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經典人物故事 第十六回 保羅福音傳外邦(III)

                                                  聖經經典人物故事
                                        第十六回  保羅福音傳外邦(III)

玖. 保羅聖城蒙大難(徒21:17-22:30)

  I. 聖城蒙難(徒21:17-40):
      保羅第三次宣道之旅最後一程, 就是回到聖城耶路撒冷. 在歸途中, 先知預警和他內心
預感, 都越來越明顯, 預期必有大難臨頭, 但他明知死亡來臨, 仍勇敢面對, 毫不退縮, 奮勇向前,
朝向要置他死地而後快的猶太同胞邁進, 這不是出於無知, 乃是因他熱愛這群失去理智的骨肉
同胞.
      保羅如願抵達此行最終目的地聖城耶路撒冷, 這是他第五次訪問蒙恩悔改之地, 距他
第一次來訪相隔已廿五年了. 在他的心目中, 這城仍是他心中最尊敬喜愛的故城, 感情非常深厚.
然而, 這城他的骨肉同胞, 卻容不了他, 處心積慮要除滅他, 以致這次成為他最後一次聖城之旅,
令人感慨. 玆將聖城蒙難經歷, 析述如次:
      (I) 信徒殷勤接待(徒21:17):
            保羅一行抵耶路撒冷後, 並沒得到教會眾使徒接待, 安排食宿, 原因何在, 無經文
可考. 幸蒙一位老弟兄, 居比路人拿孫殷勤接待, 住在他家裏, 食宿無虞(徒21:16). 拿孫的背景與
巴拿巴十分相似, 都是從居比路回歸耶路撒冷的猶太人, 據傳他是主差七十門徒之一, 可見是位
忠心老信徒(路10:1), 也可能是五旬節歸主的早期老信徒. 由 "弟兄們歡歡喜喜的接待我們"
(徒21:17)看來, 在保羅帶領下, 外邦信徒與猶太信徒歡聚一堂, 應該是耶路撒冷教會成立以來,
少有新事, 惜教會信徒對他們, 尤其是對保羅的態度, 並非一致, 可見保羅聖城蒙難, 實非偶然.
     (II) 歡樂見證交通(徒21:18-26):
            第二天保羅偕隨行人員赴教會, 拜訪當日教會領袖雅各, 眾長老也在場, 有個歡樂
見證交通:
             1. 問安見證(徒21:18-20a):
                (1) 親切問安(徒21:18-19a):
                      那時, 耶路撒冷教會由雅各(主的肉身兄弟)為首的眾長老共同治理
(徒12:17, 15:13), 依推測彼得、約翰等使徒, 應該是在外傳福音, 當時不在聖城., 所以保羅一行,
就去教會拜會雅各和眾長老, 禮貌週到.
                (2) 宣道報告(徒21:19b):
                      保羅隨即向教會眾領袖作宣道報告, "將神用他傳教, 在外邦人中間
所行之事, 一一的述說了."(徒21:19b), 他特別強調帶領外邦人歸主是神的作為, 高舉神, 以顯示
他的謙卑, 更重要的是要開廣猶太信徒的心胸眼界, 並堅固他們的信心.
開廣猶太信徒的心胸眼界, 並堅固他們的信心.
                (3) 歸榮於神(徒21:20a):
                      大家聽了保羅的宣道報告見證後, 都 "歸榮於神," 使教會領袖的
信心得到堅固和激勵.
            2. 長老吐憂(徒21:20b-26):
                (1) 簡報猶太聖工(徒21:20b):
                      教會長老也向保羅及其所率外邦信徒作簡報, 報告主的聖工在猶太
地區發展的近況, 福音異常興旺, "猶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萬."(徒21:20b), 可見保羅在外邦傳道,
蒙神賜福時, 神也藉猶太地區的信徒, 在福音發源地, 大力推展, 成效卓著, 信者數以萬計, 他們
都有一特點, 就是 "都為律法熱心,"(徒21:20b), 換言之, 即著重祖宗的宗教傳統.
                 (2) 吐露心中隱憂(徒21:21-22):
                       由於當地的信徒都為律法熱心, 所以對保羅誤解甚深, 頗有微詞,
認為他在外邦傳福音, "教訓一切在外邦的猶太人, 離棄摩西, 叫他們不要給孩子行割禮, 也不要
遵行條規."(徒21:21), 使他們成為不守律法, 破壞律法的惡棍. 雅各和眾長老都表明, 他們對保羅
在外邦的事工和為人, 十分了解, 自難相信; 但眾多的猶太信徒, 知道保羅來了, 不知會對他採取
怎樣的激烈反對行動.
                        a. 誤解根源:
                           其實, 保羅傳福音, 從未叫外邦地區的猶太人, 離棄摩西律法,
他只是強調福音唯一要求, "悔改接受耶穌基督," 無論猶太人或外邦人, 只有這點是必需, 而且
絕不可缺的條件. 因此, 只要猶太人真正悔改, 相信耶穌基督是救主, 仍可守律法所有條規, 保羅
自己也如此, 如上耶路撒泠守節日; 但他反對猶太信徒要求外邦信徒, 必需守猶太人的律法規條,
這點他與耶路撒冷教會的領袖早有共識(徒11:17-18, 15:24-29). 既然如此, 耶路撒冷猶太信徒對
保羅仍有誤解的原因如下:
                            (a) 客觀原因:
                                  起於 "聽見人說"(徒21:21), 可見只是風聞, 沒有事實根據,
空穴來風, 顯然有人故意造謠破壞, 或蓄意扭曲保羅言行, 陷他於不義.
                            (b) 主觀原因:
                                  因猶太信徒 "都為律法熱心"(徒21:20), 易受有心人煽惑,
輕信中傷謠言, 對保羅產生惡劣印象, 因而拒絕接納他, 甚至仇視恨惡他.
這種誤解, 實在是樁非常可悲的事, 一般人都頭腦簡單, 聽信謊言, 易受
迷惑, 信徒也不例外. 這次保羅前來聖城, 仇視他的猶太人, 竟抹殺他一向美好的行事為人風格,
也看不見他帶了一批外邦信徒前來, 不光是要守節, 還帶了一大筆他們千辛萬苦從外邦信徒中
募集的賙濟同胞善款,這些固執律法的猶太人, 不問青紅皂白, 敵視保羅, 實在可悲.
何以致此? 說穿了, 與人的罪性和心態有關, 人往往對自己內心重視的
人或事, 非常敏感, 因之, 易失理性, 影響對人事的判斷, 對別人的行為產生誤會或錯解, 這一
弱點極易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 在群眾中製造矛盾紛爭, 不可不察.
                        b. 憂心原因:
                            (a) 客觀原因:
                                  適逢節期, 猶太各地信徒紛紛湧入聖城守節, 他們個個
"都為律法熱心," 因此, 不禁令雅各憂心忡忡, "眾人必聽見你來了, 這可怎麼辦呢?"(徒21:22),
他不知這些狂熱份子會怎樣對付保羅.
                           (b) 主觀原因:
                                 雅各愛神, 也愛保羅, 不免心中耽憂, 故他首先不願看到
保羅為神為人的美好形象, 被這群聽信謊言的猶太信徒醜化, 故要設法消除他們的誤會與偏見,
使他們放棄成見,接納尊重保羅, 以達主內合一目的; 再則, 雅各想到, 這些滿有愛心的外邦信徒,
在保羅帶領下, 來到聖城, 適逢猶太各地信徒也會集在聖城守節, 這是何等難得讓天下信徒聚會
的一次大好機會, 其結果好壞對主的聖名和今後教會發展, 將有非常深遠的影響. 雅各因此憂心
憂心猶太信徒鬧事, 傷害保羅, 故亟謀化解誤會, 促進和諧良策.
          3. 解憂良策(徒21:23-25):
              雅各重視教會合一, 肢體和諧, 大有愛心, 當他感到山雨欲來風滿城的
時候, 挺身而出,亟欲事前化解危機, 經再三思考, 他深知保羅為人正直, 篤守律法, 也知對保羅
的流言不實, 但殺傷力極大, 因此他向保羅提出他認為最好的解決辦法, 建議保羅以遵行律法的
實際行動,來消除猶太信徒對他的誤解和疑慮, 辦法是要他帶頭與教會四個許願作拿細耳人的
信徒, 一同上聖殿去行還願禮, 為期七天, 期內不剃髮鬚, 希望藉此, 讓所有猶太信徒目睹保羅
是個絕對尊重律法的人, 以改變他們對保羅長久以來誤解. 事實止, 保羅是位既尊重律法, 又不
放棄福音, 可敬的傳道人.
           4. 聽從遵行(徒21:26):
               保羅這趟來耶路撒冷, 心有定意, 儘管一路上有先知警告和信徒勸阻,
他都拒而不從, 何以今在雅各的面前, 一聽獻策, 二話不說, 立即聽從遵行, 難道是他懾於猶太
信徒人多勢眾, 有理說不清, 而怯懦退縮; 抑虛假表演拿細耳人, 以討好不理性群眾? 知保羅者,
都知二者皆非, 原因如下:
               (1) 做人有原則:
                     他一再宣稱, "凡我所行的, 都是為福音的緣故."(林前9:23), 這是他
傳福音一貫的原則, 對一切可有可無的律例條規, 傳統習俗, 只要不違背真理, 主的教導, 他都
願意依情況, 按實際需要去遵行(林前7:18-19, 9:19-23), 更何況他是道地的猶太人, 且熱愛他的
骨肉同胞猶太人.
                (2) 靈性極美好:
                      他為了神的國, 一向體貼信心軟弱者的軟弱, 也擔當他們的軟弱
(羅15:1), 因此, 他認同熱心律法的猶太信徒, 不以為忤, 謙卑包容, 靈性美好, 故能採納雅各建議,
聽從遵行.
                由此可見, 保羅是一位堅持原則的神僕, 為了原則, 他一無所懼; 但在不違背原則
前提下, 為了與人和睦相處, 他願付出任何代價. 故我們可從他身上, 看到英勇剛強和溫柔體貼
的雙重美德, 真是令人敬佩.
                聖城這一群輕信傳聞的猶太信徒, 實在令保羅和他率領滿有愛心的外邦信徒失望,
因他們所愛的只是死的律法條規, 而不是活的基督和主內弟兄; 尤其他們只看重民族傳統, 而看
不見保羅一行, 賙濟他們的善行和愛心, 實令人不齒. 他們對保羅惡劣心態, 若與外邦信徒對他
的愛心尊崇相較, 定令保羅萬分傷心失望, 若非他偉大的愛, 一走了之, 才是上策, 何必跟這些
猶太信徒計較糾纏, 保羅最後還是聽從雅各建議, 立即遵行; 至於猶太信徒對保羅態度有無改變,
路加並未記述, 不得而知.
     (III) 同胞無情陷害(徒21:27-40):
               1. 風波突起(徒21:27-29):
                  (1) 發生時地(徒21:27):
                        保羅抵達耶路撒冷十天左右, 一股猛烈的反保羅風波, 突然爆發, 儘管
聖城教會和保羅本人, 雖曾共同努力消除猶太信徒對 "保羅反對律法" 誤解; 同時, 也期盼取得
猶太信徒, 甚至猶太不信同胞的諒解, 結果一切努力, 全都落空. 猶太信徒對他的態度有無改變,
不得而知; 反而保羅自己心中預感, 及沿途各地信徒耽心的苦難捆鎖, 終於突然出現, 且在毫無
預警的情況下發生:
                         a. 意外之時(徒21:27a):
                           "那七日將完"(徒21:27a), 就是保羅以實際行動, 證明他遵行摩西
律法之舉, 即將完成之時, 可謂功敗垂成.
                         b. 意外之地(徒21:27b):
                             發生之地竟在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聖殿, 這是最神聖最安全的地方,
也是保羅衷心盼望同胞諒解的地方, 現竟淪為犯罪之地, "從亞西亞下來的猶太人, 看見保羅在
殿裏, 就聳動了眾人, 下手拿他,"(徒21:27b), 簡直無法無天!
                   (2) 發生原因(徒21:28-29):
                          a. 外在原因(徒21:29):
                              掀起風波的是從亞西亞下來的猶太人, 他們應骸是從以弗所來的,
這些人也恰好在這個節日來到耶路撒冷, 奇怪的是在人山人海中, 他們竟與保羅聖殿狹路相逢.
他們不止一次碰頭: 第一次, "他們看見以弗所人特羅非摩同保羅在城裏, 以為保羅帶他進了殿."
(徒21:29a); 第二次, 他們見保羅陪四個猶太信徒在聖殿還願, 行潔淨禮, 並為他們付規費. 令人
不解的是, 第一次他們沒有為難保羅, 可是第二次保羅守律法與四信徒一同敬拜真神, 正是消除
他們誤解偏見之時, 卻瘋狂興風作浪, 捉拿使徒, 理由牽強, 只是他們 "以為保羅帶人進了殿."
