進宮見王, 照著教導
她的話, 向王訴說, 婦人允諾, 依示而行.
                         提哥亞婦人旋引進王前, 俯伏叩拜, 向王申訴, "王啊, 求你救我!" 王問,
"何事要救?" 答曰, "奴婢守寡, 丈夫早逝, 留下二子, 一日在田間爭鬥, 無人勸解, 結果其中一個
打死了, 現全族的人都指責我, 要我把打死兄弟的交出來, 治他死罪, 給他死去的兄弟償命, 滅絕
那承受家業的, 他們要滅盡我僅剩的香火, 不讓我夫留名留後在人間." 王乃令婦人, "回家去吧,
我必為妳主持公道." 婦人又對王說, "我主我王, 將這罪歸我和我父家, 與王和王的位無干." 王曰,
"今後, 凡為難妳的, 把他帶來見我, 他必不敢再攪擾妳." 婦人說, "願王記念耶和華你的神, 不容
報血仇的人濫殺, 免得他們殺害我的兒子." 王說, "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 你的兒子連一根
頭髮都不會落在地上." 婦人又說, "我主我王, 容奴婢再說一句話." 答曰, "說吧!" 婦人說, "王為何
要拿這套來對付神的子民呢? 王不讓逃亡的 兒子回來, 自已不也犯了錯? 人都會死, 像潑出去的水,
再也收不回來. 神不奪取人的性命, 反而設法使逃亡的人不致永遠流落異鄉. 我把這話直陳我王,
是因百姓使我害怕. 奴婢想, 不如坦白告訴我王, 或者王會答應奴婢所求. 現人要將我和我兒從
神的地業一同除滅, 想王必會救我脫離他們的手. 奴婢又想, 我主我王的話必會安慰我, 因我主我王
明辨是非, 像神的使者一樣, 願耶和華你的神與你同在." 大衛終於聼出婦人話中玄機, 問婦人,
"我要問你一句話, 要坦白毋欺." 婦人說, "我主我王請問." 王問, "你這些話是约押教你說的嗎?"
婦人說, "我敢在我主我王面前起誓, 王說得對, 一點不差, 是王的僕人约押吩咐我的, 所說的話是
他教我說的, 他這樣做是要使王有迴旋餘地, 我主分明, 跟神的使者一樣有智慧, 能明辨世上一切事."
                          婦人去後, 王即召约押前來, 對他說, "准你所求, 去把逆子押沙龍接回來吧!"
约押伏地叩謝說, "我王垂聼允准僕人所求, 僕人今日知道在我主我王眼前蒙恩了." 於是约押立即
起身, 親自赴基述去, 把押沙龍帶回耶路撒冷. 王吩咐约押, 要押沙龍回自己家去, 押沙龍遵示回府,
未見王面.

               3. 押沙龍反(撒下14:25-15:12):
                  (1) 王者之像(撒下14:25-27):
                        以色列全地之中, 押沙龍俊美無比, 自頭至腳, 無瑕無疵, 人人稱羡, 尤其
頭髮濃密奇重, 每到年底剪髮, 王秤秤之, 重二百舍客勒. 當時的人都認為, 頭髮是生機旺盛的象徵,
凡王侯英雄, 無不濃眉密髮, 禿頭卻是羞辱(王下2:23). 押沙龍一表人才, 有帝王之像, 豈甘雌伏?
押沙龍育三子一女, 女取名他瑪, 容貌佼好美艷, 取其姑名, 足見押沙龍對暗嫩玷污其妹事,
雖殺之復仇, 仍耿耿於懐, 終生難忘.
                  (2) 父子重見(撒下14:28-33):
                        押沙龍返耶路撒冷足足二年, 仍未見王面, 不知父王意向, 心中惶恐不安,
遣人請约押來, 託他見王探王意, 约押婉拒; 第二次再派人去請, 仍不肯來. 押沙龍對家僕說, "你們看,
约押有一塊田, 跟我的田很近, 種的都是大麥, 去放火把他的麥田燒了!" 家僕遵命, 一把火將约押的
麥田燒了; 约押被逼出來質問押沙龍, "你的僕人為何放火燒我的麥田呢?" 押沙龍答道, "我打發人去
請你來, 是要託你去見王, 代我說, '為何讓我從基述回來? 還不如留在那裏好.' 請帶我去見父王一面,
我若有罪, 任憑我王把我殺了吧!" 约押不便再推, 祗好謁王面奏, 王終首肯, 召押沙龍入朝, 押沙龍在
父王前俯伏叩拜, 父子親嘴, 相擁而泣.
                  (3) 收攬民心(撒下15:1-6):
                        父子見面後, 大衛仍任押沙龍閒置, 未加重用. 押沙龍心知不妙, 若再不
發奮自強, 將永無翻身之日. 於是經常預備車馬, 在五十家丁開路下, 人前奔馳, 以壯聲威.
