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老公吾師

編者前言
       1998年深秋時分, 我們教會來了一對夫婦, 他們看似來此含飴養老, 待1999年復活節他們
夫妻受洗, 歸入主的名下後, 竟然坐上 "自強號" 特快車, 迎 頭趕上一向開 "11" 路車的我, 令我
驚喜錯愕! 他們靈活動如脫兔, 令人難以想像, 陳弟兄(私底下我尊稱他陳總統)已屆 "從心所欲
而不逾矩" 的人生境界, 而看他教主日學的勁兒, 直如猛龍過江, 若非神助, 那能有此氣勢? 我
為此特別感謝神, 願將頌讚 榮耀 歸給神; 我打拱作揖地懇求陳弟兄的 "稀世珍寶" 賜 "芥菜子"
一文, 讓我們了解 "年老仍結果子, 永保新鮮青翠." 真義(詩92:14)[註] 願陳姐妹的 "老公吾師"
一文, 能讓親者快, 愛者樂!
[註] 詩92:14 英文本 "They will still bear fruit in old age; they will stay fresh and geen."
       和合本譯作: "他們年老的時候, 仍要結果子; 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 似欠通順, 改譯如上.
                                                                                                 李紡
***************************************************************************
     今年春季成人主日學, 在上完最後一堂的 "啟示錄" 後, 班上有一段自由分享的時間; 正當
大家親切交通, 熱烈切磋的時候, 李紡姐妹輕移蓮步, 向我走來. 我這不太用功的學生, 平時只
會排位置, 發講義, 見校長 "衝著" 我來, 有點心虛, 自忖是否犯了 "校規"? 待她來到我跟前時,
祇見她笑臉迎人, 和藹可親, 使我的恐懼疑慮盡釋! 接著, 她耳提面命, 要我做課後作業, 題目是
"老公吾師." 唉唷, 這怎麼得了! 自退休以後 "投筆從家," 服侍老公, 日與庸庸碌碌的家務為伍,
而且疏懶成性, 以致腹無點墨, 腦海空空, 一時愣住, 只好含糊以對, 不置可否, 盼能蒙混過關.
原以為李姐妹是開我玩笑, 所以我對她規定的 "家課" 壓根兒沒放在心頭. 豈料過了一週, 我們
在 "進深學房" 碰頭時, 她又笑咪咪地舊事重提, 情辭懇切, 再三鼓勵我限時交作業, 看樣子我
是盛情難卻, 不得不恭敬從命了, 我硬著頭皮, 重拾禿筆, 看是否能榨出一點墨汁. 就在此刻,
想到我們又真又活的神, 馬上俯伏禱告, 求神憐憫施恩, 賜我智慧, 給我幫助, 讓我能順利完成
校長交付的任務, 神果然垂聽, 禿筆湧出墨汁, 不管好壞, 總是一篇作業, 望勿見笑.
      話說從頭, 老公年輕的時候, 長得還算英俊, 而且為人忠厚誠懇, 努力向學, 在那個年頭,
懂ABC的人不多, 他竟敢毛遂自薦, 要教我ABC! 那時我還不知ABC的重要, 所以不太想學, 但
我媽咪覺得還不錯, 就讓他當起我的英文老師來了; 天知道! 教了幾十年, 就是沒把我教通, 害我
來美以後, 英文還是不太靈光, 無法融入所謂的 "主流社會," 跟金髮碧眼的洋人暢所欲談, 但我
得到了一個體貼愛我的老公, 算是最大的收穫.
      我家住在台中公園正對面, 有次黃昏, 我倆在園中 "拍拖," 見一測字攤, 要我們測個字, 我
順手抽出一個 "吞" 字, 測字先生當即笑著說 "恭喜! 恭喜! 吞者, 天作之合也!" 我倆聽完, 彼此
相視, 會心一笑. 春去冬來, 倏忽半年, 這小子的ABC終於派上了用場, 考上留美, 既是天作之合,
家人便讓我們先行訂婚, 待他學成歸來, 恰逢八七水災, 遵守政府節約規定, 我們的婚禮, 一切
從簡. 從此他成為我的老公, 我作了他的太太, 他卻以 "TieTie" 自嘲, 意謂得了芳心, 卻給綁得
死死, 失去自由, 終身受捆, 動彈不得, 悲哉! 事實上, 我一向採取放任政策, 讓他自由翱翔. 婚後
我倆胼手胝足, 共創家園, 初時雖然艱苦, 所幸彼此相愛, 苦中作樂, 共築愛巢; 接著, 二男一女
陸續報到, 讓我們的家更加美滿幸福. 我這老公, 傻人有傻福, 處處逢貴人, 一生事業平順, 經濟
小康, 家庭和樂, 不能不感謝主一路的保守引領, 讓我們合家蒙福, 平安喜樂, 真是感謝神!