捉拿使徒, 理由牽強, 只是他們 "以為保羅帶人進了殿."(徒21:29b), 荒唐至極!
                          b. 內在原因(徒21:28):
                              這些猶太人之所以如此痛恨仇視保羅, 追根究柢, 應是他在以弗所
"會堂放膽講道, 一連三個月, 辯論神國的事, 勸化眾人, 後來有些人, 心裏剛硬不信, 在眾人面前
毀謗這道"(徒19:8-9), 可見保羅跟這些心裏剛硬不信猶太人, 結下不解之仇. 今冤家路窄, 又在
聖城碰頭, 他們仍不顧一切, 興風作浪, 煽起反保羅運動. 在他們看來, 保羅宣道工作 "是在各處
教訓眾人, 蹧踐我們百姓和律法, 並這地方的."(徒21:28). 所以, 他們認為保羅是專門鼓動外邦人,
反對選民和踐踏選民信仰的賣國賣神, 十惡不赦的惡棍, 這惡棍現竟敢目中無人, 大膽跑到選民
最神聖的聖殿來撒野, 破壞搗亂, 豈容坐視, 乃打起護教大旌, 喚起選民, 要治死保羅, 以絕後患,
著實蠻橫可怕!
                    (3) 指控罪狀(徒21:28-29):
                          這些以弗所來的頑梗猶太人, 竟以下列二大罪狀, 指控保羅, 並誤導煽動
教會信徒:
                           a. 教人不守條規(徒21:21):
                              指控保羅 "教訓一切在外邦的猶太人, 離棄摩西, 不要給孩子行割禮,
也不要遵行條規."(徒21:21).
                           b. 蹧踐百姓律法(徒21:28):
                               又指控保羅 "是在各處教訓眾人, 蹧踐我們百姓和律法, 並這地方的."
(徒21:28).
                          他們視保羅為最可恨仇敵, 乃以這二大罪狀, 聳動殿中百姓, 高喊 "以色列人
來幫助!"(徒21:28a), 要眾人一同捉拿他們心目中最痛恨的賣國賣神的猶太叛徒.
從教會長老和這些猶太人的中(徒21:21, 28), 可見保羅雖在外邦傳道, 但他的
工作早己傳回耶路撒冷和猶太地區的選民耳中, 可惜他們聽到的都是扭曲了的信息, 因此, 聖地
選民, 不論是信徒或一般百姓, 雖然從未見過保羅, 也沒聽過他講道, 因受謠言中傷, 莫不在他們
心中留下惡劣印象. 故當這些從以弗所來的猶太人, 一看見保羅在聖殿, 乃登高一呼, "以色列人
來幫助!" 一呼百應, "合城震動, 百姓一齊跑來, 拿住保羅, 拉出殿, 殿門立即都關了."(徒21:30),
隨即掀起一陣強烈風暴!
                  2. 風暴猛烈(徒21:30-31):
                      這群瘋狂猶太人掀起風暴, 來勢洶洶, 非常猛烈, 震動聖城, 使全城陷入混亂,
事態嚴重, 他們在聖殿中, 鼓動百姓上去捉拿保羅, 並想殺害他, 以除去眼中釘, 一消心頭之恨.
他們把保羅拉出殿外後, 趕緊把殿門關上, 因他們不敢在殿中殺保羅, 生怕被他的血玷污, 以為
把他拉出殿外, 就可以保守聖殿聖潔, 殊不知他們是在流無辜人血, 真是 "蠓蟲你們就濾出來,
駱駝你們倒吞下去."(太23:24), 他們殺害主耶穌時, 也是如此(約18:28).
                  3. 風暴瞬平(徒21:32-40):
                      說來奇妙, 保羅這次冒險進京, 為要消除猶太信徒誤會, 聽從雅各獻策, 進入
聖殿與四位信徒一同行潔淨禮, 結果功敗垂成, 引起意想不到的風暴. 至於那些一心要殺保羅的
猶太宿敵, 他們正要下毒手時, 突受制止, 這一切似乎全掌控在神的手中, 奇哉妙哉!
                      (1) 千夫長平亂(徒21:32-36):
                            當時羅馬駐聖城千夫長革老丟.呂西亞(徒23:26; 24:7)得報, "立時帶著
兵丁和幾個百夫長, 跑下去到他們那裏."(徒21:32a), 可見當時情勢十分危急混亂, 這千夫長率眾
趕到現場後, 當機立斷, 採取下列行動:
                              a. 制止暴徒行兇(徒21:32b):
                                 在千鈞一髮之際, 千夫長及時制止暴徒毆打保羅, 他們欺軟怕硬,
一見羅馬千夫長及兵丁強勢壓境, 好漢不吃眼前虧, "就止住不打保羅."(徒21:32b).
                              b. 鐵鍊拘鎖保羅(徒21:33a):
                                 暴徒住手以後, "千夫長上前拿住他, 吩咐用兩條鐵鍊捆鎖."(徒21:33),
羅馬官兵不知保羅何許人也, 一定認為他是武功高強的江洋大盜, 非鐵鍊捆鎖不可, 希律對待
彼得也是這樣(徒12:6).
                              c. 帶進營樓偵訊(徒21:33b-36):
                                 千夫長鍊鎖保羅以後, 當即 "問他是甚麼人, 作的是甚麼事?"(徒21:33b),
但此刻暴徒仍不罷休, 還在搗亂喊叫, 干擾盤問. 千夫長為了求實情, 乃令兵丁將保羅帶進營樓,
好保護他的安全,繼續偵訊, 不料當兵丁將保羅帶到台階上時, 暴徒更變本加厲, 猛烈推擠, 兵丁
只好把保羅抬起前行, 暴民緊隨不捨, 高喊 "除掉他!" 這與主耶穌在彼拉多面前受審情景, 何其
相似(約19:15).
         這樣, 保羅暫時脫險, 脫離猶太人的毒手, 轉入外邦人的手中, 這外邦軍官,
雖然是一介武夫, 但比本族同胞和熱心宗教之徒, 要文明講理得多, 實在不可思議.
                        (2) 請求說明白(徒21:37-40):
                               a. 官方驚訝(徒21:37-39a):
                                  將進營樓時, 保羅要求千夫長先聽他說幾句話, 立蒙允准, 於是二人
開誠對話, 保羅的身世令千夫長萬分驚訝, 不覺肅然起敬, 對他的態度馬上改變. 千夫長原以為
在他手中, 懂得希利尼話的猶太罪犯, 是埃及匪首, 一個假先知, 尼祿該撒年間, 佔據橄欖山落草
為寇, 並且危言聖城要倒塌,後經巡撫腓力斯清剿, 烏合之眾, 不敵政府大軍, 乃率殘部四千, 突圍
遁逃曠野. 保羅聞言, 立加辯釋, 坦誠告訴千夫長, 自己不是埃及匪首, 而是生於基利家大數城的
猶太人, 並非無名荒野小民, 身世不凡, 絕非窮凶極惡歹徒. 這身世令千夫長異常驚訝, 刮目相看.
                               b. 開佈道會(徒21:39b-40):
                                   保羅把身世說分明, 澄清千夫長誤會以後, 進一步向千夫長提出請求,
他不是向他喊冤求饒, 也不是向他要求趕緊進入營樓避難保命, 而是請求准他向同胞猶太百姓
說話, 這真是正氣凜然, 令人欽敬. 千夫長聞言, 大為感動, 毫不猶豫, 准他所請. 於是保羅抓住
大好良機, 舉行一場別開 生面的佈道大會, 向耶路撒冷全城百姓去傳福音, 神妙至極. 這場佈道
大會, 非常奇特, 其場景如下:
                          佈道人: 被聽眾恨之入骨, 打得遍體鱗傷; 上台時, 身上仍被二條鐵鍊捆鎖;
                                     但他有熱烈的愛, 清醒的腦, 冷靜的心; 只關心主道, 不管自身安危.
                          講 台:   軍營台階.
                          招 待:   羅馬官兵.
                          詩 歌:  "除掉他!"
                          聽 眾:   憤恨填膺, 怒目相視, 殺氣騰騰的猶太骨肉.
                          證 詞:   最佳信息, 最美福音.
                  4. 保羅表現:
                      保羅面對這次突而其來風暴的表現, 沉著冷靜, 不屈不懼, 可圈可點, 外面的
狂風暴雨, 一點也沒影響到他心靈的平靜. 他這次前來耶路撒冷, 付出多少代價, 懷著多大盼望,
可惜均被無理扭曲, 惡意仇視和凶殘苦待, 令他的善意和努力, 全都落空, 付諸東流, 若是一般人
定必傷心失望, 消沉沮喪, 怨天尤人, 但是保羅不然, 仍舊心平如水, 不為所動, 不但對神不失信,
對人不失愛, 處之泰然, 他的表現如此美好, 其原因有四:
                       (1) 篤信真主:
                             他想起他篤信的主, 在世的路程和經歷, 全心全力傳福音, 使世上罪人
蒙恩得救; 他也想效法主的榜樣, 去行走主的路程, 經歷主的經歷, 一心拯救世人.
                       (2) 過去歷史:
                            他想起自己過去歷史, 他曾跟眼前這些暴徒一樣, 逼害主的信徒, 尤其是
石打司提反致死情景, 仍然歷歷在目, 他跟這些猶太人一樣無知邪惡, 與真道為敵, 是主的恩典
改變了他, 否則, 他比這些人更殘酷可怕. 現他身上帶著耶穌的死, 使耶穌的生命也顯明在他的
身上.
                       (3) 聖靈啟示:
                             他想起聖靈一路不斷啟示, 但沒禁止他上耶路撒冷, 因此相信一切都在
神安排掌控中.
                       (4) 信仰堅定:
                             他深信自己的信仰堅定正確, 深知生死苦樂, 全掌握在主手中, 為了主,
從不以性命為寶貴(20:24, 21:13).

 II. 聖城見證(徒22:1-21):
      人的無理打壓逼害, 往往成全神的榮美恩慈. 這次保羅聖城蒙難, 受同胞猶太人無情
毆打凌辱, 在千鈞一髮之際, 神遣羅馬千夫長救他, 並且給他一次千載難逢的佈道機會. 在佈道
大會中, 他情詞懇切, 語重心長, 向他心愛的骨肉同胞所作見證, 感人至深, 充份顯出一位偉大
福音使者的美好形象, 他實在是這充滿罪惡的世界, 不配有的偉人.
      (I) 見證特點:
            保羅以 "神改變了我" 為題, 證詞字字珠璣, 句句動人, 情感豐富, 扣人心弦,
其特點如次:
             1. 流露基督:
                 保羅見證的中心, 就是耶穌基督, 他的動作語言, 神情態度, 在在都顯示
改變了他, 讓他的聽眾從他的身上看見神的形像.
             2. 充滿智慧:
                 他不但用希伯來話講道, 以拉近他與聽眾的距離, 而且用字措詞, 均經深思
熟慮, 充滿智慧. 在整篇見證中, 他處處流露同胞親情, 也體貼聽眾心情處境, 對自己被打受辱,
滿腹委屈, 隻字不提, 更不願意氣用事, 激怒台下聽眾.
             3. 熱情洋溢:
                 保羅這次佈道大會的聽眾, 全是無故毆打他, 蓄意殺害他的暴徒, 他竟不計
嫌隙仇恨, 主動向千夫長要求, 准他對百姓說話, 他不顧一切, 願付出生命代價, 重回骨肉同胞
中間, 熱情洋溢, 坦誠講道, 深盼能扭轉他們對他的誤解, 消除對他的仇恨.
            保羅這篇誠摯感人的見證, 顯示他熱愛自己同胞的心, 何等迫切. 他亟盼自己的同胞
及早悔改得救, 生怕他們像自己過去一樣, 盲目信仰, 過度熱心, 踏入歧途, 淪為神最大的仇敵.
他內心的痛苦焦急, 只有神明察知曉, 看為寶貴.
      (II) 美好開始(徒22:1-2):
             保羅站上台階, 帶著鎖鍊向百姓擺手, 竟能使原本亂嚷亂哄群眾, 靜默無聲, 這是
連百夫長都很難辦到的事, 保羅辦到了, 而且他一開口講話, 就使這些原本浮躁不安, 情緒激動
的暴民, 更加安靜平和, 他對群眾的魅力, 的確令人敬服, 原因如下:
             1. 親切鄉音(徒22:2):
                 保羅頗有語言的恩賜, 精通數國語文, 為主作工, 如虎添翼, 發揮極大的功效,
這次他向羅馬千夫長講希利尼話, 使這以為他是埃及匪首, 後才知他是出身高尚, 品學兼優之士,
驚訝之餘, 對他的態度完全改變. 這次他又在台階上用希伯來話向聖城猶太同胞作見證, 也收到
同樣效果. 當時耶路撒冷猶太人說希伯來話的佔絕大多數, 只有少數從國外生長, 遷回祖國居住
的猶太人說希利尼話(徒6:1), 保羅以純正的希伯來話見證, 一開口就語驚全場, 吸引在場的群眾
注意力, 令他們萬分驚訝, 肅然起敬. 由此可見, 語言的極大無形影響力, 所以我們面對群眾, 講道
見證, 一定要用最親切易懂的語言, 才能收到美好果效.