此外, 押沙龍常清晨早起, 站城門道旁, 凡有爭訟進城求王審理者, 押沙龍
都叫過來, 首先問他, "你是那一城的人?" 答曰, "僕人是以色列某支派人." 押沙龍就對他說, "你的事
有情有理, 無奈王沒有派人好好聽你申訴, 恨不得我作國中士師, 凡有爭訟求審判的人, 都來我這裏,
我必秉公審判." 若有人前來拜他, 他故作謙卑親民, 拉住他手, 與他親嘴. 此後, 以色列人中, 凡去求王
辦案的, 押沙龍都把他們攔下, 由自己秉公審理, 聲譽日隆, 這樣, 押沙龍喑中收攬民心, 非常成功.
                  (4) 揭竿叛父(撒下15:7-12):
                        眨眼四年(四十年似乎太長), 押沙龍進謁面稟父王, "求王准我赴希伯崙
還向耶和華許的願, 因孩兒住基述時, 曾許過願, '耶和華若使我再回耶路撒冷, 我必事奉他.'" 王毫無
疑慮, 立即准請, "我兒平平安安去吧!" 押沙龍心中暗喜, 一時如出谷蛟龍, 下山猛虎, 直奔希伯崙.
押沙龍在希伯崙, 遣使者遍訪以色列各支派宣告, "你們一聽見號角聲響,
就同聲響應高呼, '押沙龍在希伯崙作王了!'" 押沙龍在耶路撒冷請了二百人同去, 他們毫不知情;
他在獻祭時, 派人將其父謀士基羅人亞希多弗從他本地請來, 於是擁立押沙龍為王者日眾, 聲勢浩大.

               4. 大衛逃亡(撒下15:13-17:23):
                   (1) 逃離耶京(撒下15:13-18):
                         押沙龍在希伯崙自立為王, 驚天動地, 消息瞬即傳到耶路撒冷, 臣下稟奏
大衛, "以色列人的心都歸向押沙龍了!" 大衛見大勢已去, 乃令耶路撒冷追隨他的臣僕, "我們要趕緊
外逃, 否則來不及了, 押沙龍一旦殺入城, 我們難逃一劫, 全城的百姓也要遭殃!" 眾臣僕跪稟, "悉聽
我主我王吩咐, 追隨到底." 於是, 王留下十個妃嬪看守宮殿, 帶著全家離城, 眾民都追隨他, 一直走到
伯墨哈, 才停下來, 所有臣僕都在他面前走過; 從迦特跟隨王來的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組成的御林軍
六百人也在他面前走過.
                   (2) 迦特死忠(撒下15:19-23):
                         王對迦特人以太說, "你是外族人, 為甚麽跟我們一同逃亡呢? 你可以回去
投靠新王, 或回本族去. 你才來不久, 今天怎好要你跟我們一樣, 居無定所, 一起流浪呢? 帶你的
弟兄回去吧! 願耶和華以慈愛信實恩待你."
                          以太義正詞嚴對王說, "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 也敢在王前起誓, 無論
生死, 王在那裏, 僕人也追隨到那裏." 大衛非常感動說, "以太, 你過河去吧!" 於是迦特人以太效忠
大衛, 遵示帶族人過河去了, 成為日後大衛部隊三大主力之一. 大衛率眾離開時, 本地的人都放聲
大哭, 王也過了汲淪溪, 率眾民往曠野前進.
                    (3) 謀士潛京(撒下15:24-37):
                          不久, 祭司撒督和抬神約櫃的利未人也來了, 他們把神的約櫃放下. 亞比
亞他上來, 等城中眾民出來走過. 王對撒督說, "你把神的約櫃抬回城去, 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
衪必使我回來, 重見約櫃和其居所; 若衪不喜悅我, 看哪! 我就在這裏, 願祂憑己意處置我吧!"
王又對撒督說, "你不是先見嗎? 你和你子亞希瑪斯與亞比亞他和其子約拿單, 可以安然返京.
我在曠野渡口, 靜候你們報佳音." 於是, 撒督和亞比亞他將神的約櫃抬回耶路撒冷, 並留在那裏.
                          大衛哀傷, 蒙頭赤足上橄欖山, 邊上邊哭, 隨眾也蒙頭哭著上山; 此時,
有人稟奏大衛, "亞希多弗也倒戈押沙龍, 在叛黨之中," 大衛聞言, 低頭禱告, "耶和華啊! 求你使
亞希多弗的計謀變得愚拙." 到了山項大衛敬拜神的地方, 耶和華垂聽了他的禱告, 令他的謀士
亞基人戶篩出現, 他撕裂衣裳, 頭蒙灰塵來迎, 大衛對他說, "你若與我同去, 反成累贅, 不如回京去,
對押沙龍說, '王啊! 我願追隨你, 我以前是你父的僕人, 現我願作你的僕人.' 這樣, 你就可以為我
破壞亞希多弗的計謀. 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豈不都在那裏嗎? 你在王宮得到任何訉息, 要立即告訴
他們; 撒督之子亞希瑪斯和亞比亞他之子約拿單, 也都在那裏. 凡你們聽見的, 可請這二人轉報我."