      九〇年秋, 我們退休來到灣區, 那時, 老公還於灣區 香港兩地之間奔波 , 一直到九七年底,
才真正退休, 安定下來. 有天清晨, 老公突然想起台中公園旁邊的思恩堂(當年孫約翰牧師在此
事奉), 及掛在教堂前面的一幅長布條, 上面寫著三十個鮮紅大字 "神愛世人, 甚至將他的獨生子
賜給他們, 叫一切信他的, 不致滅亡, 反得永生." 老公一字不漏地背給我聽, 當時, 我甚感訝異,
不知他說甚麼, 他隨即告訴我, 退休居美, 在陌生環境裏, 兒女不在跟前, 又舉目無友, 二老終日
無所事事, 天天望天花板, 孤寂空虛, 終不是辦法, 該是投靠神的時候了, 於是相約出去找神的家,
感謝聖靈帶領, 指引我們來到中華歸主海沃教會, 開始崇拜聽道, 頗有感動, 不久心裡相信, 口裡
承認主耶穌是我們的救主, 受洗而成為神的兒女, 教會肢體. 受洗不久, 老公有機會上講台見證
"找尋真神五十年," 其實神在萬世以前就揀選了我們, 只是我們心眼未開, 以致尋尋覓覓了大半
輩子, 感謝神沒有撇下我們, 讓我們到老還可倒吃甘蔗, 蒙恩得福, 越來越甘甜, 真是 "奇異恩典!"
       老公受洗歸主以後, 立即開始勤讀聖經, 但神的話語太神妙奧秘, 不是初生小羊能輕易讀懂
了解, 所以初時碰到很多疑難困惑, 所幸在聖靈帶領下, 讓他在禱告中得到指引, 看見亮光, 加以
每個主日聽牧師證道, 上主日學得名師指點, 圖書館有解疑釋惑的解經書, 從此他不再看大兒子
送給他解悶的金庸小說, 每天總抽出時間, 埋頭研讀聖經, 神與他同在, 看他讀得津津有味, 靈命
也日有長進, 對神更加敬虔順服, 我為此不住地感謝神.
      三年前, 群珍姐妹見我老公很認真學習神的話語, 特別介紹我們到基督三家, 參加進深學房
的造就, 每個禮拜六上午, 足足三個半小時, 聆聽名牧師解經講道, 讓他更深入追求主的真理, 獲益
匪淺, 感謝神及群珍姐妹! 後來黃牧師要他在成人主日學服事, 他信主才二年, 新生小羊, 靈命淺薄,
自忖難當重任, 非常惶恐, 經不起牧師的鼓勵敦促, 祇好一邊禱告, 一邊硬著頭皮, 鼓起 勇氣, 大膽
踏出服事的第一步, 感謝主!
      老公從新約概論開始, 陸續開講 啟示錄 撒迦利亞書 但以理書 教牧三提等經書, 每門課我都
前去捧場, 作他的 "後盾." 既是他的老婆, 又是他的學生, 夫妻同心同行, 其樂無比! 老公準備主日學,
非常認真, 總是不住禱告, 求神賜智慧, 一路帶領, 上課時更不敢掉以輕心, 戰戰兢兢, 以經解經, "按著
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 看他大發熱心, 竭力在神前事奉, 願他的服事, 討神喜悅, 作一個無愧
的工人, 也盼弟兄姐妹多多代禱, 給他鼓勵指教, 讓他力上加力, 更加虔敬順服, 熱心事奉, 愈久愈甘甜,
最後, 願他一路高舉基督, 榮耀主名, 與主同在, 奔走前面天路, 直到永遠!

陳世珍 2005年9月 芥菜子 舊金山 / 2015年 5月 5日 校正 台北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