             2. 親切稱呼(徒22:1):
                 保羅一開口就稱呼他的聽眾 "諸位父兄!" 而且是用希伯來話, 份外親切, 他的
親和力, 怎不叫其聽眾為之一震, 更加安靜, 莫不豎耳而聽. 他竟稱前不久痛打他, 且要下手殺他
的人, 年長的和政教領袖為 "父," 同輩之人為 "兄." 禮數可謂週到. 這在一般人是很難, 甚至絕對
做不到的, 但保羅發動溫情攻勢, 他做到了. 他一點也不勉強做作, 而是發自內心, 真情流露. 原因
是在他心中, 沒有恨, 只有愛, 有主在心, 安祥平和, 毫不動氣. 這都是主的恩典, 才能使他有如此
美好的生命,像司提反一樣, 臨危不亂, 鎮定如常(徒7:15), 他的確有那使他出黑暗入奇妙者的美德
(彼前2:9), 他的親切奇妙的表現, 大大出乎台下恨透他, 更要治死他的暴民意外, 自然就平靜下來,
更加安靜了.
                  他這種愛的呼喚和親和的態度, 絕非一時勉強做得出來的, 因為在他整個見證中, 他的
親和力隨時自然流露出來, 玆舉數點說明如次:
                  (1) 認同聽眾:
                       "按著我們祖宗嚴緊的律法受教, 熱心事奉神, 像你們眾人今日一樣."
(徒22:3), 竟稱許他們跟他一樣, 是熱心追求, 事奉神的人, 認同聽眾.
                  (2) 巧稱耶穌:
                       "逼迫奉這道的人."(徒22:4, 9:2), 他以 "這道" 巧妙稱主耶穌, 避免使用
刺激不信猶太人的名詞, 用心良苦.
                  (3) 善用稱謂:
                      "對著萬人為他作見證."(徒22:15), 他以 "萬人" 稱呼外邦人, 以降低台前
聽眾敵意. 真是想得週到, 講得親切, 使他面前的仇敵軟化, 側耳傾聽他的見證, 非常難得.
      (III) 見證主題 - "神改變了我"(徒22:3-21):
               1. 牢固傳統改變了我 - 過去的我(徒22:3-5):
                  (1) 優良家世
                  (2) 嚴格教育
                  (3) 熱心律法
                  (4) 耶穌死敵
               2. 逼害信徒改變了我 - 改變的我(徒22:6-16):
                   (1) 主親自顯現(徒22:6-10):
                         a. 發生時地
                         b. 實際情景:
                             (a) 大光照射
                             (b) 天上聲音:
                    (2) 主遣人相肋(徒22:11-16):
                          a. 發生時地
                          b. 經歷情景 :
                              (a) 出身背景
                              (b) 改變經歷
                3. 聖殿敬拜改變了我 - 現在的我(徒22:17-21):
                    (1) 改變地點
                    (2) 改變時間
                    (3) 改變經過
        (IV) 見證結果(徒22:22-30):
                 1. 猶太人反應(徒22:22-23):
                     這群猶太聽眾, 初時極其凶狠, 欲置講道人保羅於死地, 幸千夫長及時趕來,
從暴徒手中把他救出來, 保羅隨即主動請求要向群眾講話, 立蒙允准. 當他用希伯來話向他們
作見證時, 由於態度溫和, 語氣親切, 聽眾頓時懾服, 安靜下來, 不再喧嚷, 側耳傾聽他的見證.
他們似被神改變保羅的神蹟感動; 不然, 至少對保羅的改變, 覺得新奇有趣. 誰知道這片寧靜,
一聽到保羅複述神說, "我要差你遠遠的往外邦人那裏去" 的時候, "外邦人"稱謂又觸動他們的
敏感神經, 台下突然瘋狂喧鬧, 不再安靜, 且同聲高喊, "這樣的人, 從世上除掉他罷, 他是不當
活著的." 他們又回復到在聖殿捉拿保羅時的情緒心態, 要殺死他, 更責怪千夫長不應干預阻止,
同聲要求千夫長, 立即把保羅處死, 他們一心想殺害保羅, 立即除掉他. 可是在外邦人的保護下,
他們下不了手, 無法得逞, 心中忿恨, 幾近瘋狂, 為發洩烈怒怨氣, 竟同聲喊叫, 摔掉衣裳, 揚起
塵土, 表示強烈抗議, 瘋成一團. 其實他們摔衣洩忿, 暴露肉體, 赤身蒙羞, 還不自知; 揚土抗議,
污染環境, 自己進不了天國, 還攔阻別人, 失常舉止, 令人不齒.
                      保羅轉述主命令他的一句話, "神說我要差你遠遠的往外邦人那裏去." 就如
星火落入火藥庫, 立即引發大爆炸, 使這一群失去理智, 不正常的猶太人, 暴跳如雷, 瘋成一團.
反映出他們對外邦人鄙視恨惡, 到了極點, 何以致此? 考其原因有三:
                      (1) 錯誤宗教信仰:
                            他們自認是神的選民, 高人一等, 民族優越感, 使他們鄙視外邦人, 認為
他們都是污穢不堪的, 羞與為伍.
                      (2) 不幸政治現實:
                            這是一項隱藏因素, 當時他們受外邦羅馬人統治, 失去民族尊嚴, 故對
外邦人反感敵視, 敢怒不敢言.
                       (3) 拒絕耶穌救恩:
                             由於錯誤的宗教觀, 使他們盲目, 失去理性, 不但拒絕真理, 永不認錯,
以致與人為敵, 也與神為敵, 硬心頑梗, 不接受主耶穌救恩, 也不承認拿撒勒人耶穌是他們盼望
的彌賽亞.
                   2. 千夫長反應(徒22:24-30):
                       出乎意外, 保羅在外邦統治者的手下, 得到的待遇比自己骨肉同胞公平合理,
羅馬千夫長對這場動亂, 作如下處理:
                       (1) 公平面對(徒22:24):
                             當初, 千夫長把保羅從猶太人手中救出來時, 原要帶他進入營樓, 保護
他的人身安全. 後保羅要求向群眾講話也照准. 但這千夫長對發生騷亂的原因不了解, 原以為
保羅是作亂匪首, 否則, 不會在猶太人中激起這麼大公憤, 但當保羅一開口說話, 台下突然安靜
下來, 鴉雀無聲, 側耳傾聽他的見證, 不料道快講完時, 再度引起騷動. 因此, 千夫長乃認定保羅
是禍首, 這次動亂麻煩製造者, 故立即下令把保羅帶進營樓, 想用鞭子拷打, 以刑求問出動亂原因,
但不在猶太暴民面前行刑, 討好群眾; 而在營樓內施刑, 以冷靜公平處理, 不魯莽行事, 毋枉毋縱.
                       (2) 合法處理(徒22:25-29):
                             正當兵丁要用皮條捆綁保羅, 送交百夫長執行鞭刑時, 保羅問百夫長說,
"人是羅馬人, 又沒有定罪, 你們就鞭打他, 有這個例麼?"(徒22:25), 他認為顯示自己是羅馬公民
身份的時機已到, 況且自己又沒犯罪, 乃要求依法公正對待他. 百夫長一聽他是羅馬公民, 玆事
體大, 不敢怠慢, 忙向千夫長據實報告, 千夫長聞言, 大吃一驚, 乃問保羅怎麼會有羅馬公民身份?
他自己花了大把銀子, 才買到羅馬公民身份. 保羅淡然告訴他 "我本來就是."(徒22:28), 這個身份
一經查明屬實, 執行鞭刑的人立即散去, 千夫長也因 "知道他是羅馬人, 又因為捆綁了他, 也害怕
了."(徒22:29), 乃立即停止刑求保羅行動, 不敢知法犯法. 這就是法治國家, 一切依法行事, 可貴
之處. 保羅深知自己無辜,理直氣壯,必要時亮出羅馬公民身份, 堅持法律, 不懼權威, 反而令當權
統冶者害怕縮手.
                         (3) 追查真相(徒22:30):
                               千夫長得知保羅是羅馬公民後, 非常重視, 處理本案更加謹慎. 因此,
他亟欲追查猶太人控告辱打保羅的真相, 他初步認定是猶太人之間的宗教糾紛, 於是, 第二天
召集祭司長和全公會的人前來, 將保羅帶下, 站在當日最高宗教機構眾領袖的面前, 問個清楚,
不失為找出真相, 最明智公正的處置, 值得讚許.

拾. 邁向羅馬先受審(徒23:1-26:32)

      保羅在第三次宣道之旅, 行將結束之際, 曾宣告定意要去二個地方, 一是他最愛的祖國之都
耶路撒冷; 另一是當日世界最繁盛政經之都羅馬(徒19:21). 結果, 他不顧勸阻, 如願到了耶路撒冷,
不料竟栽在他最愛的骨肉同胞猶太人手中, 淪為階下囚, 險遭殺害, 幸羅馬千夫長尊重法治人權,
及時營救, 得免於難. 但情勢仍然非常險惡, 耶路撒冷過不了關, 去羅馬的心願還能成全嗎? 就在
他靈命最低潮之時, 感謝神, 他熱愛深信的主為他打破銅門, 開闢新路, 讓他經過重重審問, 最後
以囚徒身份, 帶著枷鎖, 完成他訪羅馬的心願, 這是神的安排, 實在神妙. 本節敘述保羅在公會及
在該撒利亞受審經歷, 他受審不忘宣道, 且有精彩演出, 令人刮目, 萬分敬佩.

   I. 猶太公會受審(徒23:1-11):23:1-11):
     "千夫長為要知道猶太人控告保羅的實情."(徒22:30), 特別召集祭司長和公會的人在公會
聚集, 開庭審問保羅. 猶太公會那時是由大祭司家族, 多係撒都該人和相當多的法利賽人, 總共約
71到100人組成統冶階層, 形同猶太人的最高法院, 受到羅馬統冶者的尊重, 但判決死刑前, 必需
先呈報批准以後, 始得執行. 千夫長把保羅帶到公會, 站在他們面前, 接受審問, 這次保羅的表現,
跟他以往在其他場合的表現, 完全不同, 其異常表現, 令人刮目讚賞.
      (I) 異常表現(徒23:1-10):
             1. 開始美好(徒23:1):
                (1) 定睛看人(徒23:1a):
                      保羅進場, 站在審問他的人面前, 鎮定沉著, 毫無懼色. 一開始就定睛看
他眼前諸公, 究係何許人也, 不看猶可, 一看原來都是他非常熟悉的面孔, 信主前, 都是與他志同
道合的死黨; 這場所也是他非常熟悉的地方, 是他過去經常出入的場所, 難怪他要定晴好好看看
這些人物和場合. 惜現已世事滄桑, 今非昔比, 人地全非了, 人似親卻疏, 反目成仇; 地似熟卻生,
誣他成囚. 他過去熱愛他們, 心中歡喜快樂; 現在仍愛他們, 內心痛苦無奈, 因他們靈性敗壞墮落,
逼害忠良,無所不用其極.
                (2) 開口見證(徒23:1b):
                      儘管公會的人邪惡敗壞, 保羅還是把他們當作自己所愛的骨肉同胞, 故一
開口就稱他們 "弟兄們!" 既然大家都是骨肉同胞, 且相信同一位神, 故他作見證時,首先就說出他
一貫行事為人的最高原則: 外在神前, 光明正大, 討神喜悅; 內憑良心, 謙卑良善, 坦誠正直. 在他
心目中, 這應是過去曾與他共事的公會中人, 一致認可的事, 因此, 期盼他們能本著良心, 對他作
公平公正的審判.
                      事實上, 保羅的行事為人, 的確如此, 他一向行在神前, 憑著良心, 從不改變.
"良心" 一詞, 在新約中出現過30餘次, 多在保羅書信中. 所以他能在險惡情勢, 危難動亂中, 處變
不驚, 昂首挺胸, 定睛觀察, 不失常態, 這是目中無神, 良心有虧的人, 絕對無法做到的.