於是, 大衛摯友戶篩進了城, 押沙龍也進了耶路撒冷.

                     (4) 洗巴欺主(撒下16:1-4):
                          大衛過了山頂, 見米非波設之僕洗巴來迎, 他牽著二頭驢, 驢上馱著麵餅
二百、葡萄餅一百、夏日果餅一百和一皮袋酒. 王問洗巴說, "你為甚麽帶這些東西來?" 洗巴回答,
"驢是給王的家眷騎的, 麵餅和夏日果餅是給年輕人吃的, 酒是給曠野疲乏人喝的." 洗巴狡猾投機,
討好落難的大衛, 想從中得利, 果然得逞. 王又問, "你主人的兒子現在那裏?" 答曰, "他仍在耶路撒冷,
因他說, '以色列人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 不實之言, 正擊中王心, 大衛不加思索對洗巴說, "凡屬米非
波設的都歸給你了." 洗巴心中大喜, 輕易得到主人全部家產, 趕忙俯伏於地, 拜謝王恩.

                    (5) 示每罵王(撒下16:5-14):
                          大衛王來到橄欖山東麓, 通往希伯崙大道上最後一個便雅憫城巴户琳,
突然跑出一狂徒, 掃羅族基拉之子示每, 他邊走邊罵, 儘管眾民和侍衛都在王左右, 他還敢用石頭丟
大衛王及隨行臣僕, 並大聲指著王咒罵, "你這流人血的壊蛋啊! 去吧! 去吧! 你流掃羅全家的血, 接替
他作王, 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你身上; 將這國交給你子押沙龍, 看哪! 你終於自食惡果, 你是流人血的人."
                          大衛受辱, 不動聲色, 洗魯雅之子亞比篩看不過去, 對王說, "這死狗竟敢咒罵
我主我王, 求王准我把他的狗頭砍下." 王說, "洗魯雅之子啊! 這與你們何干呢? 倘他咒罵是因為耶和華
吩咐他說, '你去咒罵大衛!' 這樣, 誰還敢說, '你為甚麽要這樣罵呢?'"
                           接著, 大衛對亞比篩和眾臣僕說, "我親生的兒子尚且追索我的性命, 何況
這便雅憫人呢? 任他咒罵吧, 因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罵的; 也許耶和華見我落難, 不忍我今日被這人咒罵,
反而要施恩於我, 也未可知."
                           於是, 大衛和跟隨他的人, 任他咒罵, 繼續前行; 示每在對面山坡, 邊走邊罵,
不時向大衛一行, 丟石擲土. 王和跟隨他的眾人, 走得精疲力竭, 懶得理他, 就停下歇息.

                     (6) 新朝謀士(撒下16:15-23):
                           [1] 詐降新王(撒下16:15-19):
                                 亞希多弗前稍有提及, 其子以連生拔士巴, 故係拔士巴的祖父, 足智多謀,
曾是大衛重臣, 可能不滿大衛姦其孫女, 殺其孫婿; 押沙龍密謀叛父之初, 就投靠押沙龍, 為他出謀獻策,
終成功造反稱王, 逼走大衛. 押沙龍稱王後, 初進耶路撒冷, 亞希多弗隨侍在側, 成其股肱之臣. 入城
之際, 大衛摯友亞基人戶篩迎駕, 高呼, "吾王萬歲! 吾王萬歲!" 押沙龍深知他是老父重臣, 冷冷問曰,
"這是你對待老友之道嗎? 為何沒跟你摯友一同走呢?" 戶篩答曰, "非也! 耶和華和以色列眾民揀選的,
我必歸順他, 與他同朝共住. 再者, 我當服事誰呢? 你不是前王之子嗎? 我怎樣服事你父, 也必照樣服事你."
押沙龍不疑有他, 仍以謀臣待之.
                            [2] 淫父妃嬪(撒下16:20-23):
                                 一日, 押沙龍召亞希多弗來, 要他出主意, 怎樣行才好? 亞希多弗竟出個
餿主意, "你父留下看守宮殿妃嬪, 你可與他們親熱, 你父得知, 定必恨得咬牙切齒, 以色列眾民得知
你父憎惡你, 與你完全決裂, 凡歸順你的人, 就會更加堅決, 全心擁戴你." 押沙龍好色, 竟從亞希多弗
獻計, 於王宮平頂, 搭建帳棚, 果如神咒詛, 在光天化日, 眾目睽睽下, 與父妃嬪行淫, 亂倫敗德, 莫此
為甚. 那時, 亞希多弗榮寵一身, 風光至極, 所出計謀, 跟人求問神得的指示無異; 他昔日給大衛獻策,
今日給押沙龍出謀, 無不奉為圭臬,言聽計從, 無人能比.