            2. 不久失常(徒23:2-10):
               (1) 開口罵人(徒23:2-3):
                      a. 被打嘴巴(徒23:2):
                          保羅剛說完的第一句話, 目的是要今天審判他的這群宗教領袖,了解
他一貫的行事為人, 說明自己絕非十惡不赦之徒. 不料大祭司迫不及侍, 立即命令旁邊站著的人
打他嘴巴, 認為他胡言亂語, 要封住他的口, 使他非常痛心不快, 恨透這些坐在審判席上猶太領袖,
他們完全藐視律法, 不公不義, 任意打人, 大大不如外邦羅馬人千夫長, 憤恨之餘, 不禁大怒, 破口
罵人, 失去常態.
                      b. 痛恨咒罵(徒23:3):
                          保羅一時按耐不住, 突破口大罵, "你這粉飾的牆, 神要打你, 你坐堂
為的是按律法審問我, 你竟違背律法, 吩咐人打我麼!"(徒23:3), 當時的大祭司亞拿尼亞, 可能衣著
華麗, 銀衣白髮, 好個繡花枕頭, 故罵他 "你這粉飾的牆!" 此罵含義有二: 一是指徒具吸引人外貌,
實則裏面充滿污穢邪惡, 像座埋葬屍體的墳墓(太23:27); 另一是, 看似堅固城堡, 卻在風前倒塌
(結13:10-12). 主耶穌也曾用同樣的話, 罵過法利賽人, 七禍臨頭, 但衪不是被打後開罵, 而是看見
法利賽人和文士假冒為善, 實在太不像話時罵的. 至於保羅失態罵人, 原因有四:
                          (a) 不公不義:
                                坐在審判席上的猶太宗教領袖, 本應恪遵律法, 秉公審判, 不料
竟不公不義, 胡作非為, 百姓受這些敗類的統治, 暗無天日, 何其不幸, 足見保羅罵人, 事出有因,
乃是激於公憤.
                          (b) 毆打羞辱:
                                他沒犯罪, 也無過錯, 一介平民, 竟無故被掌嘴羞辱, 心中實在
不平難忍, 破口罵人.
                          (c) 本性暴露:
                                 保羅原本個性剛烈, 急躁狂熱, 看不順眼, 就發怒罵人, 故經常
"口吐威嚇兇殺的話."(徒9:1), 但是他悔改信主以後, 大大收斂, 如今蒙不白之冤, 突受無理掌摑,
忍無可忍, 本性暴露, 破口罵人.
                          (d) 靈性低潮:
                                公會受審之日, 正是保羅靈性低潮之時, 無故受逼, 諸事不順,
竟淪為階下囚, 頓時失去自由, 前途一片茫然, 萬般無奈, 罵人消氣.
                    保羅失常咒罵, 顯出他剛烈有餘, 柔和不足, 激烈狂熱, 難以冷靜自制,
大大不如他敬愛的主, 在同樣情境下的超凡卓越表現:
                          (a) 在大祭司該亞法前受審(太26:67-68; 約18:22-24).
                          (b) 在彼拉多前受審(約19:1-3).
                      持平而論, 保羅這次在公會受審表現, 亦非絕無可取之處, 但跟他過去
在暴亂困境中的表現相較, 雖情有可原, 顯然失常.
               (2) 公開致歉(徒23:4-5):
                     保羅無故挨打, 氣憤咒罵坐在上面審問他的人後, 站在旁邊的人指責他,
竟敢辱罵以色列人最崇高的宗教領袖大祭司, 他知道上面的人是大祭司後, 立即公開道歉:
                       a. 不知何人(徒23:5a):
                           首先, 保羅辯稱, 不知罵的是大祭司, 表示歉意. 是否屬實, 解經家有
二種不同看法:
                            (a) 保羅謊稱:
                                  保羅怎會不知上面坐的是大祭司, 明明撒謊, 他過去跟公會的人
非常熟稔, 他自己很可能就是公會中的一員(徒26:10), 雖以後離開耶路撒冷, 並在外邦作工多年,
對公會人事的變動, 或許不太了解, 但這次回京, 與信徒交往, 及上聖殿還願, 一定有人告訴過他,
最近公會人事的動態, 大祭司換了亞拿尼亞, 何況他一向關心猶太地福祉, 及骨肉同胞生活; 即使
不在京城, 也會從各方資訊, 了解鄉情. 尤其這次公會開堂審他, 他明知命人打他嘴的是坐在堂上
審問他的主審官, 除了大祭司外, 還有誰呢? 依此看來, 保羅是撒謊卸責無疑.
                             (b) 保羅實說:
                                   亞拿尼亞是羅馬統治者所立的大祭司, 約在主前47-59年之間,
此人兇殘無道, 助紂為虐. 而保羅悔改信主是在主前40-41年期間, 所以不認識他. 且大祭司一職,
變動頻繁, 他離聖城太久, 不知亞拿尼亞已經是當時的大祭司, 何況主持公會的不一定是大祭司
(徒4:6). 此外, 他視力差, 大祭司除在聖殿以外, 平時不穿大祭司袍, 一時看不清, 認不出來, 乃係
常事, 加以他深信, 大祭司絕不會公然違反律法, 不公不義, 隨便下令掌打無辜, 依此看法, 保羅
乃坦誠實說, 沒有撒謊.
                          b. 當眾認錯(徒23:5b):
                              保羅深明大義, 一經提醒, 立即承認錯誤, 公開道歉, 聲明絕對會遵從
聖經教導, "不可毀謗神, 也不可毀謗百姓的官長."(出22:28), 順服在上掌權人物.
我們所信的神, 真是又真又活的神, 保羅對大祭司亞拿尼亞的咒詛 "神要打你."
果然神在垂聽, 這兇殘無道的大祭司, 果然於主前66年死於非命, 大快人心.
            3. 巧計解困(徒23:6-10):
                保羅被掌嘴後, 憤恨失態, 內心深知, 這次想要得到公平公正審判, 絕不可能.
他過去曾在公會跟他們沆瀣一氣, 對他們非常了解, 他進場時定睛看公會的人, 這一看給他看出
一條解困巧計, 他 "看出大眾, 一半是撒都該人, 一半是法利賽人," 這二派因神學觀點, 信仰理念,
大相逕庭, 故針鋒相對, 水火不容, 但此刻二派捐棄前嫌, 聯手對付他, 保羅乃抓住他們嫌隙, 製造
矛盾, 分化他們, 以求脫困:
                (1) 大聲喊叫(徒23:6a):
                      他在公會中大聲喊叫, 而且是不斷大聲喊叫, 幾乎與猶太人聽他見證後,
大聲喧嚷的反應, 完全一樣(徒22:22), 一時震驚全場, 引起關注.
                (2) 宣告信仰(徒23:6b):
                      保羅向他們宣告自己的信仰立場, "我是法利賽人, 也是法利賽人的子孫,
我現在受審問, 是為盼望死人復活."(徒23:6b), 這番話的目的在爭取法利賽人的同情和支持, 尤其
要分化他們.
                (3) 分化敵營(徒23:7-10):
                      保羅出招, 果然厲害奏效, 立刻嬴得法利賽人同情, 對他見到復活的主後
悔改的見證, 雖非完全接納, 但也部份認同, 只是取其對自己相信死人復活有利支持而已. 保羅的
分化妙計, 頓時使公會分裂, 二個敵對陣營, 壁壘分明, 掀起非常尖銳激烈的爭辯. 撒都該人堅持
沒有復活, 也沒有天使和鬼魂; 法利賽人則力辯, 兩者皆有. 一時雙方僵持, 互不相讓, 並彼此爭取
保羅, 期壓倒對方佔上風. 尤其, 法利賽人中有幾個文士出來為保羅講話, "我們看不出這人有甚麼
惡處, 倘若有鬼魂或是天使, 對他說過話, 怎麼樣呢?"(徒23:9), 雙方對幹, 愈吵愈烈, 竟亂成一團,
"千夫長恐怕保羅被他們扯碎了, 就吩咐兵丁下去, 把他從眾人當中搶出來, 帶進營樓去."(徒23:10),
保羅終於解圍, 脫離公會魔掌, 感謝主
      (II) 主施拯救(23:11):
              1. 及時慰勉:
                  千夫長雖把保羅從他的猶太同胞手中救出, 暫時脫險, 但仍視同罪犯, 關押在
羅馬營樓中, 牢房陰森, 益發令他失望沮喪, 感到前途茫茫, 這又是他人生的另一低潮, 徬徨驚懼,
不難想見. 加以他目睹公會領袖, 不公不義, 自己的骨肉同胞, 刻薄寡情, 陰狠毒辣, 使他多年來,
一心一意要把福音傳給自己同胞的夢想, 落空破滅; 再想到日間受審挨摑, 動氣失態, 愧恨交加,
夜闌人靜, 思潮起伏, 正感虧缺主的榮耀, 不覺萬分羞愧, 無地自容之時, 主憐憫他, 就在這緊要
關頭, 當夜主再向他顯現, 給他及時慰勉.
                2. 全力支持:
                    這次主不是派天使來幫助他, 而是親自顯現, 站在他旁邊, 陪伴他, 作他的後盾.
猶太人視保羅為死敵, 高喊 "這樣的人, 從世上除掉他罷, 他是不當活著的."(徒22:22), 但主把他當
寶貝, 要大大使用他, 視為忠心伴侶, 故站在他身旁, 全力扶持他, 支持他.
                3. 親切鼓勵:
                    主進一步親切地鼓勵他 "放心罷, 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徒23:11a),
主深知保羅因福音不能傳給他的骨肉同胞, 而沮喪懊惱萬分, 但主對他過去工作, 給予高度評價,
人不聽不領受, 沒人悔改, 果效全無, 不必介意, 只要主知道欣賞, 肯定紀念足矣, 因為主裏勞苦,
絕不徒然(林前15:58).
                 4. 應許獎賞:
                     接著, 主又說 "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徒23:11b), 可見主不但讚許他,
也肯定他過去在耶路撒冷作的工, 更進一步為他過去的愛心勞苦, 賜他獎賞, 就是成全他多年來
定意要去羅馬心願, 讓他在當日世界最重要的羅馬帝國首都, 為衪作見證. 主賜給他更大的工場,
更重大更神聖的使命, 作他夢寐以求的獎賞, 何等神妙! 主這應許, 似暗示他將來要去羅馬作見證,
也會跟他在耶路撒冷作見證的遭遇一樣, 前途滿佈荊棘, 艱險難行, 絕非一帆風順. 換言之, 他在
耶路撒冷的經歷, 就是他將來去羅馬前的預習操練. 果然, 日後他是帶著鎖鍊, 以囚徒身份到羅馬
去的, 何其不幸!
                     保羅這次蒙主拯救的經歷, 與他過去及日後危難中得救助的經歷, 如出一轍,
都是發生在夜間, 不是主親自顯現, 就是主遣天使馳救(徒16:9, 18:9, 27:23-24). 可見主絕不坐視
他忠心僕人落難不救, 主不但給予安慰, 加以鼓勵, 更指示明碓方向, 何去何從, 使他遠離凶惡,
化險為夷, 轉危為安.

  II. 該撒利亞受審(徒23:12-26:32):
      (I) 押解經過(徒23:12-35):
            1. 陰謀暴露(徒23:12-22):
               (1) 狠毒陰謀(徒23:12-15):
                      a. 強大勢力(徒23:12a):
                          千夫長為免保羅遇害, 趕緊押回營樓保護, 猶太人見大勢不妙, 迫不
及待, 第二天天一亮, 就 "同謀起誓," 要殺保羅, 參加起誓者達四十多人, 他們背後有宗教領袖及
整個猶太社會全力強大支持, 去對付一個手無寸鐵, 且最愛他們的保羅.
                      b. 最大決心(徒23:12b-14):
                          這四十多個人, 為了表示最大決心, 竟向神莊嚴起誓, 並向祭司長和
長老保證, 不殺保羅, 不吃不喝, 願受神懲罰, 個個以死明志, 決心可謂大矣!
                      c. 手段詭秘(徒23:15):
                          這些殺手, 決心雖大, 但手段詭秘卑鄙, 一點都不光明正大. 他們要求
宗教領袖及公會, 知會千夫長, 把保羅帶來, "假作要詳細考察他的事." 表面上看來是幫助千夫長,
弄清楚本案, 有罪定罪, 無罪放他, 以瓦解千夫長心防, 疏於防護, 他們就趁機下手, 置保羅於死地,
狠毒至極.
                (2) 陰謀破解(徒23:16-22):
                      猶太人的陰謀詭計, 在人看來, 定能得逞, 保羅必死無疑; 但神只藉三個人
作他的武器, 不到24小時, 就不費吹灰之力, 輕易破解他們的陰謀, 使之敗露失手:
                       a. 少年人:
                           經中僅簡短記載, 他是保羅的外甥, 至他如何得知他們的陰謀, 路加
並未點出, 但從記述中看來, 這少年出身不凡, 在猶太社會中, 頗受人尊重, 否則, 很難與公會中人
往來, 得此機密的消息. 他熱愛保羅, 獲悉後, 立即冒險進入營樓, 報告保羅, 認真防備, 早謀對策.
保羅得報後, 鎮定沉著, 謹慎小心, 暗中通報千夫長, 否則, 一旦洩露, 猶太人絕不會放過他, 定必
惹來殺身之禍, 賠上性命.
                        b. 保羅:
                            他得知這陰謀後, 立即感謝神, 這麼機密的詭計, 竟讓他的外甥獲知,
及時通報, 事關生死存亡, 不敢大意, 經仔佃思考, 慎謀對策, 最後決定利用自己是羅馬公民身份,
藉著羅馬軍方勢力, 解困求存. 乃就近央請百夫長, 帶他外甥, 晉見千夫長, 面報詳情, 請求救援,
以免受害.
                        c. 千夫長:
                           果然, 千夫長重視保羅公民身份, 非常和藹親切接見他的外甥, 並且
拉著少年人的手, 走到一旁, 仔細聆聽他機密報告, 千夫長聞言色變, 認為事態嚴重, 特囑少年人,
不可聲張, 嚴守機密, 讓他暗中慎審處理, 以策安全.
              2. 安全護送(徒23:23-35):
                  (1) 告別聖城(徒23:23-30):
                         a. 大軍護送(徒23:23-24):
                             千夫長當即召集兩個百夫長前來, 趕緊調派步兵二百, 騎兵七十,
長槍手二百, 總共472人, 並為保羅備馬代步, 隨軍出發. 為嚴格保密, 維護安全起見, 當夜啟程,
浩浩蕩蕩, 把保羅安全護送到該撒利亞, 遠離耶路撒冷邪惡凶險之地.
                         b. 公文隨行(徒23:25-30):
                             為使押解保羅手續完備, 千夫長特備妥呈巡撫腓力斯公文一封隨行,
從文中才知千夫長是革老丟.呂西亞, 他為逃避責任, 竟避重就輕, 未實情實報. 因他一開始就未
查明耶京猶太人突起騷亂真相, 故視保羅為觸犯眾怒, 引起騷亂禍首, 以鐵練捆鎖保羅; 後更誤認
他是埃及的匪首, 至於擬嚴刑拷問等缺失, 文中隻字未提, 只是說 "這人被猶太人拿住, 將要殺害,
我得知他是羅馬人, 就帶兵丁下去救他出來." 趁機邀功, 他只將後段秉公辦理, 克盡職守的部份,
美化自己而已. 隱惡揚善, 乃人之本性, 尤其, 外邦軍官雖有疏失, 但未屈從惡勢力, 秉公辦理保羅
一案, 尚屬難得, 不忍苛責.
                              從整篇公文看來, 這千夫長處理本案的明智慎重, 及其公正果斷的
表現, 讓我們不得不承認, 他確是個相當令人尊敬羅馬軍官, 他盡忠職守, 尊重法律, 明智果斷,
保護善良. 他以羅馬公民為榮, 釐清事實後, 對保羅謙恭有禮, 對少年溫和慈徉, 尤其在公文中,
極力為保羅清白無辜作證, 保他 "並沒有甚麼該綁的罪." 他的美善表現, 與保羅的骨肉同胞, 自稱
是神選民猶太人相較, 真有天淵之別, 這些喪心病狂猶太人, 怎不相形見拙, 自愧形穢呢! 難怪神
要用這外邦千夫長, 作拯救保羅的工具, 真是用心良苦.
                          c. 使徒心情:
                             保羅在重兵護送下, 轉移陣地, 身雖脫險, 仍陷囹圄, 前途未卜, 心情
沉重, 百感交集:
                              (a) 哀傷悲痛:
                                    保羅對最寶貴的福音, 自己以最熱誠的行動, 付出最巨大的代價,
一心想傳給自己最愛的骨肉同胞, 結果, 事與願違, 全無果效, 落得如此悲慘下場, 怎不痛心疾首!
                              (b) 感謝主恩:
                                    保羅數度出死入生, 在千鈞一髮之際, 主都及時伸出援手, 救他
脫離危難. 尤其是, 每逢他心情最沮喪絕望, 人生最失落低潮之時, 主都賜他最溫馨的安慰鼓勵,
他怎能不感謝主恩!
                               (c) 興奮鼓舞:
                                    自主深夜應許他去羅馬為他作見證後, 第二天立即兌現, 羅馬
帝國以將近五百官兵, 一路浩浩蕩蕩, 護送他踏上羅馬之行的第一站該撒利亞. 他自感前途多舛,
來日無多, 乃以基督精兵雄姿, 揮別聖城, 興奮鼓舞, 邁向他一生最期盼重視的戰場, 他信心滿滿,
鼓足勇氣, 準備為主打一場美好的仗, 付出生命, 也在所不惜, 因他所信的主, 已在天上為他預備
冠冕, 賜給他作獎賞.
                   (2) 旅途安順(徒23:31-35):
                          a. 經安提帕底(徒23:31):
                              安提帕底在耶路撒冷西北方約35哩(詳附圖一), 係當日從聖城前往
該撒利亞必經之地. 五百押解保羅官兵, 遵命連夜把他安全送到安提帕底, 紮營歇息.
                          b. 抵該撒利亞(徒23:32):
                              第二天, 由七十騎兵護送保羅, 繼續前行, 其餘官兵返回耶京營樓
交差. 該撒利亞瀕地中海, 距安提帕底約26哩, 當日就安抵該撒利亞, 順利完成護送任務.
                          c. 謁腓力斯(徒23:33-35):
                              七十騎兵抵該撒利亞後, 立即進謁巡撫腓力斯, 呈送押解公文, 並命
保羅站在他的面前, 聽侯發落. 巡撫看過公文後, 只問保羅是那省的人, 知道他是基利家人, 就說:
"等告你的人來到, 我要細聽你的事."(徒23:35a), 隨即腓力斯 "吩咐人把他看守在希律的衙門裏."
(徒23:35b). 保羅沒關在監獄中, 應是千夫長公文美言的效果. 這樣, 神為祂的忠僕, 預備一處對他
身心都有益的地方, 免得再受牢獄 之苦, 使他在連日經歷打壓逼害, 艱難困苦Z後, 體力得以恢復,
心靈得以復元, 從新得力, 以應付立即到來漫長的審訊.

       (II) 腓力斯開審(徒24:1-27):
               1. 三大主角:
                   保羅安抵該撒利亞後, 被軟禁在希律衙門候審, 隨即展開猶太宗教領袖在羅馬
統冶者面前控告他的醜劇, 劇中三主角, 各有不同特點如下:
                   (1) 控告人 - 一群道貌岸然, 但卑鄙齷齪, 看來熱心事奉神的猶太宗教領袖.
                   (2) 主審官 - 有權有勢的羅馬統治者, 外邦行政首長.
                   (3) 被 告 - 手無寸鐵, 含冤受屈, 孤獨無援的神僕, 福音使者.
                   這場醜劇上演小小的歷史事件, 卻暴露出人類歷史的可悲, 遠離神的人, 不論
猶太宗教領袖., 抑外邦統治者, 都醜陋邪惡, 露出猙獰面目, 令人痛心不齒, 幸一福音使者, 藉主
的大光照射, 使他們原形畢露, 無可遁形.
               2. 腓力斯其人:
                   據傳腓力斯原係奴隸出身, 善諂媚逢迎, 頗得該撒革老丟歡心寵信, 破格提拔,
派任猶太巡撫, 羅馬史書記載, 他治理猶太地, 凶殘寡恩, 縱情聲色, 政續平平, 乏善可陳. 在任時
曾暗殺大祭司約拿單樹威, 治下的猶太人既恨又怕, 敢怒而不敢言, 莫可奈何. 他接辦保羅一案,
竟敢利用審判大權, "指望保羅送他銀錢, 所以屢次叫他來, 和他談論."(徒24:26), 貪污腐化, 人品
卑劣, 可見一斑. 其妻土西拉(徒24:24)係希律亞基帕一世之女, 希律亞基帕二世之妹(詳附表一),
沾上裙帶關係, 成皇親國戚, 益發氣勢凌人, 任意妄為, 不可一世.
                    難怪史書對他蓋棺論定, 並無好評, 指他雖爬上高官巡撫的寶座, 但官袍仍包藏其奴才
本性, 雖是猶太人統治者, 但反而淪為猶太人的奴隸, 處處 "要討猶太人喜歡."(徒24:27); 此外,
他放縱情慾, 貪贓枉法, 竟伸手向他的階下囚保羅要錢, 弄權斂財, 無所不用其極. 保羅何其不幸,
竟然落入如此卑劣的統冶者手中受審, 結果怎能樂觀?
                 3. 腓力斯面前的保羅(徒24:1--21):
                     (1) 猶太人誣告(徒24:1-9):
                            a. 控告代表(徒24:1-2):
                                保羅安抵該撒利亞後第五天, 耶路撒冷前來指控他的, 不再是一大群
暴民, 而是以大祭司亞拿尼亞為首, 加上幾個長老和一個能言善辯的辯士帖土羅組成的控告團,
代表猶太全民控告保羅, 他們領教過保羅口才, 犀利無比, 故此次不敢大意, 特禮聘辯士, 即今日
的律師帖土羅同來, 期能利用他通曉羅馬法律及訴訟程序, 和他辯才來達到成功陷害保羅目的.
                            b. 奉承巡撫(徒24:3-4):
                                (a) 歌功頌德(徒24:3):
                                      帖土羅極盡奉承拍馬之能事, 百般討好腓力斯, 一開口就歌功
頌德, 自認猶太人三生有幸, 蒙他愛民德政, 風調雨順, 人人安居樂業, 得享太平; 又因他天縱英明,
興利除弊, 造福百姓, 功德無量.
                                 (b) 感謝不盡(徒24:4):
                                      接著, 連稱 "隨時隨地, 滿心感謝不盡."(徒24:4), 真是馬屁拍盡,
臉不改色, 恬不為恥. 此外, 更小心翼翼, 卑躬屈膝, 不敢多說, 生恐巡撫大人嫌他煩絮, 真是考慮
週到, 主要目的在乞求大人垂聽悅納他們的控訴.
                                 事實上, 帖土羅說的, 全是奉承諂媚, 違心之言. 而腓力斯無道失德,
殘暴貪財, 無論從那方面看來, 腓力斯都不是好巡撫, 橫征暴斂, 欺壓百姓, 以致怨聲載道, 猶太人
的心中, 對他莫不厭惡至極, 在他治下, 無可奈何, 只好認命. 反觀這些自命清高敬虔的宗教領袖,
竟厚顏無恥, 昧著良心, 歌功頌德, 真是可怕可恥! 事實上, 說聽雙方都心知肚明, 那是奉承的謊言,
各取所需, 自得其利. 日後, 這個惡名昭彰的巡撫, 終被猶太人在羅馬該撒前把他告倒, 將他撒換,
大快人心(徒24:27).
                              c. 三大罪狀(徒24:5-6):
                                  這辯士果然厲害, 指控保羅三大罪狀, 刀刀見骨, 著實可怕:
                                  (a) 如瘟疫(徒24:5a):
                                        指控保羅傳邪道, "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 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
生亂的." 直指保羅傳邪道, 迷惑人心, 破壞社會安寧, 製造天下混亂, 目的在造反, 推翻羅馬政權,
如瘟疫般擴散, 勢不可當, 應及時遏阻, 嚴懲不貸.
                                  (b) 是黨頭(徒24:5b):
                                        又指控保羅 "是拿撒勒教黨裏的一個頭目." 他們身為猶太人,
竟昧於耶穌生於伯利恆, 長於拿撒勒事實, 指控保羅傳邪教, 但閃避用"耶穌"之名, 改稱 "拿撒勒
教黨," 這是猶太人第一次引用拿撒勒地名, 為的是要猶太人認同耶穌是假彌賽亞, 因經上豈不是
說, "基督是大衛的後裔, 從大衛本鄉伯利恆出來的麼."(約7:42). 他們直指保羅是亂黨黨頭, 一擊
中的, 擒賊先擒王, 非先幹掉剷除不可.
                                   (c) 污聖殿(徒24:6):
                                         更指控保羅 "連聖殿他也想要污穢." 這是他們指控三大罪狀中,
唯一實際罪行, 但仍是在"想"意圖行動時候, 把他捉住了. 可見帖土羅果然是老練職業辯士, 保羅
並沒有實際污穢聖殿的行動, 不敢妄言, 以免露出破綻, 弄巧反拙. 這是辯士與一般暴民只會捕風
捉影, 造謠煽動, 最大不同之處. 事實上, 保羅進聖殿只是行潔淨禮, 並無污穢或破壞聖殿的行為,
而是猶太人造謠, 欲加之罪, 何患無詞, 故帖土羅只能以 "想" 意圖破壞, 控告保羅.
                               d. 請求自審(徒24:7-9):
                                   帖土羅陳述指控保羅三大罪狀後, 請巡撫大人 "你自己究問他, 就可
知道我們告他的一切事了."(徒24:8), 話剛說完, 所有猶太人迫不及待, 同聲附和 "事情誠然是這樣."