                     (7) 兩士鬥法(撒下17:1-29):
                            [1] 滅王妙計(撒下17:1-4):
                                  為滅大衛, 亞希多弗自動請纓, 向押沙龍獻滅王妙計, "求王准我挑選
精兵一萬二千人, 黑夜出兵, 追殺大衛. 趁他疲乏手軟, 毫無防備之際, 發動奇襲, 令他震驚, 措手不及,
那時, 追隨者必四散逃竄, 獨誅王一人, 降者不究. 王追索的人一死, 眾民必都歸順你, 從此, 江山底定,
萬民歸順, 天下太平!" 押沙龍及以色列眾長老聞策, 拍案叫絕, 讚賞不已.
                            [2] 巧獻新策(撒下17:5-14):
                                  押沙龍應是多疑, 亞希多弗之計絕佳, 仍放心不下, 要聼聼另一謀士,
是否有更佳妙策. 乃召戶篩入宮, 面告亞希多弗滅父大計, 問是否可行, 若不可行, 要他提出更佳新策.
戶篩直陳, 亞希多弗所謀不善, 有欠周詳, 因你父大衛及其侍衛, 都驍勇善戰, 現被逼逃亡, 怒火中燒,
一如喪子母熊, 凶猛無比. 況且你父乃一聞名勇士, 不會與民同宿, 現可能藏身坑洞之中, 刺殺不易;
若你父首先出擊你的追兵, 眾民必大喊, "押沙龍的兵被殺了!" 那時, 你派去的兵, 即使勇猛如獅, 也必
喪膽, 因以色列民, 無人不知, 你父是大英雄, 他的侍衛都是勇士, 故亞希多弗之計, 風險太大, 不可行.
                                  戶篩果然足智多謀, 口若懸河, 先否決亞希多弗計謀, 再提出暗助舊主
計策. 戶篩主張以眾擊寡, 要押沙龍將多如海沙的以色列民, 從但直至別是巴, 聚集到耶路撒冷, 由王
親自率領出戰, 無論在那裏找到你父, 就如水潑地般, 全面進攻, 把他們殺得一個不留; 若他們躲入城,
我們的大軍, 用繩子就可把城牆拉到河裏, 甚至連一塊小石也不剩, 把他們徹底殲滅..
                                  押沙龍和以色列眾民, 咸認亞基人戶篩的計謀比亞希多弗的計謀高明
得多, 這是耶和華的安排, 定意破壊亞希多弗良謀, 為要降禍押沙龍, 懲罰他的倒行逆施.

                    (8) 通報大衛(撒下17:15-22, 27-29):
                          戶篩見獻策得押沙龍接納讚許, 心中暗喜; 立通知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
他與亞希多弗向押沙龍獻策的詳細內容, 要他們立即轉報大衛, 尤其要大衛, "今夜不可於曠野的
渡口安營, 要立即渡河, 免得王和隨行眾人遇襲, 被敵殲滅."
                          那時, 约拿單和亞希瑪斯, 正在隱羅結等候, 不敢進城, 生怕被人發現. 他們
安排一個使女傳遞信息, 二人得報後, 正要去報信時, 不料被一童子發現, 向押沙龍舉報, 二人急忙
躲入巴户琳一婦人家中, 那家院中有口井, 二人下井躲避, 婦人把井蓋好, 鋪上碎麥; 押沙龍得報, 立即
派兵丁到婦人家搜捕, 幸未發現, 婦人訛稱, 二人早已過河去了, 兵丁無奈, 祗好空手回耶路撒冷交差.
                          兵丁退後, 二人從井裏上來, 趕忙馳報大衛, 特别提出警告, 亞希多弗的
害王惡計, 請王立即拔營, 趕緊渡河. 大衛不敢大意, 馬上下令漏夜渡河, 到了天亮, 全部人馬安然渡過
約但河. 行抵瑪哈念, 亞捫族的拉巴人拿轄之子朔比, 羅底巴人亞米利之子瑪吉以及基列的羅基琳人
巴西萊, 都帶著被褥盆碗瓦器、小麥大麥、麥麵炒米、紅豆炒豆、奶油奶餅、蜂蜜綿羊等食物用品,
供大衛及隨行軍民食用, 三人都知道, 民在曠野, 定必飢渴困乏, 亟需供應接濟, 實在難得.

                    (9) 奸臣下場(撒下17:23):
                          亞希多弗見押沙龍未納其滅大衛奇謀, 心知失寵, 押沙龍非明君, 難申大志,
乃騎驢還鄉, 抵家後, 留下遺言, 自縊身亡, 令人噓唏! 亞希多弗原係大衛知友重臣, 竟變節投靠叛子,
大衛耿耿於懐, 久難獲釋, 從大衛詩篇 41:9, 55:12-14 詩句, 可見一斑.