(徒24:9), 意即所告屬實, 嚴以懲處, 絕不要放過保羅. 但對他們當眾辱打, 及陰謀暗殺保羅, 令人
髮指暴行, 隻字不提. 他們主要訴求, 顯然是要巡撫腓力斯認同這是猶太人自己的宗教信仰案件,
應將保羅交給他們自行審理, 以達殺害保羅的最終目的, 狠毒至極!
                         (2) 保羅答辯(徒24:10-21):
                               帖土羅陳詞完畢, 巡撫腓力斯點頭示意保羅, 為自己答辯, 他乃放言為
自己申辯:
                                 a. 態度美好(徒24:10):
                                     帖土羅的陳情, 對巡撫大人極盡奉承逢迎之能事, 若是一般人, 定必
跟著加倍諂媚, 討好在上審判官, 保羅不然, 他是個真正事奉神的神僕, 絕不卑躬屈膝, 逢迎拍馬,
言不由衷, 降格爭寵. 他深知腓力斯統冶猶太地, 聲名狼藉, 絕非好官, 而自己雖受誣入獄, 淪為
階下囚, 勢孤力單, 但仍處變不慌, 謙恭有禮, 不卑不亢, 表現神僕與眾不同的完美人格, 態度非常
美好,他辯稱 "我知道你在這國裏斷事多年, 所以我樂意為自己分訴."(24:10), 他尊敬腓力斯, 不是
他的人品, 乃是因神賜他的權位, 深盼他能本著良知, 公正審判. 事實確也如此, 腓力斯主前52年
任猶太巡撫, 保羅受審, 約在主前58年, 在這六年期間, 他對猶太人民族性格, 風土民情, 和宗教
信仰, 定有一番了解, 尤其對猶太宗教領袖行事為人, 不會一無所知. 故保羅答辯開頭第一句話,
中規中矩, 據實直陳, 不像帖土羅, 媚言取寵, 昧著良心說話, 為人不齒.
                                  b. 據實駁斥(徒24:11-13):
                                      保羅針對帖土羅指控第一項罪名 "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 據實
駁斥, 他只將這次耶路撒冷之行的行程, 提剛挈領, 簡陳如次:
                                      (a) 目的 - 他到聖城的主要目的是過五旬節, 朝拜神(徒20:16).
                                      (b) 日程 - 連受審之日在內, 總共不過12天, 活動如次:
                                           第 1 天       拜會教會領袖雅各及眾長老(21:18)
                                           第 2 天       拜會教會領袖雅各及眾長老(徒21:18)
                                           第2-7天      潔淨禮開始(徒21:26)
                                           第 8 天       七日將完, 未犯罪, 就在聖殿被捉拿(徒21:27)
                                           第 9 天        猶太公會受審(徒22:30, 23:1)
                                           第 10 天      猶太人暗殺陰謀敗露, 離耶路撒冷(徒23:12, 31)
                                           第 11 天      大軍護送, 抵安提帕底(徒23:31)
                                           第 12 天       安抵該撒利亞(徒23:31)
                                                              在腓力斯面前受審(徒24:1)
                                   由上可見, 保羅實際在耶路撒冷的時間, 前後不過九天, 離這次審問
非常接近, 所以, "他們並沒有看見我在聖殿裏, 或是在會堂裏, 或是在城裏, 和人辯論, 聳動眾人."
(徒24:12), 根本沒有製造任何動亂, 他們竟子虛烏有, 羅織罪名, 陷害無辜, 巡撫大人只要稍加調查,
必能真相大白, 證明猶太人的控告, 全非事實, 不應採信.
                                 c. 見證信仰(徒24:14-16):
                                    保羅接著針對他們第二項控罪 "又是拿撒勒教黨裏的一個頭目."
(徒24:5)的答辯. 這點他毫不迴避, 也不畏縮閃爍, 為主耶穌和衪的道, 無論境遇順逆, 他都放膽
宣揚, 引以為榮, 坦承自己是基督徒, 目的不是為自己申辯, 乃是要糾正仇敵的錯誤, 使他們同得
福音益處, 其答辯要點如下:
                                     (a) 列祖信仰(徒24:14a):
                                          猶太人稱為 "異端的道," 實際上正是列祖敬拜神的道, 絕非異端;
他們稱主耶穌的福音為 "拿撒勒教黨,"查"教黨(sect)"一詞, 其實是指 "道路(the way)." 主耶穌說過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 這是主耶穌自己的見證和實際工作, 也是列祖的信仰. 任何人都
不能攔阻他的公開信仰, 只要觸及信仰, 他一定為衪的信仰作見證, 毫不為恥. "我正按著那道事奉
我祖宗的神," 也就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跟猶太人拜的神完全一樣, 怎是異端?
                                     (b) 聖經真理(徒24:14b):
                                           他的信仰是 "合乎律法的, 和先知書上一切所記載的." 所以,
他的信仰沒使他遠離聖經, 而是使他更了解聖經的真理和啟示, 更加熱心追求, 討神喜悅.
                                      (c) 人類福音(徒24:15):
                                           盼望死人復活是人類的福音, 故復活是主耶穌所賜福音的最大
福份和明證, 使人類蒙恩典, 有盼望, 也是所有宗教應當給世人的答案, 解決了人類痛苦的問題,
但只有在主耶穌身上成全了, 徹底把這問題解決了.
                                      (d) 生命動力(徒24:16):
                                           信仰的真正功效, 不在知識和儀文, 端在生命, 即內心的改變,
神居人心, 使良知復甦, 靈命成長, 因之表現於行事為人, 凡事對神、對人、對己, 都無愧於心,
毫無虧欠, 故勇於認錯, 無錯有理, 不怕毀謗, 無懼中傷; 不得意忘形, 不會受挫喪膽; 今生永生,
都能坦然無懼, 歡喜快樂. 保羅這次無辜受誣, 飽受逼害, 幾乎喪命. 現面對不公審判, 他鎮定沉著,
有神同在, 勇氣百倍, 抓住答辯良機, 為自己的信仰作見證. 尤其他正直善良, 英勇果敢, 無一不與
他的見證呼應利配合. 可見在平順之時, 他行事為人都憑無虧良心; 在危難時, 他的良心更加成熟,
更加明亮, 成為他的生命動力.
                                  d. 清白無辜(徒24:17-21):
                                      這是針對他們第三項控罪 "連聖殿他也想要污穢." 的申辯. 保羅也是
根據事實, 秉持公理, 加以反駁, 證明自己蒙冤受屈, 清白無辜:
                                      (a) 抹殺善行(徒24:17):
                                            保羅這次定意要回耶路撒冷, 其動機完全出於對同胞骨肉的愛,
故歷次宣道之旅, 經過外邦各地之時, 都竭力鼓勵當地信徒, 慷慨解囊, 踴躍捐輸, 關愛耶路撒冷
貧困的信徒及同胞. 所以, 他這一次回來, 做了不少賙濟貧困同胞的感人善事(林前16:1; 林後8:1-8;
羅15:25-27), 這些善舉, 猶太人視而不見, 完全抹殺, 有欠公允.
                                      (b) 污衊敬虔(徒24:18):
                                           保羅確是在聖殿被從亞西亞來的猶太人發現, 但他不是在污穢
聖殿, 事實恰好相反, 那時, 他在殿中, 正與神親近, 求神憐憫, 除去自己身上的污穢. 且他在殿中
行潔淨禮, 不是第一天就給他們發現的, 乃是第五天將近禮成時, 給他們看見. 五天中, 他在殿中
所作所為, 有目共睹, "並沒有聚眾, 也沒有吵嚷." 何來污穢聖殿? 這一點在公會受審之時, 己有人
證明他清白無辜(徒23:9, 29).
                                       (c) 非法逼害(徒24:19-21):
                                            保羅最後嚴正指出, 猶太人對他的所有指控, 都是不實非法的:
                                               i. 原告不在場(徒24:19):
那些聲稱看見他污穢聖殿, 來自亞西亞的猶太人, 沒親來
巡撫大人面前提告, 原告不在場, 怎可採信?
                                              ii. 一句成大罪(徒24:20-21):
                                                 保羅直指站在巡撫大人面前控告他的猶太人, 拿不出他們
確實證據, 使他入罪; 唯一能指出的, 就是上次在公會受審申辯時, 他說過的一句話 "死人復活,"
這話曾引起他們內哄(徒23:6), 保羅直認不諱, 沒有否認, 一句說出真理的話, 絕不違法, 主審官
雖非善類, 也無法定他的罪. 一申辯完, 保羅戛然而止, 鏗鏘有聲, 全庭愕然.
             綜觀這次審問, 保羅面對主審巡撫腓力斯, 明知此公為官卑劣, 貪腐殘民, 不會公平公正
審判他, 但仍能鎮定沉著, 據理力辯, 以求清白, 全身而退. 他利用這次申辯的機會, 見證自己信仰,
認定榮耀盼望, 顯出完美生命, 憑著無虧良心, 為己辯白, 為主見證, 守住所信的道, 打場美好的仗,
他的超凡表現, 可圈可點, 令人敬佩. 此外, 亦為後世信徒, 面對無理控告, 不公不義的審判時, 樹立
極其美好的榜樣, 值得大家學習效法.
              4. 保羅面前的腓力斯(徒24:22--27):
                  反觀腓力斯, 在正義凜然的保羅面前, 猙獰醜惡面目, 顯露無遺, 揭示如下:
                  (1) 違背良知(徒24:22-23):
                         a. 心知保羅無罪(徒24:22a):
                            因腓力斯 "本是詳細曉得這道."(徒24:22a), 查那時福音己傳到該撒
利亞多年, 城中己有很多信徒, 甚至信主的羅馬軍人也不少, 而他作猶太巡撫己達六年之久, 對於
基督徒的信仰與為人, 應有相當了解, 豈會一無所知. 經文雖說他 "本是詳細曉得這道." 只是指他
比那些控告保羅的猶太大祭司和長老, 知道得更清楚正確. 因此, 在客觀事實下, 憑他自己的良知
和見聞, 本案處處顯示指控不實, 故他必定心知保羅清白無罪.
                          b. 故意拖延判決(徒24:22b-23):
                             (a) 對猶太人(徒24:22b):
                                   腓力斯明知猶太人誣告, 陷害無辜, 但是為討好地方權貴, 不敢
直言保羅無罪, 只好眛著良心, 支吾其詞, "等千夫長呂西亞下來, 我要審斷你們的事."(徒24:22b),
很明顯是故意拖延判決.
                             (b) 對保羅(徒24:23):
                                   腓力斯也明知保羅無罪, 為私利不敢公正判決, 當場釋放, 心有
不安. 為了安撫良知, 令百夫長繼續將保羅還押, 但要好好寬待他, 准汻他的親友探望供給. 由此
可見, 他的確 "詳細曉得這道." 且確知保羅清白無辜, 否則, 這貪腐凶殘巡撫, 絕不會仁厚寬待他,
反而會討好猶太人, 把保羅交他們處理結案, 任由他們峷割, 險哉!
                     (2) 愛畏真理(徒24:24-25):
                           以上探討了腓力斯公眾形像後, 現進一步檢驗他的私人生活, 其妻猶太
女子土西拉(詳附表一), 大有來頭, 她是希律亞基帕一世(殺雅各, 囚彼得, 以後為天使所誅)之女,
希律亞基帕二世(於該撒利亞聽保羅申辯)之妹, 美艷嬌媚, 年十五下嫁依米撒王亞瑟索, 腓力斯
對他一見鍾情, 驚為天人, 神魂顛倒, 不擇手段, 買通巫師作法, 迷惑土西拉, 博得芳心, 終於棄王
改嫁腓力斯, 成為他的第三任妻子, 這巡撫人品, 不言可喻.
                            a. 出奇愛聽主道(徒24:24):
保羅還監後不久, 過了幾天, 腓力斯和愛妻土西拉, 竟紆尊降貴, 聯袂
主動訪問階下囚保羅, 要 "聽他講論信基督的道."(徒24:24), 這是何等出人意表的希奇舉動! 此舉
表明這對權貴夫妻, 還有一顆愛聽主道之心.
                            b. 聽後畏懼主道(徒24:25):
                               保羅對他們的蒞臨, 處之泰然, 不卑不亢, 並沒受寵若驚, 奉承逢迎,
儘量講些統治者喜歡聽的道, 或令他們心儀響往的哲理. 他照樣講人喜歡聽和應當聽的道, 因為
他講道的目的不在求自己的益處, 而在使聽道者得益處. 儘管這次前來的夫妻檔, 掌握他的生死
禍福大權, 他也毅然不變, 照講他的道, 他沒直接斥責他倆的罪, 只是講一般真理如下:
                                (a) 公義 - 為官之道, 公義為先, 要善用權柄, 保護善良.
                                (b) 節制 - 克制律己, 以身作則, 勿任意妄為, 殘害百姓.
                                (c) 將來審判 - 人人都難逃一死, 死後必有審判, 警告他倆, 迴避
不了最後審判, 末了都要向萬王之王交帳, 無人倖免.
                            腓力斯聽後, 臉色大變, "甚覺恐懼." 顯然聖靈在作工, 可見保羅講的道,
擊中他要害, 喚醒他良知, 神也藉機給他指出一條新生大道, 可惜他沒醒悟, 白白失去得救良機.
                      (3) 貪愛錢財(徒24:26):
                             腓力斯貪贓枉法, 身為又富又貴的統治者, 竟向身陷囹圄的窮傳道人伸手
要錢, "指望保羅送他銀錢, 所以屢次叫他來, 和他談論."(徒24:26), 可見他非真心聽道, 而是真心
要錢, 實在可恥. 當權者之心, 若被金錢迷惑, 公義就會被金錢淹沒, 使清白無辜的人, 沒有錢冤屈
難申; 至於為非作歹之徒, 雖罪證確鑿, 有錢能使鬼推磨, 竟可逍遙法外, 不公不義, 莫此為甚!
                    巡撫大人之所以敢向保羅要錢, 定必見當地探訪他的信徒, 絡繹不絕, 且慷慨奉獻,
悉心照顧, 收集錢財, 一定不少, 難免眼紅, 想分杯羹. 他屢次厚顏向保羅要錢, 對於保羅也是一項
重大考驗, 經多次與腓力斯接觸後, 覺得他似乎愛聽道, 又尊重自己, 只要付出他要的錢, 就可以
重獲自由之身, 重新為主工作, 有何不可? 但保羅不屑為之, 自己原本沒罪, 故寧願坐牢, 也不放棄
自己堅持原則, 守正不阿, 絕不行賄, 換取個人自由, 羞辱主名.
                       (4) 討好惡人(徒24:27):
                             不久腓力斯奉該撒尼祿之召返羅馬, "為討猶太人的喜歡."(徒24:27), 免得
他們向該撒檢舉他任內貪贓枉法罪行, 竟把保羅繼續監禁, 達二年之久. 這二年對保羅而言, 是他
難得的安息年; 對腓力斯而言, 是他可恥的負恩年, 他辜負了最好的傳道人保羅, 單獨對他夫婦倆
講道美意, 保羅白費唇舌, 二夫婦頑梗拒絕福音, 錯過永生恩典, 走向沉淪滅亡之路, 可悲可嘆!
             於該撒利亞二年監禁期間, 保羅在獄中, 除寫了四卷不朽的監獄書信外, 餘無明確記載.
此時, 正好路加隨侍在側, 在外邦人使徒保羅耳提面命, 悉心指導之下, 一卷純以外邦人為對象的
路加福音, 諒係在此期間, 由路加執筆完成. 神的安排著實奇妙, 在監獄中短短二年期間, 保羅和
路加, 相繼有不 朽巨著問世, 為主宣揚福音, 作美好見證, 真是感謝主, 讚美主!

         (III) 非斯都開審(徒25:1-27):
                   1. 非斯都其人:
                       腓力斯奉召回羅馬以後, 遺缺由非斯都接任, 任期主前61-62年, 僅短短二年,
死於任上. 據史書記載, 他的才智為人, 品格官箴, 比他的前任腓力斯及後任亞爾比努, 都高尚
良好. 在路加的筆下, 顯示他是勤政守法的巡撫, 到任第三天, 他就走訪耶路撒冷, 應許猶太人在
該撒利亞續審保羅一案. 返任後, 第二天就依應許開審. 此外, 他慎重守法, 諮詢亞基帕王的意見,
依法審問保羅, 然為討好猶太人, 以減少執政壓力, 保住自己權位, 亦向惡勢力低頭, 不敢判保羅
無罪, 將他釋放, 令人大大失望.
                    2. 到任行動(徒25:1-5):
                        (1) 立訪聖城(徒25:1-2a):
                              非斯都勤奮積極, 到任後三天, 立即上耶路撒冷訪問, 其目的不是為保羅
一案, 而是作政治公關. 當時凡奉派到聖地作地方首長者, 若欲任內政通人和, 安寧平順, 必需與
治下的猶太人建立親密良好關係, 跟他們打成一片. 耶路撒冷正是猶太人最集中, 勢力最大之都.
為了解猶太的民情, 建立融和關係, 爭取各方支持, 故他到任後, 席不暇暖, 就出訪猶太人的宗教
權勢中心, 拜會 "祭司長和猶太人的首領."(徒25:2a), 為日後任內政通人和鋪路, 用心良苦.
                        (2) 陰狠要求(徒25:2b-3):
                              不料聖城猶太領袖, 第一次與新上任的巡撫見面, 劈頭就要求把保羅解回
耶路撒冷審判. 他們口蜜腹劍, 表面看來是要統治者公正審判保羅結案, 實際上, 是要藉機取他的
性命. 他們曾與保羅二度對簿公堂, 但無法找出他的罪, 反而暴露他們無理邪惡的猙獰面目, 經過
二次失敗教訓, 他們不想再跟保羅公堂交手, 所以這次提出的特別請求, 其目的只不過想要完成
二年前, 四十多人起誓要在途中殺害保羅的陰謀, 居心可誅, 著實可怕.
                 這些道貌岸然的猶太宗教領袖, 表面敬畏神, 內心卻邪惡敗壞, 二年瞬間過去, 仇恨
未消, 他們恨的並非殺人放火江洋大盜, 或出賣猶太人的叛徒, 而是猶太人中, 最優秀最愛猶太人,
且手無寸鐵的神僕保羅. 他們泯滅人性, 陰險詭詐, 手段狠毒, 令人髮指.
                 再則, 這些猶太人並未記取教訓, 二年前, 四十多人同在神前起誓, 不殺保羅, 不吃
不喝, 堅決同心, 不達目的誓不甘休, 惜此陰謀, 當夜敗露, 未能得逞. 若是真正敬畏神起過誓的人,
應知此事不會討神喜悅, 既向神起誓, 就要守誓, 有所警惕, 趕緊認罪求赦. 現在二年過去,仍懷恨
在心, 並未記取教訓, 還 "要在路上埋伏殺害他."(徒25:3), 冷血殘酷, 禽獸不如.
                  由上可見, 保羅這幾年傳福音的心血艱辛, 沒有白費, 其影響何其深遠巨大, 使宗教
領袖的權位利益, 受到嚴重威脅, 為求自保, 非把保羅除去不可, 才處心積慮, 出此下策, 人神共憤.
                         (3) 正直回覆(徒25:4-5):
                               如上所述, 這些猶太領袖, 初見新任巡撫, 開門見山, 毫不掩飾, 一致要求
把保羅押回耶路撒冷, 交給他們審判. 這一請求, 對非斯都而言, 無疑是個重大的壓力和嚴竣考驗,
幸他頭腦冷靜, 考慮周延, 明智裁決, 婉拒所請, 理由如下:
                                a. 時間短促:
                                   非斯都此次訪問聖城, 時間短促, 很快就要離京返任, 而保羅一案,
已拖了二年, 迄仍懸而未決, 不宜草率從事, 匆促解決.
                                b. 地點不宜:
                                   他的官署設該撒利亞, 任何案件, 均應在其辦公官衙審理, 何況保羅
是由千夫長呂西亞為安全理由, 轉來該撒利亞候審, 沒有理由再轉回耶路撒冷.
                                c. 邀來該城:
                                   他進一步邀請控告保羅的猶太宗教領袖, 隨他回該撒利亞, 重開審判.
非斯都拒絕理由非常充足, 一時令猶太宗教領袖啞口無言, 只好遵照巡撫
大人的指示, 一起到該撒利亞, 再度提告保羅.
                     3. 審問經過(徒25:6-9):
                         非斯都在耶路撒冷只不過住了八天, 就回到該撒利亞, 相信猶太宗教領袖係應
應邀隨巡撫一道前來, 因此, 抵步後, 非斯都依應許, 第二天就立即開庭審問保羅:
                         (1) 原告指控(徒25:7):
                               在庭上, 被囚二年的犯人保羅, 孤獨出庭, 耶路撒冷專程前來一群猶太人,
將許多重大的事控告他."(徒25:7), 此情此景, 真好像一大群餓狼, 團團圍住一只羔羊, 張牙舞爪,
恨不得把羊撕裂, 生吞活剝, 吃個淨盡.
                               這次猶太人 "將許多重大的事控告他." 告些甚麼? 語焉不詳, 但從保羅的
申訴中可知, 除告他宗教罪名 "污穢聖殿" 外, 還惡毒地加上一項政治罪名 "干犯該撤." 顯然意圖
捏造這項罪名, 欲置保羅於死地.
                          (2) 保羅答辯(徒25:8):
                                保羅對猶太宗教領袖, 捏造罪名, 惡意誣告, 並沒動氣斥罵, 反而十分冷靜
克制, 只作簡短有力的申辯, "無論猶太人的律法, 或是聖殿, 或是該撒, 我都沒有干犯."(徒25:8),
以表明自己清白無辜. 他的美好態度, 一如他所事奉的主耶穌, 面對猶太同胞控告, 在外邦巡撫
彼拉多面前受審時, 鎮定沉著, 不怨不尤(約18:20-21), 除此之外, 沒有絲毫挾恨報復之意, 可見
他對骨肉同胞之愛何等深, 且絕不以為主名受辱為恥, 只抱著忍耐善良的心, 期望故意以他為敵
的同胞, 早日拋開仇恨, 悔改歸主.
                           (3) 巡撫動搖(徒25:9):
                                 非斯都為官雖較正直, 經審問後, 內心對於案情更加清楚, 保羅並未犯下
任何不利羅馬帝國的罪行; 也深知猶太人捏控保羅的無非是信仰上的爭端(徒25:16-19). 但他聽
保羅申訴後, 竟然問 "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 在那裏聽我審斷這事麼?"(徒25:9), 這一問既不合情,
更不合理, 然而在公庭上, 竟出自為人相當正直的羅馬巡撫口中, 為要討猶太人的喜歡, 官場現形,
為一己的權位私利, 不惜出賣善良, 犧牲無辜, 取悅猶太人, 偏袒惡勢力, 真是不可思議! 這幅醜陋
卑鄙場景, 不僅出現在彼拉多、腓力斯和非斯都的法庭上, 在人類社會中, 也屢見不鮮, 嘆亦奈何!
                        4. 上訴該撒(徒25:10-12):
                            (1) 嚴正抗議(徒25:10-11):
                                  保羅面對強大惡勢力和操生殺予奪大權的外邦巡撫, 雖勢單力孤, 卻理直
氣壯, 毫不畏縮, 聽非斯都荒謬的裁示後, 立即提出嚴正抗議, 正氣凜然, 與非斯都面對猶太權貴,
委屈求全, 百般討好醜態, 成強烈鮮明對比. 保羅義正詞嚴, 申斥非斯都裁決不公, 立場怯懦, 令他
痛心失望:
                                   a. 斥責不公(徒25:10):
                                      保羅直斥非斯都明明知道他 "向猶太人並沒有行過甚麼不義的事."
(徒25:10), 卻屈服順從猶太人請求, 想將他遣返耶路撒冷審斷, 不公不義, 絕難接受.
                                   b. 指責怯懦(徒25:11):
                                      保羅申明 "我若行了不義的事, 犯了甚麼該死的罪, 就是死, 我也不辭;
他們所告我的事, 若都不實, 就沒有人可以把我交給他們."(徒25:11a), 聲色俱厲, 毫不含糊, 表明
自己拒絕返回耶路撒冷, 並非怕死, 語中暗指非斯都怯懦, 在猶太人壓力下, 低頭屈服, 違法失職,
有虧職守. 因此, 他大膽高聲宣告:"我要上告於該撒!"(徒25:11b), 擲地有聲, 震驚全庭. 依當時羅馬
法律, 羅馬公民受到不公審判, 有權向最高統治者該撒上訴, 以求公平合理判決, 保障人權, 減少
冤案, 彰顯公義, 宏揚法治.
                      由保羅對非斯都的嚴正抗議可見, 經二年漫長無理監禁, 並未使他靈性消沉, 軟弱
跌倒, 反而使他愈戰愈勇, 義無反顧, 迎接挑戰, 勇往直前, 榮耀主名.
                             (2) 允准上訴(徒25:12):
                                   非斯都受到保羅嚴厲的斥責, 並沒惱羞成怒, 一意孤行, 嚴懲保羅洩憤.
足見其為人確比前任腓力斯公平正直, 加以顧及他的公民身份, 不敢任意妄為, 草率結案, 於是
"和議會商量了, 就說, 你既上告於該撒, 可以往該撒那裏去."(徒25:12), 保羅這場奮戰, 總算大大
得勝, 他終達到目的, 獲准到羅馬去, 向該撒上訴, 哈利路亞!