                5. 押沙龍亡(撒下17:24-26, 18:1-19:8a):
                    (1) 新帥領軍(撒下17:24-26):
                          在神奇妙安排下, 押沙龍為追殺父王, 安坐王位, 棄亞希多弗之策, 納戶篩
之謀, 任亞瑪撒作元帥, 取代約押, 統率以色列新軍, 以泰山壓頂之勢, 全力撲向大衛, 期一舉而滅之.
大衛甫抵瑪哈念, 押沙龍大軍也剛渡過約但河, 於基列安營.
                    (2) 大衛整軍(撒下18:1-4):
                         大衛整軍, 立千夫長和百夫長帶領, 並將大軍分成三隊, 分別由约押以及
约押之弟亞比篩和迦特人以太統領; 大衛昭告全軍, 與他們共生死, 一同出戰. 戰士不以為然, 高喊,
"王不可出戰, 若是我們逃跑, 敵人不會在意; 我們陣亡過半, 敵人也不會在意. 王一人抵我們萬人,
故王應穩坐城中, 運籌帷幄, 用兵得勝." 大衛見大軍深明大義, 士氣高昂, 感動異常, 慨然應曰, "必如
所請, 不負眾望!"
                     (3) 擊殺王子(撒下18:5-18):
                           於是大衛雄立城門旁, 目送大軍依序出征. 虎毒不食子, 王仍念逆子, 特別
囑咐约押、亞比篩及以太三主帥, "看在我的份上, 寬待那少年人押沙龍." 王囑咐的話, 全軍都聽見.
                           大軍於田野遭遇押沙龍的以色列軍, 二軍在以法蓮密林中交戰, 一時殺聲
震天, 戰況慘烈, 以色列軍敗在大衛面前, 陣亡慘重, 不下二萬餘人; 戰場林木茂密, 死於樹木者比死於
刀劍者還多. 押沙龍騎驢作戰, 碰到大衛士兵, 一時慌亂, 往林中奔去, 穿過橡樹林密枝, 不慎密髮竟被
橡枝杈住, 掛在樹上, 動彈不得, 驢子顧不了主人, 慌張逃跑, 不見蹤影.
                           押沙龍杈在樹上, 被士兵發現, 立即上報約押, 約押責問他, "你既發現他,
為何不殺死他, 拖下放地上? 你若殺死他, 我會給你十兩銀子獎賞." 那人回答, "你就是賞我千兩銀子,
我也不敢殺王的兒子, 因我親耳聽見王吩咐你和亞比篩及以太, '你們要小心寬容, 不要殺害那少年人
押沙龍.' 我若狠心殺了他, 你也不會饒了我, 我王英明, 絕對瞞不過他." 約押說, "我沒時間跟你囉嗦!"
說罷拿了三杆短槍, 直馳橡樹林, 見押沙龍活生生掛在樹上, 二話不說, 一槍刺透王兒心房, 隨行十個
士兵立即上去, 圍住押沙龍, 把他殺死.
                           接著, 約押吹角收兵, 不再窮追以色列殘兵敗將, 並將押沙龍屍首丟入林中
大坑裏, 上堆大石. 押沙龍生前, 曾在王谷立過一根石柱, 因他說, "我沒兒子為我留名." 他就以自己
的名, 將那石柱命名 "押沙龍柱," 直至今日.

                      (4) 大衛哀慟(撒下18:19-33):
                            [1] 向王報信(撒下18:19-23):
                                  撒督之子亞希瑪斯向約押表示, 要向王報告耶和華擊打仇敵為王報仇
的信息, 約押以為今日不可報, 改日再報, 因今日王子死了, 不可去報; 但約押要古示人將所見告訴王,
正要出發之際, 亞希瑪斯要求, 要與古示人同去, 約押勸他, 你去報信, 既不得賞, 何必跟去? 亞希瑪斯
堅持要去, 祗好放行, 讓他與古示人同去, 向王報信.
                            [2] 王聞噩耗(撒下18:24-33):
                                  那時, 王正坐城樓, 哨兵上瞭望台, 舉目遠眺, 見一人獨自跑來, 即大聲
通報, 王說, 若是獨自來, 必定是報口信的, 那人漸行漸近; 不久, 哨兵又報, 又有一人獨自跑來, 王說,
必也是報信的. 哨兵再報, 看跑在前頭那人的跑法, 好像是撒督之子亞希瑪斯, 王說, 他是個好人, 必定
報好信; 果然是亞希瑪斯, 他趨前俯伏叩拜說, "耶和華你的神是應當稱頌的, 因衪已將攻擊我主我王
的人交給王了!" 王問, "少年人押沙龍平不平安?" 答曰, " 約押派王的僕人來報信時, 見城中喧嘩不安,
但不知發生何事." 說畢, 王要他暫立一旁. 正好古示人也來到王前說, "有信息向我主我王報告, 今日
耶和華已救你脫離起來攻擊你的人之手, 給你報了仇." 王問, "少年人押沙龍平不平安?" 古示人不敢
直陳, 乃婉轉報噩耗, "願我主我王的仇敵和所有起來要殺害你的人, 都與那少年人一樣." 此言一出,
如同晴天霹靂, 王心哀慟, 即上城門樓哀哭,大聲哀號, "我兒押沙龍啊! 我兒, 我兒押沙龍啊! 我恨不得
替你死, 押沙龍啊! 我兒! 我兒!"

                    (5) 諫王勿哀(撒下19:1-8a):
                          約押得報, 王為押沙龍之死, 萬分傷痛, 哭泣悲哀; 眾民得知王為愛子哀傷,
頓時他們得勝的歡樂變為舉國的悲傷, 那日凱旋雄師, 偃旗息鼓, 垂頭喪氣進城, 一如敗陣逃跑殘兵,
毫無生氣; 而王仍蒙臉抹灰, 大聲哭號, "我兒押沙龍啊! 押沙龍, 我兒, 我兒啊!"
                          約押見狀, 頗為氣憤, 乃坦言直諫, "你的過份哀傷, 使你所有的臣民慚愧,
臉面無光, 他們救了你和你妻妾兒女全家的性命, 你却昏了頭, 愛那恨你的人, 恨那愛你的人. 這表明
你今日不再看重你的將帥臣民; 我今日才看清, 若押沙龍還活著, 我們都死了, 你才歡喜快樂! 不要再
糊塗了, 趕快出去安慰你臣民的心. 我敢向耶和華發誓, 你若再沉迷不悟, 躲在這裏不出去, 今夜必無
一人願跟你在一起, 這禍患比你從幼至今所遭遇的更慘重." 大衛聞諫, 如雷貫耳, 從哀傷中驚醒, 立即
出來坐城門口, 面對全國臣民, 接受他們的撫慰愛戴.
           綜上觀之, 大衛失德敗壞, 干犯神怒, 受到咒詛懲罰, 首先與拔士巴行淫所生一子, 重病夭折,
令大衛痛不欲生; 更慘的是, 家中頻降災禍, 兄妹亂倫, 手足相殘, 愛子叛變, 妃嬪姦污, 追殺逃亡, 幾乎
喪命, 人生慘劇, 莫此為甚. 大衛在慘痛中得到教訓, 趕緊神前懺悔, 痛改前非, 由其所作詩篇第51篇的
字裏行間, 可見一斑. 聖經與其他宗教經典不同, 凡事據實直報, 絕對不隱惡揚善, 尤其是對人的犯罪,
不避忌諱, 照書不誤, 即使神膏立一代英君大衛, 犯下姦淫殺人之罪, 亦毫不遮掩, 舉筆直書, 以警世人.
           大衛犯罪, 人神共憤, 遭神管教懲罰, 終於低頭, 認罪悔改, 神公義憐憫, 大衛蒙饒恕赦免,
痛悔喜樂, 乃作詩篇第32篇, 見證蒙恩赦免經過, 及蒙赦後喜樂心境, 並且衷心感謝神赦罪隆恩. 全篇
充滿喜樂感恩見證, 述說神的恩典, 以及赦免真心認罪悔改, 重新做人的人, 並且認為罪得赦免的人,
都是有福的.
            有關詩篇第51,32篇, 請參閱本 "佈樂格" "詩篇精華" IV. 悔罪詩篇 (I), (II).

 IV. 大衛回朝(撒下19:8b-43):
      (I) 請王回京(撒下19:8b-15a):
            1. 以色列民(撒下19:8b-10):
                以色列敗兵, 各回各家後, 以色列眾支派議論紛紛, "王曾救我們脫離仇敵之手, 又救
我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 現他為躲避逆子押沙龍, 逃亡在外; 我們不該膏押沙龍治理我們, 而他現也
戰死了, 我們為何還一言不發, 不去把王請回來呢?"
            2. 猶大臣民(撒下19:11-15a):
                大衛得悉以色列臣民已有迎他回京的呼聲, 立即召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來到王前,
說, "你們當向猶大長老說, '以色列臣民已有人發起, 請王回宮, 你們為何毫無動靜, 落在他們之後呢?
你們是我兄弟骨肉, 為何在人後頭請王回來呢?' 也要對亞瑪撒說, '你不是我的骨肉麼? 我若不立你作
元帥, 取代約押, 願神重重降罰於我.'" 說起這亞瑪撒, 前在 "新帥領軍" 中曾提及, 他是大衛姊亞比該
之子(代上2:16), 所以是大衛外甥, 他追隨押沙龍造反, 且係叛軍元帥, 理應處死, 但為籠絡追隨亞瑪撒
的猶大人, 大衛權衡輕重, 反要他取代約押作元帥. 此招果然有效, 挽回了猶大人心, 大家一致請王和
所有臣僕回來, 於是大衛風風光光, 率眾渡約但河回京城耶路撒冷.