                         5. 囚徒邁向羅馬:
                            我們若沒續看使徒行傳後段記載, 定必以為保羅是應邀到羅馬大教堂或該撒
皇宮講道, 大傳福音, 力作見證. 實則不然, 他是帶著鎖鏈, 以囚徒的身份去的. 在神奇妙安排下,
化不可能為可能, 神安排保羅入獄, 有驚無險, 讓他在大牢中, 開了向巡撫和君王統治者傳福音
的大門, 神的作為實在奇妙. 這與傳道人本身的生命和信仰有極其密切的關係. 保羅以囚犯身份
向君王傳道, 他一向對人間的榮華富貴, 毫不在乎, 而以身為基督耶穌的使者和僕人為最大榮耀.
故人看他是囚徒, 神視他為使者. 可見有真實信仰的人, 必有偉大的生命, 去為神成就大事. 再則,
世間權位瞬息萬變, 而我們所信的神, 永遠不變, 所以保羅在世, 艱難困苦, 受盡折磨, 但是他為主
作見證的心志, 堅定不移, 故神保守眷顧他, 讓他囚徒之身, 昂首挺胸, 大義凜然, 邁向羅馬, 去向
君王作見證, 值得後世傳道人, 引以為訓, 奉為典範, 多多效法學習.
永別耶路撒冷:
                               保羅這次耶路撒冷之行, 與主耶穌最後聖城受難之旅非常相似:
                               最 初: 堅持前往(太16:21-23 vs 徒21:10-14)
                               最 後: 哀哭永別(太23:37-39 vs 隱而未書)

        (IV) 亞基帕王聽案(徒25:13-26:32):
                 1. 亞基帕王其人(詳附表一):
                     希律亞基帕二世, 乃希津王朝最後一王, 他是希律亞基帕一世之子(徒12:1-24),
主前44年父崩, 年方十七, 年幼未能即時登基繼承, 由羅馬巡撫攝政, 八年後逐漸掌權, 終於登上
王位, 統治加利利海以北及東北地區, 和部份比利亞領域, 首府設於該撒利亞腓立比. 後猶太人
反叛羅馬, 遣提多大將攻毀耶路撒冷時, 他全力支持羅馬大軍, 鎮壓平亂, 擊殺猶太人, 後崩於
主前100年.
                      這次與他同來該撒利亞聽審保羅的百尼基, 值得一提, 她是希律亞基帕一世
長女, 所以她是這亞基帕王之妹, 前述腓力斯之妻土西拉的大姐, 此姝美艷多姿, 傾國傾城, 堪稱
一代妖姬, 十三歲即嫁給叔叔加爾西斯的希律, 育二子, 後夫死, 與兄亞基帕二世同居, 為了免遭
兄妹亂倫非議, 又改嫁基利家王波利蒙, 二情不合, 不久離異, 重返亞基帕二世身邊, 與兄相伴;
過段時日, 她又成為該撒維斯帕先之子, 攻陷耶路撒冷羅馬大將提多的情婦, 好景不常,色衰失寵
被棄, 真是歷盡滄桑一美人, 不愧是希律王朝的末代 "風流公主." 據史書記載, 最後她還是重投
懷抱, 終其一生.
                  2. 王蒞該城(徒25:13):
                      保羅羈押期間, 亞基帕王和百尼基, 蒞臨該撒利亞, 向非斯都請安, 這二位貴賓
身份特殊, 名為兄妹, 實係夫妻, 他倆與前任巡撫腓力斯伉儷, 有姻親關係. 他們這次來訪, 除私人
訪問外, 還有向羅馬統治者磕頭的政治意味.
                  3. 懸案待決(徒25:14-22):
                      保羅一案, 久懸未決, 令巡撫非斯都頭痛萬分, 明知他無罪, 但為了討好猶太人,
不敢判他無罪, 現保羅要上告該撒, 心中害怕, 騎虎難下, 進退維谷. 今正好亞基帕王來訪, 猶太人
是他治下之民, 乃移樽受教, 期早結懸案.
                      (1) 法難定罪(徒25:14-18):
                            首先, 非斯都向王大吐苦水, "有一個人, 是腓力斯留在監裏的."(徒25:14),
他認為這是他前任也是王的聯襟留下案子, 當他首訪耶路撒冷時, 祭司長和猶太長老上稟, 要他
定這囚犯的罪, 他遵羅馬的法律, 原被告雙方未對質之前, 不能先定他罪的規定, 回絕了猶太人.
但他們不死心, 喫而不捨, 趕來該城追告. 因此, 他第二天便升堂開審, 但 "並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
惡事."(徒25:18), 所以法難定罪. 他上任不久, 對猶太的風土民情, 宗教文化, 非常陌生, 不太熟悉;
而王在位多年, 對冶下猶太百姓, 瞭如指掌, 乃趁機請教亞基帕王, 指點迷津, 以作判案參考.
這被腓力斯監禁達二年之久猶太犯人, 整個猶太社會都恨之入骨, 非除之
而後快, 他也原以為此人犯了滔天大罪, 但經雙方對簿公堂後, 事實並非如此, 被告竟是清白無罪,
令他判案, 十分為難, 若不定保羅的罪, 勢必開罪他治下的猶太人, 增加以後冶理困難; 若判保羅
有罪, 則於法無據, 且違良心, 令他進退二難, 不知所措.
                      (2) 理難服人(徒25:19-21):
                            接著, 非斯都又向王陳述, 他發現猶太人恨這囚犯的唯一原因, 乃是彼此
在信仰上, 意見不一, 雙方激辯多時, 各不相讓, 主要是 "為了一個人, 名叫耶穌, 是已經死了, 保羅
卻說他是活的."(徒25:19), 因此, 雙方浪費很多時間, 在爭辯死人復活的事, 真是無聊; 尤其是引起
猶太人如此強烈反應, 群起而攻之, 更要置他於死地而後快, 令他啼笑皆非, 百思莫解. 反觀這個
囚犯, 堅持耶穌復活, 縱使坐牢捨命, 也不閉口, 誓爭辯到底, 絕不退讓, 更是不可思議.
這一懸案, 對在宗教信仰上毫無興趣的外邦巡撫言, 法難定罪, 理難服人,
非常棘手, 萬分困惑, 不知如何處理是好. 恰好正在此時, 有猶太血統和信仰背景的亞基帕王來訪,
機不可失, 怎能不好好討教請益一番.
                      (3) 王要聽案(徒25:22):
                            亞基帕王聽完非斯都全案簡報後, 對本案亦感興趣, 乃對巡撫說: "我自己
也願聽這人的辯論."(徒25:22). 可見他對保羅這人和猶太人反對保羅的事, 早有所聞, 並不陌生,
且內心亦有親自見見保羅並且聽他對信仰的觀點如何, 今非斯都自動前來請示, 正好順水推舟,
乃欣然答應聽案, 以進一步了解實情, 再作定奪.
                      事實上, 亞基帕王不是要聽保羅如何為自己無罪辯白, 而是要聽他如何
為自己信仰的道見證. 足見他心儀保羅已久, 亟欲一瞻丰釆, 並非聽非斯都稟報後, 出於好奇心
驅使, 而是他本身有猶太血統, 及重視宗教信仰之故. 因此, 對保羅很感興趣, 並抓住機會, 親自
聽他講道. 說來可惜, 他有這心意, 離神的國度何等近! 神給他蒙福的機會多麼好! 但結果令人
大失所望, 他充耳不聞, 故意放棄, 實在令人惋惜! 他的經歷跟他的叔祖希律安提帕完全一樣,
都拒納福音, 終不得救(路23:7-12).
                   4. 開庭審問(徒25:23-26:23):
                      (1) 大張旗鼓(徒25:23):
                            亞基帕王要聽審本案, 翌日, 非斯都鄭重其事, 大張旗鼓, 立即開庭, 王偕
百尼基, 在眾千夫長和城中高官簇擁之下, 氣勢凌人, 威風八面, 蒞臨法庭, 聲勢浩大, 威嚴肅穆,
益增肅殺之氣.
                      (2) 主審懊惱(徒25:24-27):
                            本案仍由巡撫非斯都主審, 照理在這威勢懾人的法庭上, 非斯都應是威風
凜凜, 大權在握的主審官, 豈料他竟為一個拘押多年的階下囚, 懊惱不安, 一開口就當著在場顯赫
的權貴說: "諸位啊, 你們看這人." 足見 "這人" 實在令他惱火, 頭痛萬分, 簡述案情後, 當眾傾吐
心中苦惱:
                             a. 破壞關係(徒25:24-25a):
                               "這人" 可惡, 破壞他與治下猶太人的關係, 整個猶太社會, 上自宗教
領袖, 下至平民百姓, 都一致要求, 治死保羅, 但經他查明, "他沒有犯甚麼該死的罪."(徒25:25a),
無法屈從所請, 定他死罪, 以討好治下的猶太百姓, 就此僵持, 本案破壞他與猶太社會關係, 令他
懊惱難安.
                             b. 無法上奏(徒25:25b-27):
                               "這人" 有羅馬公民身份, 不服無罪拘禁, 堅決要上告該撒, 他無權
也無法阻止, 因 "沒有確實的事."(徒25:26), 他不知如何稟奏主上?
                                為解決此一棘手懸案, 他特在亞基帕王及高官貴族面前, 慎重審理,
以便上奏. 最後, 他憑良心作出最後判決, "據我看來, 解送囚犯, 不指明他的罪案, 是不合理的."
(徒25:27).
                       (3) 保羅見證(徒26:1-23):
                             保羅走進威嚴肅殺法庭, 面對外邦君王權貴, 和指控他的猶太宗教頭頭,
若果是一般人, 膽小的, 恐懼戰抖; 膽大的, 求饒乞憐. 但他不是這樣 ,鎮定沉著, 毫無懼色, 抓住
難得良機, 大傳福音, 為主見證, 整個申訴, 不為己脫罪, 因他自信無罪, 無罪可脫, 反而趁機開場
特別佈道大會!
                              a. 見證態度(徒26:1-3):
                                  (a) 伸手分訴(徒26:1):
                                       這場審判, 亞基帕王雖非主審官, 但事實上他仍主導整個審判.
當他點頭准許受審囚犯申辯後, 保羅從容不迫, 伸出帶著鎖鏈雙手, 以示眾人, 他受到不公不義
對待, 切盼能使聽他見證的人, 受到感動.
                                  (b) 溫文有禮(徒26:2-3):
                                       保羅雖受冤屈, 但有神同在, 內心還是安寧平靜, 今王准他申辯,
乃 溫文有禮, 不疾不徐, 向王申訴, "亞基帕王啊, 猶太人所告我的一切事, 今日得在你面前分訴,
實為萬幸, 更可幸的是你熟悉猶太人的規矩和他們的辯論, 所以求你耐心聽我."(徒26:2-3), 不卑
不亢, 所言句句屬實, 擊中王心, 可圈可點.
                               b. 見證內容(徒26:4-23):
                                  保羅這次見證內容, 跟他先前在耶路撒冷暴亂中, 向自己的猶太同胞
所講的十分相似. 所不同的, 在聖城是為自己申訴, 目的在求取同胞諒解; 這次是向當時高高在上
的最高君王, 為主作見證. 因此, 高舉基督, 深盼王及庭上的巡撫權貴, 都能受到感動, 接受他一生
極力推崇的救主, 所以, 是一篇非常生動優美, 感人至深的福音佈道信息. 其精彩大綱如下:
                                  (a) 過去的我(徒26:4-11):
                                        i. 眾所熟知(徒26:4-5)
                                       ii. 信仰受審(徒26:6-8)
                                       iii. 反對耶穌(徒26:9-11)
                                  (b) 蛻變的我(徒26:12-15):
                                         i  發生地點(徒26:12)
                                         ii. 發生時間(徒26:13a)
                                         iii. 大光照射(徒26:13b-14a)
                                         iv. 天上發聲(徒26:14b)
                                          v. 立即降服(徒26:15)
                                   (c) 現在的我(徒26:16-23):
                                           i. 耶穌恩召(徒26:16-18):
                                          ii. 拜受恩召(徒26:19-23):
                        (4) 判定無罪(徒26:30-32):
                              亞基帕王面對這個前所未有, 越來越發大膽, 全力見證基督的囚徒, 不但
抓不到他的罪狀, 反而越發顯露自己的弱點, 有失體面. 聽完保羅最後真誠的呼召後, 言為之塞,
不再詰問, 宣告退堂, 終止審問. 眾人退入後堂, 商議本案. 結果, 不但亞基帕王, 連巡撫非力斯、
百尼基和所有列席官員, 都一致裁定 "這人並沒有犯甚麼該死該綁的罪."(徒26:31), 一致確定保羅
無罪, 無辜被囚, 並肯定他是個良民, 特准上訴該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