   (II) 回京插曲(撒下19:15b-39):
          在猶大臣民迎王回京途中, 發生下列四個插曲, 就是前大衛逃亡時出現的示每、洗巴和
巴西萊再度出現, 各有千秋; 抵京時, 米非波設也來迎王訴屈, 分述如次:
           1. 饒恕示每(撒下19:16-23):
               猶大人來到吉甲, 要去迎王過约但河, 巴户琳的便雅憫人基拉之子示每知道闖了大禍,
不該辱罵大衛, 急忙率領一千便雅憫人隨猶大人一同下去迎王, 俯伏王前, 求王饒恕, "前我主我王
出耶路撒冷時, 僕人悖逆不敬, 求我主我王不要怪罪於我, 不要記恨, 也不要放在心上. 僕人自知
有罪, 所以今日特率眾代表约瑟全家, 下來恭迎我主我王." 亞比篩在旁怒曰, "示每大膽咒罵耶和華
的受膏者, 罪該萬死!" 大衛寬厚, 不計舊惡, 答曰, "洗魯雅之子啊! 寬厚一點, 能饒人處得饒人, 今日
是以色列的大赦日, 豈可把人處死呢? 況且今日我是作以色列王." 說完後, 對示每曰, "你不會被處死."
並起誓保證.
           2. 洗巴誣主(撒下19:17b):
掃羅家僕洗巴得悉大衛回京, 趕忙率十五子和二十僕, 參加猶大人迎王行列, 他以前
誤導大衛, 誣约拿單之子米非波設留京歸順押沙龍, 並揚言, "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
大衛不察, 竟將米非波設所有產業, 改賜洗巴, 事實並非如此, 返京後始從米非波設口中, 發現真相.
           3. 耆老托孤(撒下19:31-39):
               前大衛逃亡至瑪哈念, 飢渴困乏之際, 基列人巴西萊曾慷慨送上食物用品, 此次, 欣聞
大衛逆子已除, 返京作王, 特從羅基琳下來, 要送王過约但河, 他就與王一同過河, 那時, 巴西萊年紀
老邁, 已八十了, 他原是大財主, 非常富有. 王感念他瑪哈念送食物義舉, 對他說, "你與我一同回京,
我要在耶路撒冷給你養老." 巴西萊聞言, 感激涕零說, "我在世年日無多, 還能隨我主上耶路撒冷嗎?
僕人現年八十, 還能品嚐美食, 辨别香辣嗎? 還能聽歌賞舞嗎? 僕人何必拖累我主我王呢? 僕人前來
是要送王過约但河, 王何必賜我如此大恩典呢? 求王准我回去, 落葉歸根, 逝在本城, 葬在父旁, 足矣!
王若施恩, 請將我兒金罕帶走, 隨意待他." 王即准請, "金罕可與我同行, 我必照你心意恩待他, 今後
只要你求, 我必照准." 言罷, 眾民魚貫過约但河, 王也過去, 臨別王與巴西萊親嘴, 金罕則與王同去,
巴西萊回鄉養老去了.
           4. 均分產業(撒下19:24-30):
               甫抵京城, 掃羅之孫约拿單之子米非波設也來迎王, 他自王離京逃亡之日至今, 感念
王恩, 沒修腳, 沒剃鬚, 也沒洗衣. 王一見他便問, "米非波設, 你為何沒跟我一同出走?" 答曰, "我主
我王, 僕人是瘸子, 那日本想備驢騎上, 與王同去, 不料被家僕愚弄, 又在王前誣告我, 我主我王英明
如神的使者, 你看怎樣好, 就怎樣辦吧. 我祖全家的人, 在我主我王面前, 都不過是該死的人; 王却特
恩待僕人, 與王共席吃飯, 我現在王前還有何冤可申呢?" 米非波設非常謹慎, 求王重新考慮將其產業
賜給洗巴的應許, 王對二造說詞都存疑, 不作是非審斷, 只說, "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 我意已定, 你與
洗巴均分產業吧." 米非波設聞言無奈, 乃對王說, "我主我王現已平平安安回宮, 所有一切就任憑洗巴
都拿去吧!" 米非波設心中不服, 不言可喻.

  V. 示巴造反(撒下19:41-20:26):
      (I) 興師問罪(撒下19:41-43):
            大衛返京不久, 以色列眾人前來質問王, "我們的弟兄猶大人, 為何喑中送王和王的家人與
追隨王的人過约但河呢?" 猶大眾人代王回答, "因為王是我們的至親, 你們為何因這事生氣呢? 我們
吃了王的甚麽佳餚? 得了王的甚麽賞賜呢?" 以色列眾人再質問, "就支派言, 我們與王有十分的情分;
對大衛言, 我們比你們更有情分, 你們為何藐視我們, 不先跟我們商量迎王回京的安排呢?" 猶大眾人
的態度強硬, 不理以色列眾人的質問.
     (II) 示巴反叛(撒下20:1-43):
             1. 示巴煽動(撒下20:1-2a):
                 在興師問罪以色列眾人中, 有一匪徒, 他是便雅憫人比基利之子示巴, 他從人群中
跳出來, 吹角號召眾人, "我們與大衛無分, 與耶西之子無涉! 以色列人哪! 你們各回各家去吧!"
他煽動以色列人, 不信任大衛, 並指責大衛偏袒自已所屬的猶大支派. 他一呼百應, 以色列人都紛紛
離開大衛, 追隨示巴去了.
             2. 追剿示巴(撒下20:2b-22):
                 猶大人從约但河直到耶路撒冷, 都緊緊追隨他們的王. 大衛王回京, 一進宮殿就整飭
宮風, 將以前留守宮殿十妃嬪, 不守宮規, 與押沙龍白晝行淫, 全都打入冷宫, 只留活命, 如寡婦被禁,
直至死日.
                 (1) 點將征剿(撒下20:4-7):
                       家事處理完畢, 立即召見亞瑪撒說,"令你三日之內召集猶大眾人, 由你統率, 前來
見我." 亞瑪撒遵令招聚猶大眾人, 但未如期達成, 超過王定期限; 王另召亞比篩入宮令曰, "示巴造反,
其禍害較押沙龍叛變更加嚴重, 你應速即領軍追剿, 免得他佔城固守, 養癰貽患." 亞比篩得令, 立即
統率約押部隊及基利提人、比利提人和所有勇士, 出耶路撒冷直向示巴叛軍前進.
                 (2) 殺亞瑪撒(撒下20:8-13):
                       大軍瞬即來到基遍大磬石處, 亞瑪撒前來會合; 那時, 约押已在那裏, 身穿戰袍,
腰束刀帶, 刀在鞘內. 约押前行, 刀從鞘內掉出, 左手把刀拾起, 對亞瑪撒說, "兄弟啊! 你還好嗎?"
說吧右手抓住他的鬍鬚, 佯作要與他親嘴, 亞瑪撒在毫無防備下, 约押一刀刺入他的肚腹, 腸流滿地,
立即斃.命. 约押前違抗王命, 刺殺押沙龍; 今又為保住元帥位, 擅殺亞瑪撒, 實出大衛意外. 殺罷, 约押
和他兄弟亞比篩, 繼續領軍追剿示巴.
                       约押部下一士兵站亞瑪撒屍旁, 對眾人說, "誰擁護约押, 誰歸順大衛, 就當出來
追隨约押!" 亞瑪撒屍陳路邊, 躺在自已血泊中, 那士兵見經過民眾, 都站路旁觀看, 就趕緊把屍體
移到田間, 用衣遮蓋, 移屍後, 眾民都跟隨约押追剿示巴去了.
                 (3) 婦人滅匪(撒下20:14-22):
                       示巴叛亂, 如星火燎原, 瞬即擴散至以色列各支派, 直至伯瑪迦的亞比拉以及
比利人全地. 约押大軍進展至伯瑪迦的亞比拉, 圍困示巴, 對城築壘, 以錘撞城, 期城塌克敵.
                       城中一婦人, 滿有智慧, 在城頭呼叫, "聽啊! 聽啊! 請约押近前來, 我有話跟他說!"
约押聞喊就近前來, 婦人問, "你是约押嗎?" 答曰, "本人正是." 婦人說, "古人有云, '當先在亞比拉
求問.' 才能成事. 我們本城的人, 在以色列人中, 和平忠厚, 你為何要毀滅以色列的大城, 吞滅耶和華
的產業呢?" 约押答曰, "我絕不毀城吞產, 祗因以法蓮山地一人, 比基利之子示巴, 背叛大衛王, 你們
若將這人交出, 我便撒兵離城." 婦人聞言, 斬釘截鐵向约押保證, "那人的首級必從城上丟給你!"
                       婦人回城, 智慧勸人, 曉民大義, 終於割下示巴首級, 丟給约押. 约押見匪首已 誅,
乃吹角收兵, 眾人離城散去, 各歸各家. 约押班師回京, 晉見大衛王, 邀功報捷.
平定示巴之亂後, 王積極整頓朝政, 軍政人事, 重新佈局: 约押任以色列全軍元帥; 耶和耶大之子
比拿雅統轄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組成之御林軍; 亞多蘭管理戰虜; 亞希律之子约沙法作史官; 示法作
書記; 撒督和亞比亞他作祭司; 睚珥人以拉作宰相, 煥然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